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8.Chapter 028(1 / 1)

没等秦朗惊诧, 崔雪的声音就从旁边响起:

“崔颍,你在和小秦说什么?”

崔颍眉峰一挑,笑着扭过头去:“小事而已, 你不用这么敏感吧?”

崔雪没好气地看他一眼, 道:“吃完早饭滚去洗澡,恶心死了, 身上一股味道。”说罢把那人往旁边一撞,走进了厨房。

对方连忙赔着笑脸连声应是。

秦朗心里其实是高兴的。

崔颍的到来显然使崔雪的心情变好了不少——比起他刚和那人见面时, 对方身上散发的那股颓唐的气质, 现在的崔雪简直能用“活泼”来形容。

但还是比印象里那个闹腾的少年天才要沉默多了。

从比赛开始之后, 蒋小婉就经常提前来店里蹭早餐吃。当她走进门口时, 正巧就看见了最里边和秦朗面对面的崔颍,登时没反应过来。

“我的妈诶, ”她捂了捂嘴,“老板昨晚去接头发了吗?!”

崔雪在里头略带无奈地反问:“……有这么像吗?”

崔颍被逗得直笑, 走过去看了蒋小婉一眼,眼睛一亮,吹了声口哨:“噢,这妹子长得很正啊。崔雪, 这也是你队里的?”

“嗯,”虽然蒋小婉技术暂时难以入眼,崔雪倒还是很认可她的身份, “那个叫蒋小婉, 是新来的替补。”

“挺好挺好, 你们队里总算不是和尚庙了。”崔颍笑着对蒋小婉自我介绍。

秦朗在一边围观,发现蒋小婉的社交能力确实很强大——从自来熟这方面来讲,简直远胜队里的所有人。

不过几分钟,她就和崔颍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攀谈了起来。

端着一碗面条出来的齐林生见状,摇头笑着,和秦朗开玩笑:“小婉真是个活泼的姑娘。”

“是,她挺可爱的,”秦朗诚心实意道,“性格也开朗。”

“哈哈,”齐林生把面放到桌上,招呼门口的张嘉弈过来,“她要是知道童雯想找她的话,会不会也还是笑得这么开心?”

五分钟后,舒羽下楼。崔颍和他主动打了招呼,他只是面上闪过意外,便答:“我当年听涵哥说过你。”

“钟副队长真是个特别温和的人,”说到这里,崔颍禁不住感叹道,“我那回不小心手抖打翻了他的茶水,他马上就说‘没事没事’。”

“涵哥向来这样,”舒羽摊手,“仿佛不知道‘生气’两个字怎么写。”

这头,蒋小婉从崔雪那头知道了童雯要找自己双排的事,已经彻底惊呆在了原处。

“我……我靠,”她盯着面前的碗,“这么刺激的吗!?”

隔壁的张嘉弈戴着一次性塑料手套,面色不改:“这不是挺好的?她和你双排一局,你直播间粉丝至少翻两倍。”

有崔雪这种情绪的前车之鉴,秦朗倒很是担忧:“问题可能是……小婉技术不太成熟,要让她在这么多观众面前单独动手,压力会很大吧?”

“哦,”蒋小婉淡定地低头喝了口汤,“秦哥你这就想多了,我脸皮挺厚的。技术菜怕什么,躺平了让人带呗。喊666有啥难的。”

“我担心的点在于,之前见过闪电姐姐的照片。她长这么漂亮,我和她排的话,会不会太公开处刑啊?”

秦朗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张嘉弈呛了一大口面条,直接伏在桌边咳嗽了半天,忍不住说:“你的心脏是铁打的吗?”

蒋小婉嘿嘿一笑:“不,我脸皮镶钻。”

那头的齐林生笑得把筷子掉在桌上,被隔壁的张嘉弈狠狠嫌弃。

崔雪回头看她:“你不是没有摄像头么?”

蒋小婉冲他晃了晃手里的一个塑料袋:“今天就有啦,我妈妈给我买的!我还化了妆呢,怎么说也是颜值区的主播,不露脸也太过分了。”

“你化妆?”张嘉弈盯着她看了一会,“没看出来。”

对面的崔雪吐槽道:“奕哥你是不是该配眼镜了,这么厚的粉都看不出?坐我这个角度看,她毛孔那些坑都被化妆品填满了。”

蒋小婉汗颜:“……老板,我觉得你平时明明和秦哥gay里gay气的,但对着女生的时候,就是个十足的钢铁直男,一点都不懂少女心。啥叫毛孔都被填满了?”

秦朗无奈地被他们逗笑了。

蒋小婉的情绪来得快去得快,才紧张了不到十多秒,嘴里又开始跑火车。越说越激动,吃得速度也越来越快,最后竟是直接超越了几个大老爷们的咀嚼速度,擦了擦手,快乐地跑去二楼训练室开电脑了。

一登电脑,她就快速登进QQ,向童雯发了好友申请。

半分钟不到,童雯就按了接受,给她发了个可爱的表情包:

“daisy你好~我是bolt。”

“前辈好前辈好,”蒋小婉赶紧回复,“叫我本名小婉就可以啦!”

“daisy真的是女孩子啊,”对面发来一个惊讶的黄豆小表情,“dash听说以前可是不收女队员的。你们红尘现在是frozen做主吗?”

蒋小婉回:“啊?他们以前不要女队员?这个事情我不知道诶。”

“反正我现在只是替补啦。老板最近闹脾气,不想上场。”

童雯一头雾水:“……啊?frozen还会有不想上场的时候啊。我以为他是那种一直干劲满满的呢。”

“不说废话啦,小婉,现在有空的话,来和我排一局好不好?”

“好,”蒋小婉打开直播间,又登入游戏,说,“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

“才玩这个游戏没多久,就认识了这么多大神。”

童雯潜意识以为蒋小婉就是随便谦虚,哪里会想到对方真的是纯种萌新:“别这么说,你以后也会很厉害哒。”

“我在你直播间‘查房’哦,嘿嘿嘿,你说你今天要装摄像头?”

“对啊,”蒋小婉道,“昨晚好多人来我直播间问我性别,要我证明自己不是个开变声器的女装大佬。”

“噗,”童雯在麦上笑,“现在的观众脑洞可大了。装摄像头确实可以一劳永逸。”

“那我在这里等你装吧。”

蒋小婉正想答应,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是崔雪。

对方手上拿着一杯冒着热气的普洱茶,将一张纸条递到她的面前:

“打完再装。”

蒋小婉一时没明白,但还是照做:“不用不用,闪电大神,我先和你排了再装。”

“我的粉丝一般喜欢叫我‘电电’。你的话,叫我雯雯就可以啦,”耳机里,对方的声音很是温婉可亲,“不用这么见外,以后就是圈内的朋友了,可以经常约噢。”

“好吧,雯雯姐,”蒋小婉看了眼童雯的直播间,顿时惊了惊,“哇哦!”

右下角,摄像头正对着童雯的脸和手。对方一双杏眼扑闪扑闪,留着波浪长卷发,染成褐色,散在肩上,涂了指甲油和唇彩,轻咧着嘴笑,露出雪白的牙齿,在镜头下显得尤其好看。

蒋小婉瞬间想起舒羽对她的评价:

“除开强大的实力,她也是圈内珍稀物种级别的女性。我记得学历挺高,长得还很不错,是很多宅男都喜欢的类型……”

见多了帅哥,徒然被小姐姐的美颜盛世所震惊,蒋小婉脱口而出:“我的天,雯雯姐大美人!太漂亮了吧?!”

童雯猝不及防被吹了一脸彩虹屁:“……欸?!我,我没有……”

“技术好,带着超甜的御姐音,还长这么漂亮,”蒋小婉声情并茂地感慨出声,“上帝是把你的门窗全都打开了吗?!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27英寸的电脑屏幕前,童雯忍不住捂上了自己的脸。

“哇……哇啊,”她涨红了脸,“现在的小妹妹这么能撩的吗?!”

她直播间里的观众都惊呆了:

【哇,这个大菊花上来就是一顿乱撩】

【daisy的萝莉音好他妈萌啊woc】

【菊哥的骚话张口就来,要不起要不起】

【大菊(橘)已定!!!】

【路西法就是被这个萌妹爆了菊吗】

【前面的太过分了,说不定菊姐是有♂的小姐姐呢】

自打童雯成为冰火战队的队长,拿过许多荣誉和成绩之后,敢和她在直播间这样说话的后辈,蒋小婉是第一个。

蒋小婉那头还在诚意满满地夸,童雯实在扛不住,开口打断:“……啊对了,小婉,你玩吃鸡多久了?”

蒋小婉点开自己的steam界面,道:“不多不少,二百五小时,哈哈!”

“二百五啊,”童雯原本还没反应过来,两秒过去,直接定在了原处,“什……什么!?”

蒋小婉对此一无所知:“哈哈,是啊,这个数字真是太好笑了。”

弹幕也同样又是一片哗然。

童雯不信邪,又一次去了对方的直播间,看到对方的游戏界面后,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

开什么玩笑!?

她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童雯本人以前是玩英雄联盟出身的,转到PUBG的时间不长,但也有三年之多。

教练评价过,她算是天赋级别很高的选手,差不多能排进第二梯队里——仅次于第一梯队里舒羽和崔雪这种天生奇才型。

虽然说,她如今的个人水平也不过是堪堪排在国内的前八。但是,被一个带着两百五十小时萌新的队伍击溃,童雯的心情无疑是很复杂的。

简直就像练武场上,一个练拳三十年的老师傅,赤手空拳和戴了拳套的新手小青年切磋,最后被打到失去知觉,躺地送医院。

哪怕对方戴了拳套,这事也是非常扯淡的。

原本,她亲自找蒋小婉来对练,不过是想确认一下解说员吴霜的猜测——

看看这蒋小婉到底是扮猪吃老虎,还是说真的就是一头猪。

要是蒋小婉报个两千小时,甚至一千五小时,童雯都能立刻确认,她确实就是只浑水摸鱼的小萌新。

但两百五十个小时……远远超出了她预估的阈值。

事出反常必有妖。

到了现在,童雯竟分辨不出,蒋小婉到底是真·天赋异禀,还是真·搞事菜鸡了。

“frozen他是看上了你的潜力吗,”进入出生岛,童雯不动声色地问,“因为两百五十个小时,确实有些……少了。”

“哎哟,我哪来的潜力啊,”蒋小婉嘿嘿地在场上四处跑跳,“我就是被拉来凑数的。真要说的话,还不如说他看上了我的美色呢。”

坐她隔壁的秦朗扶住了额头。

仔细一想,崔雪当时确实是想培养蒋小婉做网红主播的,要说“看上美色”,倒也不是不行。

但从蒋小婉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觉得这么怪呢!

“……失礼了。”

童雯显然有所误会。

女人都是擅长脑补的生物——只蒋小婉一句话,童雯就能脑补出她和崔雪长达百万字的玛丽苏恋爱剧情。

她轻咳两声:“为了捧新人,frozen还真是不遗余力。连自己的前队友都请了回来。”

旁边的秦朗已经听出了不妥,正想让她解释,蒋小婉却又误会了:“就是啊,他超宠新人的,简直把人家当成了掌上明珠,恨不得直接砍条康庄大道出来,把人家直接送上神坛。”

秦朗瞪大了双眼。蒋小婉这是把童雯说的“新人”理解成他了啊!

那两个人说话根本不在一个调上,画面着实令人胃疼。

秦朗虚弱地看了一眼蒋小婉,自暴自弃地专注于眼前的机械手速训练。

身侧的崔雪却给他递来另一张纸条。

“把你训练暂停一下,帮帮蒋小婉。童雯是来试探敌情的,”纸条上的字不算凌乱,只是有些稚嫩,显然是很久没有笔头书写过,“和你齐哥合作一下,别让童雯知道她的真实水平。”

秦朗顿时明白,为何崔雪不让蒋小婉立刻开摄像头了。

平日里,在崔雪的有意约束下,蒋小婉的直播内容都是“甜蜜之家”,“玩具熊的五夜后宫”和“LIMBO”等等的恐怖游戏。几乎没有在观众面前展现过自己的吃鸡技术。

毕竟,要是让其他队伍得知蒋小婉只是个吃鸡新手,届时,所有人的子弹都会疯狂往她的身上招呼。这样招致的后果就是,全队都会陷入绝对的被动。

蒋小婉确实有一定的天赋。经过舒羽一个多月的高压训练之后,她在路人单排局绝对能有可圈可点的表现。

但比起在役的大神选手而言,这点“天赋”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秦朗把纸条传给蒋小婉,用眼神向她示意。

蒋小婉倒也还是个聪明的人,被提醒后就立刻反应过来,把座位往另一边挪了挪,给秦朗空出一个位置。

她关了麦,小声说:“秦哥。”

“嗯?”

“你说你打这么牛逼,为啥他们都没有关注到你身上,反而老盯着我这个大菜比呢?”

秦朗:“……小婉,扎心了啊。”

一直都没开口说话的崔雪噗一声笑了:“好像也是。可能……这就是小透明体质吧。”

齐林生在右边点头:“小婉是典型的热搜体质,我们以后接广告都不缺流量了。”

蒋小婉颇感不服:“那老板算啥体质?”

“和你一样,”齐林生说,“他只要稍微做了点啥事,随时都能上热搜。”

面对蒋小婉略带同情的目光,崔雪翻了个白眼。

那头,童雯的声音在麦上重新响起:“小婉,怎么不说话了呀?我问你想跳哪里呢。”

“噢噢噢,你随便吧,”蒋小婉爽快回复,“我相信你。”

又关了麦,拍着秦朗的肩:“也相信秦哥。”

“是秦哥你的话,掉到野区也一定能吃鸡的!”

秦朗欲哭无泪:“……你不要再奶我了啊。”

童雯爽快地选了学校,结果二人刚到宿舍楼顶,周边空空如也,连个平底锅都没有,只有一根物理学圣剑——撬棍。

不过三分钟,两人就被楼里持握火器的对手击倒在地,化作了两个盒子。

连敌人舔了都会嫌弃的空盒子。

蒋小婉的灿烂的笑容僵在脸上:“……哈哈哈哈哈,我们再开一局?下次肯定能吃鸡……哦不,当我没说。”

秦朗头皮发麻,觉得自己的秃龄恐怕要提早十年。

果不其然,第二局,三人再次在Y城翻车。

搜完一栋楼,枪有了,子弹有了,却不是匹配的!

看着地上并排而躺的盒子,童雯很是纳闷:“……今天运气也太差了吧?”

蒋小婉安静如鸡。

第三局,她吸取了教训,全程安安静静,即使在童雯捡到空投,说“快吃鸡了”,都没有特别激动地回应。

直到场上剩下三个人。

蒋小婉看见童雯的枪已经从石缝之间瞄准了远处,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大喊:“加油!这波要吃鸡了!”

下一刻,童雯发现自己的上身卡在了两块石头之间,一动不动。

“我去,”她激愤道,“小婉,靠你了,我卡了个相当罕见的bug!”

然而,电光石火之间,那人已经窜了出来,和秦朗快速对枪。

秦朗身上的资源大都给了童雯发挥,又是残血,当即就翻了车。

在童雯的哀嚎声中,队伍排名变成了2.

红尘战队训练室一片死寂。

秦朗和齐林生双双注视着她,脸上僵硬无比。

连左边的崔雪都站起来,饶有兴趣地走到秦朗后面,趴在对方肩上看了眼屏幕,直接笑出了声。

“厉害厉害,”他连连鼓掌,“小秦你去休息吧,我想她估计是吃不上鸡了。”

秦朗干笑两声,起身回位。

那头的童雯却敏锐地捕捉到这边的声音,职业选手的耳力让她瞬间就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frozen?!”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