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6.Chapter 036(1 / 1)

“啊呀啊呀, ”崔颍忍不住看了后面的秦朗一眼,“你刚才干了什么?”

秦朗完全摸不着头脑:“啊?”

崔雪蹲下身,三只猫迅速朝他身上窜去。最热情的还要数奶牛猫张飞, 直接一舌头舔上了他的脸颊。

“……翼德, 冷静。”

崔颍笑着问:“你要把这三个家伙也带出去吗?”

“不然呢,”崔雪摊开手, “我这个做大哥的吃香喝辣,不带小弟一起怎么行?”

崔颍哈哈一笑:“我来了之后, 你还是大哥吗?”

崔雪哑口无言, 沉默了十多秒, 最后瞪他一眼:“废话真多, 赶紧滚出来。”

秦朗在后面无奈地笑。又见这兄弟俩,一个胳膊比一个的细, 和猫配在一起简直形成强烈反差。于是主动伸手,抱起了最重的一只——橘猫关羽。

大橘为重这条潜规则, 果然在猫界是通用的啊。

说来也好笑,这几只猫被崔雪调.教得很是粘人,除了舒羽之外,被谁抱都安安稳稳的。

蒋小婉曾经开过玩笑, 说要找人组队偷老板的猫。崔雪只是呵呵一声,手一挥,大放厥词:“只要不偷出这个村, 它们都会跑回来找我。”

关羽靠在秦朗的臂弯里眯着眼睛, 把柔软的肚皮露出来。秦朗一手揉着这猫的下巴, 一手抚着对方的背,稳稳地抱到门口。

一到门口,他就看见了身上背了个运动斜挎包的张嘉弈。

“奕哥好,”秦朗和他打招呼,又看了眼那个略有分量的包,问,“呃,我们要去很远的地方吗?”

“就村尾而已,走路半小时,”张嘉弈问,“怎么了?”

旁边的崔雪倒是先明白了秦朗的疑问,道:“你奕哥但凡出门吃大餐,身上总要带齐一套消毒工具。”

哦。

秦朗心下了然。

张嘉弈这洁癖,说严重倒也不算。他不会无节制地洗手,也不会吹毛求疵地觉得任何物体上边的细菌都无法洗掉,但这出门必带消毒液的级别,也还是有些可怕的。

崔雪和他说过,这人在以前CSGO开局的时候,发现测试员摸过他的键盘却没有擦拭,会直接迅速暂停比赛,要求清洁。

转到PUBG之后,舒羽知道他这习惯,每逢轮到他上场,都会和工作人员打好招呼,麻烦他们做好相关的工作。

舒羽和蒋小婉从二楼走下,齐林生走在最后,等他们都出了门外,负责把门锁好,这才跟上大部队。

一路上,崔雪抱着最活泼的奶牛猫走在秦朗身边。崔颍刻意拉开两个身位,和后边的蒋小婉聊起了天,听她绘声绘色地描述比赛的场面。

当听见炸车那一段的时候,崔颍惊讶地张开了嘴:“……不愧是我弟,真够牛逼的。”

“我仿佛听到背后有人在夸我,”崔雪面无表情地回头,“崔颍,你现在还玩吃鸡么?”

崔颍想打手势,但被怀里的猫挥了一爪子,差点原地滑倒:“说实话,很久没玩了。自从你去打职业之后,我就没怎么自己玩过。”

“当初本来就是你想玩,又没人陪,这才扯着你哥哥我陪你的嘛。”

崔雪翻了个白眼:“找不到别人双排就直说,别甩锅给我。”

“诶,”蒋小婉好奇道,“颍哥你也会玩吃鸡啊?你是什么水平的?”

崔颍笑了笑,转过去问崔雪:“我说实话还是谎话?”

崔雪怒视他一眼,没有出声。

然后崔颍再一次读懂了自家弟弟的眼神:“他让我自己决定,那我说实话吧。刚玩的时候,我可比他强多了。”

“……卧槽?!”蒋小婉吃惊道,“真的?”

“当然,这几年是他强很多啦,”崔颍被怀里的白猫折腾得毫无脾气,无奈地说,“婉妹妹,帮我抱一抱这位曹老板。它把我头发弄乱了,我重新扎一下。”

后面的舒羽听闻,顺手绕过蒋小婉,把猫接了过去,好奇地问:“你确定当时你比崔雪还强?”

“舒羽队长,你自己问他呗,看他好不好意思承认,”崔颍笑嘻嘻道,“我们以前一起双排CS,那可都是我带他飞的。后来他喜欢冲撞队,就说要转去绝地求生,我就陪他转过去玩了。”

秦朗也吃了一惊。

“……我的天,”张嘉弈绕到崔雪隔壁,问,“他起步比你还要高?”

崔雪面无表情:“……算是吧,反正后面都是我厉害。”

秦朗听出崔雪话里的不情愿,感觉有点想笑,不过还是没表现出来。

舒羽倒没有笑,面上的神情很严肃:“既然如此,当时来队里尝试的,为什么不是崔颍你,而是崔雪?”

崔颍很是平静:“我妈不让我玩电竞,让我去读书。”

秦朗这时候想起,崔雪的父母说是很多年前就离异了,兄弟二人被迫分开,很少有机会见面。也就是说,既然母亲不允许的话,崔雪这头可能是……

看到他的神情,崔雪开口否定了他的设想:“我爸也不给我去。是我自己偷偷去的。”

“是啊,阿雪胆量特别大,”崔颍笑嘻嘻道,“专门通宵赶了几小时的路,跑去学校找我借钱坐车。我当时还担心他会不会在外地被拐走呢,紧张得晚上睡不着。”

“啊,”张嘉弈感慨道,“你没崔队胆子大。太可惜了,按照他那个天赋程度来对比,如果你来了,说不定队里的生态就不同了。”

“别这么说。这也是天意,”舒羽在旁边长叹一声,“世界上没那么多‘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如果不是两年前……”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想起了那场惨烈的车祸,一齐陷入了沉默。没有人敢去追问他的想法,包括平日里跳脱的蒋小婉。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舒羽斟酌了两分钟,才道,“反正,我至今都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每次想起来,就觉得……很不舒服。”

或者说是心脏很痛,像被刀刃撕扯开一般,露出那块丑陋不堪的疤痕。

他和钟铭涵是对门的邻居,二人相识了十几年,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默契和情谊。

一起苦攻学业,一起双排游戏,偷偷钻网吧,一起挨打。后来因为优秀的战绩,被吴霜一起发掘,进入青训营,认识了同期的区健和周哲。

从反恐精英开始,四人一直携手前进,用最强悍的姿态去面对遇到的艰难困苦。

到了绝地求生之后,周哲不得不抱憾离队,但也幸亏有了崔雪这样一个新鲜血液加入,给队伍里增添了一分活力。

结果,他们没有倒在布满荆棘的战场上,而是倒在了一场不可抗的飞来横祸。

最后的几秒钟里。

区健绝望的悲呼,还有钟铭涵全力以赴的一扑。

和被甩出窗外的崔雪不同,他几乎是零距离地感受了两个挚友生命的逝去。

满是鲜血的双手毫无知觉,还有怀里用身体帮他挡下大部分冲击的钟铭涵——那人的躯体,在他的胸口逐渐变得冰凉。

就像从指缝流逝的水滴。冷得刺骨。

齐林生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从回忆里拍醒。

对方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关切道:“舒队,你还好吧?”

舒羽闭着眼睛,而后睁开,道:“没事。”

都过去了。

崔雪还在,另外两个队友还在。还有新来的秦朗和蒋小婉。

决定转向绝地求生的那个晚上,他们队里举行了一次小聚会。

钟铭涵拿着一罐啤酒,靠在窗台上温柔地冲他笑:

“一个人的电竞职业生涯可是很短的,做好决定的话,可就别反悔了。”

“时间只有那么一点,世界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停留在过去——不论是胜利的喜悦,还是对未知的茫然。”

“抛开朋友这点不谈,你永远是我最崇拜的选手,没有之一。可别辜负了我这个头号粉丝的信任啊。”

正想着,他头上又被敲了一下。

皱眉一看,又是调皮的蒋小婉。对方叉着腰,把菜单往他手里一塞,无奈道:“舒队,你这是熬夜多了吗?一脸肾虚,还不集中精神!”

舒羽扫了她一眼:“我肾不肾虚,你怎么知道?”

“……你非礼我!”蒋小婉尖叫一声,缩到了秦朗背后,“秦哥!舒教练非礼我!他居然跟我讲黄.段子!”

舒羽足足愣了五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这是脑补速度直超火箭的节奏。登时气得横眉倒竖:

“放屁!就算这世界上除了你之外的女人全死绝了,我宁可非礼男人也不会对你感兴趣!”

蒋小婉露出绝望的神色,拉住了秦朗的衣袖:

“天啊!秦哥,怎么办,舒队也是gay!”

“……你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吗?”张嘉弈哭笑不得,“而且,什么叫也是gay?我们这里可全都是直男,除了你,还有喜欢男人的吗?”

蒋小婉很不死心:“齐哥,你喜欢男人吗?”

齐林生无奈一笑:“……说实话,我没喜欢过人,不能贸然下定论。”

“薛定谔的gay,”蒋小婉迅速给他下了定义,“颍哥呢?”

“我也不知道,”崔颍诚实地说,“理由和齐哥一样。”

“gay佬备选,”蒋小婉飞速盖章,“奕哥你呢……哦,你肯定是直的,钢铁直,直的一批。”

“……呸。”张嘉弈戴着一次性手套飞速点单。

“太可惜了,齐哥这么宠你,你一点都没有能弯的潜质,”蒋小婉轻叹一声,“那老板呢?秦哥呢?”

秦朗想了想:“按照概率来讲,我是异性恋的概率比较大。”

崔雪本来也想说看情况,但又实在不想被盖上和崔颍一样的标签,嘴角抽搐了一下:“……我不会喜欢男的。”

话刚出口,他就隐约感觉有些奇怪,快速看了秦朗一眼,见对方神色如常地喝茶,想起对方的话,心里不知怎地又闪过一瞬的失落。

怎么回事?难道他还希望秦朗是个“gay备选”?

醒醒,秦朗是gay的话对他只有威胁吧?!每天晚上同床共枕啥的,很危险啊!

“啧啧啧啧,”蒋小婉摇头晃脑,“老板你回答速度太快了,肯定没有深思熟虑过。小心逃不过‘真香定律’。”

她这一圈的话下来,几乎把全桌人给得罪了个干净,就在张嘉弈,舒羽和崔雪摩拳擦掌之时,鸳鸯锅汤底宛若天使降临,迅速拯救了她。

帮他们拿锅的人正是店长——一位四川成都人。

他从鼻孔里出了口气,嗤笑道:“来火锅店还吃鸳鸯锅,真是……怂!”

话刚说完,坐在下风向的崔雪就已经被红色的辣汤呛得疯狂咳嗽了。

蒋小婉迅速往边上移了个位置,摇着头说:“我认怂!我吃辣超级差劲的,一点微辣的东西都能爆痘!”

崔雪直接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秦朗连忙起身,把自己靠白汤的位置让了出来:“崔队,我跟你换个位。”

崔雪咳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也没有道谢,就抱着猫,逃也似的换到了新位置,陷进秦朗留下的体温里边。

秦朗很是淡定,甚至把座位再挪了一些,给对方和地上的猫留出更大的位置。

“小秦可以啊,是哪里人?”舒羽问。

“陕西商洛的。”秦朗道。

“噢,”舒羽点头,“怪不得,你们那儿的油泼辣子可出名了。”

秦朗笑着点了点头。

菜肉食材一道一道被端上了桌,荤的比例不算大,主要还是以素菜为主,各种蘑菇,冬瓜,白萝卜,青菜,海带之类的。不过,所有人都知道现在队里的经济情况,便都很默契地没有提,只是安静地吞咽着。

蒋小婉吃完了两块齐林生给她夹的肉,幸福地喟叹出声:“真好啊,来网吧打个工,又能打游戏,又能出名,还能跟着老板们吃香喝辣。我一定是条纳什男爵级别的锦鲤!”

“哈哈,确实是呢,”齐林生笑道,“希望以后的比赛里,你这条小锦鲤也要给我们分点欧气呀。”

“必须的,有多少分多少,能吃肉就绝对不让弟兄们喝汤,”蒋小婉一脸正经,“对了,我们要不要点些啤酒来喝?”

她话音刚落,几个电竞选手灼灼的目光就烧了过来。

“……你确定吗?”张嘉弈吃惊道。

舒羽实在看不下去,无奈道:“这里能喝的就只有我一个吧?这几个人的酒量一个比一个烂,剩你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瞎掺和什么。”

秦朗也小声道:“职业选手,烟酒最好都不要沾。否则影响脑神经。”

“不错,”舒羽认可道,“小秦很有觉悟。”

蒋小婉缩成一团:“……呜呜,我前一秒还说能吃香喝辣呢。”

“我饱啦,你们继续吃吧。”

几人知道她毕竟是女孩,饭量相对要小些,便点头表示了解。

于是,下一秒,蒋小婉掏出了手机,一边和朋友聊QQ,一边看着几个队友埋头吃青菜,忽然觉得有些好玩。

在网上被吹得天上有,地下无的几个大神,就坐在她的面前,当她的队友!

“嘿嘿,”蒋小婉忍不住说,“各位,我有点手痒痒,能不能偷拍你们呀?”

舒羽很淡定:“爱拍不拍。”

张嘉弈看了她一眼,强调道:“拍完要修图啊,太丑的不许传播。”

“别拍我,”崔颍说,“我不太方便出镜。”

“好好好,”蒋小婉点了点头,“我一定把你们拍得像昨天的崔队那样帅。”

说着,她安安静静地抓拍了起来。

这么一拍,还真让她拍到不少好玩的画面。

比如舒羽和张嘉弈恰好夹到同一块鱼肉,结果谦让未果,把鱼块给夹碎了;比如齐林生在玩弄碗里的一小块花椒,最后放进了嘴里,结果被麻得直吐舌头。

最好玩的还要数崔雪和秦朗这边。

蒋小婉简直难以把自己的摄像头从这俩的身上挪开。

不用提崔雪的颜值,秦朗的也十分赏心悦目,笑起来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温暖的气息,仿佛能给饭桌上凭空提高几点温度。

崔雪显然是不会烫菜的——基本都是秦朗负责烫好了,直接夹到他碗里。这人还要优哉游哉地抱着怀里的两只猫,让秦朗把菜夹到酱油碟或是空碗里。

而秦朗也不急不躁,慢悠悠地烫,很有耐心。甚至帮人剥起了虾壳。

这是什么甜蜜蜜的小情侣谈恋爱画面啊!

加了无数层滤镜的蒋小婉在心中大吼出声。

拍了不下十多张,蒋小婉终于感觉自己的眼睛快瞎了,便登入了黑云战纪论坛,想看看下午的比赛有没有能引起波澜。

果不其然,她刚点开观众交流区【水晶中枢】——她还不是正式的已注册职业选手,不能进入【流银江汀】。这时候,首页上已经飘了好几个盖了上千楼的爆红帖子。

点进去看,都是在疯狂热议诸位大神选手的表现的。

因为有了过往的“交集”,她顺手看了看岳读相关的评论,发现可怜的路西法因为在第二轮复赛里被另一个绰号“药男”的大神单杀,又一次成为了被踩踏的对象。

真是太惨了。

蒋小婉看着那些评论,恍惚间有些理解了Dash战队最后的解散历程。

光是两场娱乐赛,某些网络暴民就已经将一个大神级选手嘲讽得体无完肤,更何况是重要国际级赛事里的无限连败呢。

她不由得为岳读画了个十字。

不过,舒羽说过,路人帖子里面的分析词没什么必要看,真正专业的干货都在【流银江汀】里边。于是,蒋小婉下意识地翻到了论坛分支列表。

【流银江汀】的板块是黑着的,不对她开放。

但,另一个名叫【八卦闲谈】的板块吸引了她的目光。

八卦是女人的天性嘛。

蒋小婉这么想着,笑嘻嘻地点了进去。

结果,首页上飘的一个新帖子,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她的目光:

【电竞xt,@红尘战队有人磕frozen大神和他那个新人小突击手的CP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