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7.Chapter 027(1 / 1)

“崔颍……就是我哥,四年前被人陷害,被他那些狐朋狗友骗去黑店蹦迪,水杯中了招。”崔雪语出惊人,直接把秦朗给吓了一跳。

“是,”秦朗忍不住反问回去,“是我想的那种中招?”

“嗯,反正后来就成瘾了。那时候,母亲刚带他改嫁到新城区,没有看好他,”崔雪咬着下唇,声音里的怒意愈发增大,“我一直想知道是谁这么大胆。如果让我知道,我一定……”

他声音里出现了几分罕见的强硬。

二人陷入良久的沉默。

过了好一会,秦朗才开口安慰他:“别再说了,那都是不可抗力……那时候,你们报了警吗?”

“当然,”崔雪说,“我们都觉得这样最好。”

“即使从那回之后,我们就没再怎么见面,”他吸了口气,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我们两个人都不会后悔。”

“他现在似乎是和上头合作了,有什么要务在身,”崔雪回头,“秦朗,你记得我跟你讲过,崔颍总会给我寄匿名信么?”

秦朗点头:“你说的话,我都记得。”

崔雪定住嘴角,说:“……你也太会说话了,比我当年强太多。”

“总而言之,他能毫发无损的回来,我已经很庆幸了。即使年初父亲下葬的时候他不在……我也没有怪罪他的缘由。我如今能站在这里,毫无顾忌地享受老朋友们给的关怀,本身就是很奢侈的。”

“……不奢侈,”秦朗认真道,“你应得的。”

崔雪到嘴边的“谢谢”最后还是没说出口。

他看着秦朗的脸,心里总不免想起崔颍刚才说的那段话。。

……

十五分钟前。

崔雪冷眼望着地上的一片狼藉,说:“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有意思么?”

崔颍瘫在地上,浑身是汗。侧着头思考,像是没反应过来他的话。

好一阵,他才笑着说:“很久没看见你的脸了,挺有意思的……你说话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臭啊,弟弟。”

“有没有人说过,你关心人的时候,听起来简直像在诅咒?”

“……那又如何,”崔雪说,“我送你先回房间。”

“所以,除了你哥我,很多人都觉得你不可爱,这就很不好,”崔颍把空的褐色药瓶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搭过崔雪朝他伸出的手,无力地靠在对方肩上,“你记不记得,我职高那会儿,你给我寄很多信,我至今还记得内容……”

……

“新家有那么舒服吗?都不舍得纡尊降贵来找我了,”学校宿舍里,崔雪寄给他的一大箱零食里面,夹着白色的信封,里面还有一张纸条和几张票据,“一个人睡一米五的床?好极了,小心半夜有女鬼钻你被窝,混蛋哥哥。”

“这些都是我粉丝给我的,队里分不完了,就勉为其难的分一点点给你吃。别吃太多,记得刷牙。你要是再长蛀牙,那就是自己活该,不关我的事。”

“下个月16号在湖南打比赛,真担心会被伙食辣到失去梦想。入场前排票我给你买了,加起来一千多块,你爱来不来。”

“来自:长得比你帅,吃鸡比你牛逼,现在还比你有钱的神枪手弟弟。”

“PS:要是敢不来,你就死定了。”

真是一如既往欠抽的语气。但简直可爱极了。

崔颍简直能想象出这人写信的时候,一脸不耐烦,却又斟酌了一句又一句,废了好几张纸,才选了个看起来不像是关心的版本。

真别扭,但这就是他家弟弟的本性。

不过……

崔颍无奈地笑。对象要换成是别人,肯定会记恨你啊,傻瓜。

崔雪听他把字句背得滚瓜烂熟,脸上闪过一丝窘迫:“……滚。”

崔颍笑着看他,过了一阵,肌肉的酸麻感传遍了全身。疲劳侵入大脑,眼皮几乎要合在一起。

“我想你了,”他突然说,“这两年一直见不到你,我很担心。”

崔雪略俯身,捞过他的肩膀,一脚踢开房门。将人扔在床上。

“别说这种恶心的话,”他说,“我几个以前的队友还在这里,除了……你见过的那三个之外。”

崔颍的反应倒是很快:“明白。我会给他们留下好印象的……”

“当然包括那个……叫秦朗的小孩。”他微微一笑。

崔雪脸色忽地变了。

见状,崔颍脱力地躺在床榻上,哈哈大笑:“就觉得你看他的眼神不对劲……这么明显,能瞒得过你亲哥我就有鬼了。”

崔雪眯起眼睛:“……你倒是说说,怎么不对劲?”

对方的笑容中道而止。

“就像,”崔颍盯着他略带恐惧的神色,收了夸张的笑脸,冷冷道,“阴沟里的老鼠试图仰望阳光。”

崔雪的手攥紧了衣角。

“阿雪,”崔颍正色道,“你之前的事情,算你哥不够尽职,一直都不太清楚。”

“但是,别摆出这样的表情啊。你在我心里可是一直很优秀的,这样下去,万一对面不能给你想要的回应……你怎么办?”

崔雪登时转身离开:“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秦朗是我恩人看中的人才,多关注他是很正常的。”

甩上门的一刻,他听见那人的叹息。

“别急……你很快会明白的。”

……

崔雪在不断的思考中迎来了新的早晨。

他听见秦朗闹钟响起的声音。

对方向来没有赖床的习惯,很快就坐了起来,看见他还睁着眼睛,诧异道:“崔队,你该不会是……没睡吧?”

崔雪轻咳两声,掩饰自己语气的不自然:“偶尔会这样,很正常。”

秦朗皱眉,揉开眼睛,伸了个懒腰,转身坐在床边,把脚伸进拖鞋,缓缓说:“崔队还是再躺一躺比较好。”

“我跟你一起。”崔雪拒绝了他的建议。

秦朗无奈一笑:“好吧。”

说着,他把上衣和长裤脱掉,叠好放在一边,换上日常的服装。

崔雪盯着他的背影,疲倦令他一时失神,在原地发起了呆。

秦朗转过去,见他还坐在原地不动,伸出手,在对方眼前晃了晃,说:“崔队,你还是再……休息休息?”

崔雪甩了甩头,把疲劳抛出自己的大脑。拿过昨晚准备的外衣,钻进被窝里换。

秦朗出门漱口,脑中不着边际地想。不知是否错觉,总感觉崔雪和他睡了一个多月,比起刚开始毫无下限的坦诚相见,反而愈发收敛了不少。先是买了睡衣,而后是分开枕头和被褥。

从上周开始,对方甚至都没在他眼前换过衣服,每回都钻被窝去解决。出来的时候不是穿反了前后,就是把头发弄乱得像个鸟窝。

秦朗百思不得其解。

但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他对着镜子用毛巾擦脸,把毛巾挂到旁边的支架上——那是舒羽来了之后才置办的新东西。

过往,有洁癖的张嘉弈,根本不会把自己的洗漱用具暴露在厕所的空气里。但舒羽只是单纯的对生活质量有要求,所以自己动手把公共区域改造了许多。

塑料架子上,放了一排的洗手液,刮胡泡,肥皂,牙膏,牙刷杯等物品。其中,洗面奶和水乳是舒羽来了之后才有的产物。

齐林生,张嘉弈和崔雪硬是靠着端正的底子,横行在“帅哥”的行列里。只有舒羽这个相对精致一些的男人,算是帅得比较合乎情理。

楼下,秦朗遇见了值早班的张嘉弈,对方告诉他说齐林生在做早餐。于是,秦朗着手开始摆饭桌。

刚摆好碗筷,一个瘦削的身影就飘下来了。

张嘉弈的角度只能看见那人的腿:“崔队?醒了啊。”

秦朗看了一眼,道:“不,奕哥,这个是……”

“嗨,”崔颍闻声停住脚步,弯腰趴到扶手上,把笑脸卡在空位上,朝张嘉弈打招呼,“你就是张嘉弈?初次见面,我是崔颍。昨天很晚才回来,没来得及跟你们打招呼,对不起啦。”

张嘉弈瞪大了眼睛,伸手揉了揉:“……兄弟,你谁啊?”

崔颍笑着把散下来的长发别到耳后:“崔雪他亲哥。”

“……久仰久仰,”张嘉弈很是吃惊,“长得真他妈像。我一瞬间没看清楚,以为崔队戴假发准备女装了。”‘

秦朗看了眼崔颍,没绷住,直接笑了出来。

光是看背影或是侧脸的话,身型和面部轮廓都很柔和的对方,走在路上确实容易被认错。

不过,崔颍居然没有见过张嘉弈。

这点令秦朗多少有些吃惊。毕竟张嘉弈和崔雪至少认识五年有余,而崔颍是两年前才开始没有当面和崔雪接触。

崔颍看他一眼,笑了笑:“我见过钟铭涵和区健两次,周哲还是我同学的朋友。那时候的周末,嘉弈和林生好像都在跟着舒羽队长加训,所以就很不巧地错过了。”

“是的,”张嘉弈那边确认了这点,“我从钟副那里听说过,你们两兄弟确实长得很像。这回总算能满足我好奇心了。”

崔颍脸上挂着笑意,走过来帮秦朗放碗筷。

秦朗朝他点头致谢,转身要去厨房找齐林生,却被拦住了。

崔颍将手横在他的胸前,把人挡在厨房门前:

“……秦朗,是叫这个名字吧,”他把嘴角控制在一个没有善意的弧度,眼里的热情尽数散去,“你来这里认识崔雪多久?”

“也……不久,就四十多天吧,”秦朗有些疑惑,“我是他的粉丝。颍哥有什么事吗?”

“四十多天,”崔颍喃喃重复道,“不长也不短,足够了,啧。”

他抬起视线,恢复了笑脸:“有空的话,我们谈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