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35.Chapter 035(1 / 1)

翟敬然找好视角, 迅速贴着模型蹲下。

他把脸上轻佻的笑都收了起来。拿出了十二分的紧迫感。

旁边的姜子榆悄悄回头,竟看到那人的额上开始很细密地冒出了一小层冷汗。

翟敬然身体不是很好,比一般人容易出现盗汗的情况。但自打姜子榆进队以来, 他就没见过自家队长能在娱乐赛里能露出这种神情。

“完了呀, ”他轻飘飘道,“常酱, 我刚才冲得有点急了。”

常岸歪头看他:“怎么了吗?”

“……等会就知道了。”翟敬然脸上没有任何喜色,凝重地注视着周边的环境。

安静的耳机里出现了沙沙的声响。

脚步!

他回身就是一记甩狙, 自己身上中了一枪, 对方的身上也中了一枪。

打中了谁?翟敬然迅速转身换位。

无法判断。几秒之后, 只听砰砰两声, 他一秒转身,躲过了几发子弹。

子弹打在木堆上, 穿了一串的孔。

一打二的难度是很高的。

即使他本人是一名突击手的“老将”,但只论对枪水平而论, 光是飞雪一人,就足够让他头大了。

好在,他来的时间更早一些,对这里的其他未被捡起的资源, 他更熟悉!

翟敬然悄然后退,摸起身后的一颗烟雾.弹,反手低抛!

呼吸之间, 一大片烟雾徒然升起, 笼罩了地面。

以翟敬然对地形的掌握程度, 他闭着眼睛都能跑个大概。这回更是直接穿进烟雾里,转移到了另一个坡面之后。

枪声一直在他附近连续响起。

翟敬然估计是崔雪一直在压枪,逼退他的逃脱路线。为了转移,他硬扛多了一枪,带着损坏的三级甲躲到一旁开始打药。

浓雾还没散,翟敬然又扔出两发手.雷,给自己制造出了一个足够回血的空档。

这时候的两人还不知道他有没有底牌,必然是不敢追来的。

就在这时,下一个圈开始缩了。

翟敬然祈祷着自己这回能运气爆表——当然,他也成功了。

最后的圈子,刷在了他身后的这一小块谷地!

看着自己为了有备无患,在此处藏好的一片子弹,他几乎要当场大笑出声了。

即使那两人是满包来的,今天也必然敌不过他的连轰乱炸!在绝地求生里面,当双方实力和地形优势差距不是很远的时候,资源往往有决定性的作用。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巧兵难为无弹之战。

雪神啊雪神,今天能有机会参与你的复出之战,我感到非常荣幸。

当然,能拿到你的人头,那就再好不过了!

翟敬然打开了全自动,压在入谷的缺口上和那两人火拼起来。

红尘的二楼训练室里,蒋小婉看得惊心动魄,神经末梢都揪紧到了极致。

她完全不敢说话,给那两个卡在毒区外边的非酋留出足够的交流余地。

“哎哟,翟敬然这家伙今个儿是锦鲤啊,”崔雪看了一眼秦朗的屏幕,对方飞速换枪甩弹,缓慢地向前推进,“小秦干得不错,坚持一会,再等等我。”

秦朗手心都出汗了,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敢松懈:“嗯。我相信你。”

解说视角中,所有人震惊地看着秦朗疯狂地切换子弹和背后两把不同的枪型,甚至偶尔还得左右移动,硬生生独自一人打出了两人的火力。

郭颖很是吃惊:“Sunny看来是相当年轻的选手啊,从这个APM值来看,说不准也和当年的frozen一样是个未成年。”

“对,我也这么想。这种操作对手指的损耗非常高,而且一般的职业选手也都不会有这样可怕的瞬间爆发力,”连见过各种场面的吴霜都抹了一把冷汗,“这边future现在也很拼命,不仅要切枪,还得扔手.雷,防止他们其中一个从侧边入内。”

“不过……”吴霜轻叹一声,“我们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frozen的身上,低估了这位新人——sunny的实力。”

“future打死也想不到,他面对的两管连轰乱炸的枪支,都出自于一人之手吧?”

下一秒,毒圈缩到了秦朗所在的位置。

秦朗看着自己的血量飞速下滑,最后超前一扑,扔出一发闪光.弹,喊道:“崔队!”

“到。”

在光芒大盛的同时,秦朗血条清零,倒在了地上。

翟敬然本身是职业选手,在闪光.弹刺眼的光芒之下,也依然算是冷静地玩起了听声辩位。

但他下一秒就心凉了。

毒圈的击杀提示里,只有秦朗一人。

那另一人到哪去了呢?

他听见右侧的山坡上隐约有一声闷响。

下一秒,他的血量清零。

【RA-frozen使用十字.弩杀死了WB-future】

看着屏幕出现“大吉大利,今晚吃鸡”,秦朗和崔雪手上一松,异常同步地瘫在了电竞椅上。

训练室,舒羽破门而入,和里面的蒋小婉和齐林生同时喊道:“奈斯!”

秦朗苦笑着脸搓手,说:“好险好险。差一点就输了。”

演播厅内,郭颖和吴霜惊喜地喊了一声“恭喜红尘战队拿下第一”,并迅速调了战斗回放。

可以看到,最后的那一战里,翟敬然前脚刚扔了烟雾.弹逃进谷内,崔雪就迅速把自己身上的枪支和子弹都扔在了地上,赤手空拳绕着山丘的外侧开始绕后。

吴霜分析道:“从这里来看,红尘战队的两人已经知道了自己火.药不够的问题,开始分头行动。sunny负责吸引火力的部分,frozen借着枪声和地.雷的声响,绕开future的火力范围,从后方突入。”

“在绕背的途中,他迅速在一个缺口里找到了刚才观察过的一个资源——十字.弩。”

在绝地求生之中,大威力武器除了AWM之外,最为可怕的,大概就要数十字.弩了。

十字.弩威力巨大,发射悄无声息,但问题是它一次性只能发出一箭,必须一发入魂才能体现出它的绝杀之力。

从监狱那块往伐木场这边过来的同时,崔雪就已经在路上搬运了这枚十字.弩,将其藏到一个小缺口内。

“果然,”吴霜肯定道,“从那个时候,红尘战队的方针里面,就已经包含了将future逼进这个死地的计划。”

“future也很是聪明,他已经准备了大量的持久战物资,甚至连运气一并发力,连圈子都刷在他的这边。也就是说,如果刚才sunny这块的射击出了失误,或是frozen的行走路线被敏锐的future发觉,这场比赛的胜利方,就会是我们木舟战队的队长,翟敬然。”

“但任何比赛都没有可是。最后关头,frozen的计划道高一筹,sunny的执行滴水不漏,这场比赛,我们要再一次恭喜红尘战队吃鸡,并同时拿下本局积分的第一名,和复赛两局的总分第一名!”

听着解说的赞美,翟敬然瘫软在电竞椅上,“嘤嘤嘤”地叫了起来。

“常酱……”

常岸扶额:“你再嘤一声,我就真的要拳打脚踢嘤嘤怪了。”

“呜呜呜,我好不甘心哦,”翟敬然面无表情,“其实从一开始,frozen用sunny的影子骗我上当,转移位置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自己中计了。”

“哼,飞雪这家伙,两年没见,越来越狡猾了!”

常岸知道他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心里也都是很不好受的,便伸手拍了拍他这位队长的肩膀,说:“老翟,你要这么想,现在还不是你伤心的时候呢?”

“现在不伤心,什么时候才伤心?”

常岸咳了咳,说:“放精彩集锦,被无尽鞭尸的时候,才有得你伤心的。”

翟敬然呆坐在椅子上,像一块被雷劈过的雕像。

十秒钟后。

“呜呜呜呜呜,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么残忍的事情……”

此时,上海的枫桥战队训练室中,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许音在沙发上怒砸靠枕,疯狂发泄起了自己的不满。

向来以阳光形象示人的电竞圈国民男神,是谁让他变成了这副模样?

答案自然还是崔雪。

“啊啊啊啊啊,我受不鸟了,”许音瘫在沙发垫上悲痛大喊,“牧南天!我草你妈!当着几十万观众的面爆我头,还勾引我雪神!”

副队长褚珞本来是想过去安慰他的,但听到那人哭丧的原因,还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

“珞副队?!你居然还笑得出来!?”许音捂住胸口,“今天我败了!丢得不只是我的脸……”

“许队你错了,”隔壁吹泡泡糖的汪可淡定道,“丢的就是你一个人的脸而已。我们可一点压力都没有。”

“铁剑战队……铁剑战队……”许音咬牙切齿,“冬季赛一定把他们全队打到自闭!要不然我就改ID!”

褚珞连连点头:“好的好的,都依你。不过,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在亚运会吧?许队还是别被影响了,把心态调过来,先把亚运会的冠军拿回来再说。”

“当然,”许音正色道,“不过,在这之前,我有另一件事想做。”

“我想找教练一起,大家坐下来仔细分析一下sunny这个新人,”他说,“褚珞,你觉得他怎么样?”

褚珞眼神怔了怔,笑道:“我倒是很想啊。不过,就凭飞雪和我们的交情,也不该这么干吧?”

许音肯定道:“那当然。但即使不那样做,把他的相关资料找回来,详细分析一下,也对我们都是很有利的。”

“褚珞,你和汪可要重点观察他的操作。现在网上有人挖出来,说很有可能flame大神也去了红尘,做他们的顾问或者是教练。”

“……真主flame?!”褚珞的神情瞬间变了,“天啊,红尘目前的配置,几乎就是当年Dash的配置吧?另外两个正选成员是风雨替补,恰好顶替了mercury(钟铭涵)和storm(区健)的位置。”

“这两个人,我们以前就分析过了,基本上是年龄较小和经验没那么足,只要稍微历练,水平就会更加可怕。尤其是tempest(张嘉弈),个人实力可比mercury强多了。”

“很有可能,”汪可把泡泡糖吐掉,加入了正经的讨论,“我感觉sunny的风格和flame有点像,但又不全像。不知道是单纯的经验问题,还是其他的方面。”

“总而言之,很值得讨论。”

许音缓缓点头,忽然长出一口气。

“有些感慨啊。”

“虽然不知道Dash当年为什么会没落得这么快,”他看了一眼微信上,牧南天发来的挑衅的表情包,“但如今,这几个前辈,某种程度上应该算是想回来抢夺他们能拥有的荣耀了。”

“你们有注意过红尘的队伍名称吗,”许音抬头,“RedAsh,恰好就是Dash战队加上re的词根。”

“Dash战队,从头开始。”

他笑了笑:“对我们而言,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啊。”

然而,枫桥战队这头已经开始集体怀旧,红尘战队自己却还在傻乐傻乐。

恐怕许音打死都想不到,这个队伍之所以叫红尘,不过是因为崔雪家的网吧叫“红尘”,撞了个极其有趣的巧合而已。

这和秦朗以为Dash战队的名称内涵丰富的误会有得一拼了。

不愧同为天涯沦落粉。

这边,几人听着吴霜把他们的战术意识分析得七七八八,分别感叹了起来。

舒羽率先开口:“不愧是吴队,光凭OB视角就能反应过来这么多。”

“毕竟是解说嘛,”蒋小婉磕着崔颍买来的巴坦木,道,“解说的作用,不就是深入解读,层层剖析选手装的每一个逼吗?外语翻译过来就是‘666’嘛。”

齐林生惊呆了:“……哇,你说的好有道理。”

舒羽反手在她脑袋上打了个暴栗,道:“就你整天胡说八道。”

“解说的水平很大程度上因人而异,许多解说都讲解不到他这个效果的。”

蒋小婉捂着脑袋碎碎念:“舒教练,你不就是气我打断你吹男神嘛……”

“……蒋小婉!!”舒羽被她气得差点没昏过去,“全队最水的就是你!嘴最多的也是你!一局这么长时间,你敢不敢给我打中几枪!?”

蒋小婉极其擅长见风使舵,抱着头蹲到了秦朗背后,小声念叨道:“我前天不是才打中了那个……路西法大神吗?”

齐林生:“咳咳咳,神经枪不能算是技术……”

“运气也是技术的一部分嘛,”蒋小婉看都不敢看舒羽一眼,小声说,“秦哥,教练太不讲理了,整天拿我这个二百五小时的萌新和你们比来比去……”

舒羽气结:“……你知道就好。”

几人算是看出来了。

舒羽虽然脾气很大,发怒的时候更是骇人,但对着蒋小婉这个小赖皮,总有泥牛入海般的无力感。

对着崔雪等人,他能直接把人抓起来耳提面命地怒吼,吼到对面瑟瑟发抖光速认错才肯罢休。

可他总不能把蒋小婉抓起来训啊。

见舒羽拿她毫无办法,蒋小婉又开始在气死对方的边缘大鹏展翅:“舒队,我突然想起,昨天听雯雯姐说,Dash战队当年不收女队员,为什么啊?”

“……哪个雯雯姐?”舒羽一时没反应过来。

“Bolt.”崔雪提醒道。

“哦,闪电啊,”舒羽避开张嘉弈的位置,拉来自己的电竞椅坐下,道,“因为闪电出道的那时候……队里出了事情,和另外一些女选手有关。”

蒋小婉愣了愣。

舒羽的语气很平静,但旁边的崔雪和齐林生都安静了下来:“具体是什么事,我就不提了。反正,那几个人从教练那头找我牵线,说想要进队。我拒绝了,她们就找其他的队员询问。”

“涵哥和我关系好,她们没有找;区哥和小奕都不是好惹的人;小齐婉拒了她们,她们毫无办法,最后就……”

“找上了崔雪。”

他抬起眼睛,注视着秦朗身后的蒋小婉:“不论过程如何,她们最后是威胁到了我们队员的人身安全。为了减少这个麻烦,我以个人名义向外界提出,说Dash不接受女性成员,这才斩断了这个麻烦。”

秦朗注意到崔雪没有说话。

对于一些细节,他心中感到好奇,但舒羽闭口不谈,他也没必要去刨根问题。

只是……

有一个疑问,悄然串联上了他之前部分的猜想。

“算啦算啦,不提这个了,”齐林生笑着把手合起来,道,“今天我死得最早,我来请客。大家准备一下吧,想吃点什么随便说哦。”

蒋小婉两眼发亮:“真的吗!那我想去白天鹅宾馆!”

齐林生的笑僵在脸上。

这是妖都本地一个老牌的五星级饭店,他们几个人吃一顿下来,怕是经费要直接上千了。

舒羽白了她一眼,说:“村尾那家川式火锅店就行。”

齐林生顺势选择性忽略了蒋小婉的话:“好的,那崔队去把哥哥喊出来吧,我去通知小奕,咱们准备走人。”

于是,秦朗跟着崔雪先行离开。

楼道里,崔雪回过头,满意地望了他一眼,道:“今天打得挺好,手累不累。”

“有点累,”秦朗诚实地点头,“最后那一段,手有点酸了。不过,能作为一个突击手得到你的肯定,付出再多都是值得的。”

崔雪笑了笑,道:“今晚回来给你做手操。”

秦朗点了点头,又心满意足地笑着说:

“崔队,”他说,“你打比赛的时候,表情特别好看。”

崔雪一愣:“你说啥?”

“我喜欢你自信的样子,”秦朗真心实意道,“握着键鼠的时候,特别迷人,光芒四射。我们粉丝当年就是被这样的你迷得头晕目眩,根本移不开视线。”

崔雪走了两步,忽然反应过来,自己的心跳像是没来由地漏了一拍。

这股快喘不过气的感觉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心脏出问题了?

别啊,出问题就没钱治了。

“哈……哈哈,那你们观察力可真够强的,”他呆了好一会,才干巴巴地说,“快走。别让人等。”

声音小得连后边的秦朗都快听不清了。

房间里,正在和曹关张三猫组快乐玩耍的崔颍,忽然看见房门被打开。

就着灯光,崔雪低头扫了他一眼,说:“准备出门吃饭了。”

崔颍点头起身,开了台灯穿袜子。

在昏黄的台灯下,他隐约看到自家弟弟的脸上红了一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