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9.Chapter 039(1 / 1)

在他闭上眼睛的一瞬, 崔雪听见了猛然放大的嘶喊声。

下一秒,身体下坠的同时,满是鲜血的右手手腕一紧。

他抬起头, 悬起的心脏突然撞回了原位。

“崔队!”

一整条手臂探到了平台外边, 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月光下,对方吃力地露出满是泪花的半张脸:

“别走……”

崔雪这才后知后觉地升起恐惧的情绪:“……秦朗?!”

“我, 我在,”秦朗死死扯住他的手腕, 嘶喊道, “崔队, 我就在这里啊!你要抛弃我了吗?!”

崔雪看了眼脚下, 瞬时开始腿软。他不是怕自己出什么事,而是怕秦朗被连累, 慌忙大喊:“我……我知道了,你先松……松开我!”

“不!”秦朗声嘶力竭道, “我不允许!”

“你要是想在这里结束,我就……我就往前爬一步,和你一起下去!”

崔雪感到对方的手在颤抖,骇得浑身发软, 动也不敢动。

“别,别这样,”他颤抖着哀求, “对不起, 我……我……”

“不许动!”秦朗的声音前所未有地强硬, 崔雪甚至听出了绝望的怒意。

崔雪被他吼得不敢有任何动作,只好一动不动地僵在空中,被对方使劲全力拖了上去。

见秦朗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浑身都是血和泥土,崔雪面色惨白,瘫坐在地,什么话都不敢说。

只缓了不到三秒,秦朗就从地上坐起,伸手把他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这么傻,”秦朗紧紧抱住他,痛哭着说,“你怎么可以这样伤害自己!?你以为自己随便找地方一了百了,你经历过的一切苦难就能一笔勾销了吗!?”

“你太自私了,你怎么可以不顾及其他人的感受,怎么可以不顾及我的感受?!那么多期待你回到巅峰的粉丝,你一点都不在乎他们了吗?”

崔雪摇了摇头:“……我回不去的。”

“你别……别哭,”他这才感到一阵后怕,伸手拍了拍秦朗的背,“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这时候知道我对你好了,知道心疼我了?!”秦朗悲怒交加,嘶声吼道,“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在我面前作践我的信仰!”

“没有你的战队,我一点都不想去!我宁愿就下半辈子跟你一起蹲在红尘网吧,偶尔打个双排,也不想把你抛弃,去追求什么所谓的胜利和荣耀!”

“如果你不在这个世界上,我这么多年的努力,到底要证明给谁看?让我自己在缅怀你的夜晚孤芳自赏吗?人之所以活着,不就是为了向什么人证明自己吗?”

崔雪愣了。

“我……我只是累了,”他沉默了一阵,说,“其实,你来的那天晚上,我已经写好了一封遗书,放在粉丝送我的一个盒子里。”

“那一整天,我戴着耳机,打开电台,把战队从建立开始的历史,慢慢地听了一遍……”

他几乎能背出那些段落。

“北京时间1月10日,Dash战队在首尔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车祸,首发队员四人二死二重伤。”

“这支被誉为传奇的战队,最终无缘绝地求生S3亚洲杯冬季总决赛,失去了三连冠的机会,着实令人遗憾万分。”

“事发突然,让我们跟随记录视频,来回顾一下那些年Dash战队的赫赫功勋……”

崔雪无助地坐在地上,手里一个一个数过战队拿下的奖项。金银铜牌,一个不落。每数一个,眼里的痛苦就会加重一分。

“Dash已经结束了。”

“我很努力想要反抗过,但是……它就是结束了。不论我有多么渴望它的荣光能延续下去,”崔雪抬起头,惨笑道,“你能理解这种付出了一切,却血本无归的无力感吗?”

“钟副死了,区哥死了,他们两个的离开,直接让当时的舒队进入了我如今的状态,”他缓缓道,“舒队本来想和手伤负隅顽抗下去,是我不想让他的神话破灭,自作主张地劝他退役……没想到,他离开之后,我才发现,一天没有他在场的Dash,根本就是我无法控制的野兽……”

“你是知道我现在不爱搜东西的。”

“因为,在舒队离开的那段日子里,我在队里度过了……无数个恐怖的白天和夜晚。不论睁眼还是闭眼,都是无尽的折磨……”

他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我啊,从那时候开始发现。原来,只要被我珍惜过,爱过的东西,最后都会离开我。这个怪圈,我逃不出去。”

“不论是朋友,还是家人,还是胜利……没有什么东西是眷顾我的。他们都不同程度地受到了伤害,被困在原地。”

“我就像一颗该死的扫帚星……”

秦朗伸手挡住了他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别说了,我们回家。”

“回去,好好睡一觉,放松放松,什么都别想了。下周一起看亚运会直播,或者,你想做什么其他的事情,我都可以陪你。”

“这个世界还是有很多有趣的东西的,”秦朗道,“你要是不想打游戏,那我们就不打了。我们去做点别的事情……尝试一下没做过的新事物。说不定,会遇到其他有趣的东西。”

崔雪愣了愣:“枫桥战队那边,你……”

“我本来没想着要跟你说,就怕你产生误会。难道是舒队告诉你的?”秦朗把他从地上抱起来,让他拿着手电筒,拍掉身上多余的土灰,道,“我前面已经说过了。没有你的队伍,我不想去。”

“我的理想是做你的突击手,你是必要条件。”

崔雪没有说话,须臾,才试探着道:“你……真拒绝了枫桥?”

“对,拒绝了。”秦朗再一次耐心地点头确认。

崔雪像是惊呆了,好一阵才说:“你……你不走了?”

“当然不走,”秦朗好不容易发了一次怒,这时候还在技能后摇的放松状态,“除了这里和我家,我还能去哪?”

“我跟妈妈上回打电话的时候,就已经和她提了,”他小心翼翼扶着楼梯边缘滑到底部,说,“我告诉她,说我终于和偶像组队了,一定会实现理想,过上衣食不缺的日子。她还说,要等我的好消息。我怎么能说反悔就反悔?”

“不提了。刚才出来的时候,奕哥已经快发疯了。虽然没见到颍哥的人,但估计也离发疯不远了……崔队,你看你,好端端的,这是要干什么?”

良久,崔雪开口道:“舒队走了吗?”

“没有,”秦朗生平第一回撒谎不打草稿,“他也找你呢。”

“……骗子,”对方道,“舒队有过和我相同的心情,他是不会来找我的。当初,那两人走的时候,他……他比我要不清醒多了。”

秦朗又能说什么呢。

面对无比注重感情,在伙伴离开后心灰意冷,几乎把自己逼上绝路的人,他难道能开口责备吗?

他没再回答崔雪,对方也没再说话。

走出乱石遍布的废墟,他把崔雪背到身上,说:“崔队,这里回去有点远,怕你太累,你就帮我打手电吧。”

崔雪把脸埋在他的肩上,打开手电筒。

“得赶紧回去,”大喜大悲过后,秦朗几乎要当场虚脱,“没想到今天赢了比赛,还比前天拿榜眼要累人。崔队,你回去得好好和奕哥他们道歉……”

崔雪许久没有回应。

走了十分钟,秦朗听见了那人并不平静的呼吸声。

地上那只叫那人叫做孔明的小猫,一直远远地跟在他们背后,喵呜喵呜地叫着,倒像是在给秦朗打气。

秦朗笑了笑:“多亏你啦,要不是你拖了他一点时间,我可能就赶不上了。”

鸳鸯瞳的小猫当然听不懂人类的语言,来来去去也只会喵呜几声。

回到网吧,他把崔雪放在门口的电竞椅上,立刻跑到座机给另外几人打电话。

十分钟后,张嘉弈风尘仆仆地率先回来了,一进门,就差点瘫倒在地。

“……谢天谢地,”他甚至都顾不得自己还是个轻度洁癖的事实,连椅子都没擦拭,就直接瘫了上去,“小秦,在哪里找到这混蛋的?”

秦朗说了地址。

张嘉弈顿时一阵长叹:“……幸亏是你去了。妈的,要不是这人身体不咋地,我真想把他暴打一顿,能打断一条腿算一条。”

秦朗哭笑不得:“奕哥真是……一如既往的刀子嘴豆腐心啊。”

“齐哥也追上舒队了,”张嘉弈擦了擦额上的汗,“那家伙牛逼死了,借了隔壁的自行车直接骑出去追,追了五个公交站才追上。”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说,“小秦,多亏你了。你真的太靠谱了。如果崔队今天出了什么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你之前问过,为什么崔队这么穷……因为,我们当时和老东家上头闹得很僵,队伍内出现了很严重的分裂和冲突,”张嘉弈打开冰柜,拿了一罐冰雪碧,“我和齐哥一时意气用事,闯了大祸。上面以此要挟,开了一笔巨额赔偿金,说是不按时结清的话,会把我们告到身败名裂,永远不得进入电竞职业圈。”

“崔队当时听了这个事,什么都没说,直接把他多年攒下的奖金全部拿了出来,救了我们两个,积蓄瞬间就见底了,”他眼睛发红,道,“结果,退役后,崔叔叔病情突然加重,需要一笔天价手术费……是我们欠了他,这个债一辈子都还不清……”

秦朗跌坐在板凳上,望着反射着光芒的水泥地板,一言不发。

他有点能理解崔雪的心情——

真是,三千大道霉运无数,一股脑全砸在这顶级非酋的脑袋上了。

比起这点,他更关心的还有另一件事。

那就是,刘琨所说的资本封锁问题。

秦朗觉得自己的太阳穴突突地跳,根本不敢想象未来还会面对怎样的麻烦。

在打开的电脑上,他登进自己的QQ,正想重新检查一遍刘琨话中的细节。

但右下角闪动的头像引起了他的注意。

点开一看,居然是一个新的好友申请。

验证消息:枫桥战队,lamy,许音。

秦朗看了眼挂钟,按了通过申请。下一秒,许音一个乐开怀的表情包就砸了过来:“哈喽!我是许音,小秦你好呀!”

“……什么事?”

秦朗这时多少有些迁怒的心态。

如果不是这个经纪人莫名其妙地过来挖他,还和他拖时间扯了一大堆其他的事情,又怎么会勾起舒羽和崔雪不好的回忆?

许音作为战队队长,难辞其咎!

结果,下一秒,许音回道:“我从经纪人那里都听说了!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来给你道个歉!我们队员几个确实很欣赏你,但都反对挖雪神的墙角。都怪他擅作主张,给你惹了麻烦,真是太抱歉了!”

“不管怎么说,知道你拒绝之后,我们虽然有点失望,但总体上还是很开心的,毕竟能看出你确实是真心待他——能有这么好的队友陪在雪神身边,我这个做粉丝的特别满意!”

“所以,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能不计前嫌,跟我做个朋友吗?!”

秦朗一时没反应过来。

张嘉弈正在用消毒酒精擦手擦身,见他发呆,问:“咋了?”

“呃,”秦朗说,“lamy找我,说……说想和我做个朋友?”

“哦,不奇怪,”张嘉弈像是司空见惯一般,“许音这人挺坦诚的,对自己欣赏的人向来都是直接上手,没什么弯弯绕绕。不像牧南天,还要别扭个一段时间。”

秦朗点了点头,回复:“好。”

“啊,你真好,”许音发了个流泪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要先生气一会,都做好死缠烂打的准备了。”

“下午的比赛,没能和你进行最后的对决,白便宜了苟王那家伙,我超级遗憾!你的切枪手法相当好,要是把枪再压好一点就完美了!”

“……谢谢夸奖。”

秦朗也不是很擅长和热情的人打交道。

纵观红尘战队的全员,好像最最热情的一个,是他不大遭得住的蒋小婉……

“干脆,让小婉搬过来住吧。”秦朗忽然道。

张嘉弈一愣,脸上露出惊诧的神色:“……啊?你该不会……”

秦朗没明白他那停顿是什么意思,只道:“我感觉她在的时候,队里的氛围会比较……活跃一点。”

张嘉弈点了点头:“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好像没什么毛病。”

他话音刚落,顿时有两个人推开了玻璃门,走了进来。

“……颍哥?小婉?”

“我的妈诶,”蒋小婉撑着腰大口喘气,“颍哥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出来帮忙找人。龟龟,我刚来大姨妈,累得不行正想睡觉,突然被喊了起来。”

“……噗。”秦朗忍不住笑出了声。

崔颍却没有笑,他径直走到崔雪面前,仔细地看了两眼,确认对方并无大碍,这才一屁股跌坐在地,伸手把那人晃醒。

“啊,我的傻弟弟啊,你是嫌哥哥还不够短命吗,这么折腾我……”

“就是,”蒋小婉叉着腰,瞪着睡眼朦胧的崔雪,嫌弃道,“老板这个大猪蹄子,撩了秦哥就想跑!不行,秦哥你得回去家法伺候,来个棍棒教育啥的,让他几天下不了床,就不敢到处跑了!”

一头雾水的秦朗&一顶乱毛的崔雪:?????

张嘉弈也被她的话彻底惊呆了:“……出现了,婉言婉语。”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