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5.Chapter 025(1 / 1)

秦朗定在原处没动。

窒息感一瞬间侵占了他的胸腔,好一阵才慢慢散开。

“崔队,”他语气里禁不住带了两分不满,“为什么还要说这个?”

崔雪什么话都没解释。只是盯着桌上那块斐尔可键盘发怔。

“我目前没有走的打算,”秦朗盯着他,略微提高了自己的音量,“请崔队不要再提了。要不然,我这个粉丝也当得太失败了——总被偶像怀疑忠诚度。”

崔雪揉了揉太阳穴,道:“对不起。”

一听这话,秦朗又感觉自己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顿感郁闷。

舒羽训完了蒋小婉,转过去教训张嘉弈和齐林生。训得两人脸色发白,连声致歉方才停止。

“小秦做的还不错,”他转过身看了一眼秦朗,“整体思路比训练前有了一定的进步,我虽然严格,但也不至于在你这种发挥下继续挑刺。”

秦朗松了口气。

在前些日子的训练之中,他可没少被骂——能在舒羽嘴里听到“不错”这种词汇,简直比登天都难。

“总体来说,发挥正常,但实力太烂,”舒羽冷眼一扫,“解散。”

仿佛事不关己的崔雪第一个跳了起来,像只被狼追赶的兔子一样跑出了训练室。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舒羽靠在桌上叹气。

秦朗禁不住开口喊他:“舒队……”

“我不是你队长,”舒羽显然被崔雪气到了,“你队长是崔雪那小子。我只是你的教练。”

“……没关系的,”秦朗安抚道,“崔队会回来的,我相信他。”

“你相信他有个屁用,”舒羽颇感烦躁,“他要是能有以前的一半冲劲,不至于现在……唉,也是怪我,怪我这几年都没有看好他。”

秦朗主动请缨:“那……我去看看?”

“快去。”舒羽巴不得他开口。

此刻已是傍晚。秦朗直接去了门口,正好看见崔雪肩膀上带了白猫曹操,准备出门买菜。

“崔队,”他走过去,说,“就你一个去吗?”

“不啊,齐哥一起,要不然我会迷路的,”崔雪抬头看见是他,神色明显顿了顿,“你要一起?”

秦朗噢了一声,道:“既然齐哥去,那我……”

他话没说完,崔雪已经赶在他前面冲楼上喊:“齐哥!”

“欸?”

“你不用去了,”崔雪生怕齐林生听不清,还提高了声音,“小秦要和我一起!”

秦朗:?????

齐林生沉默了两秒,便回答道:“那路上小心!如果不认得路,让小秦给我电话。”

秦朗猛然想起,崔雪曾经在某个发布会上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他在现实中是个相当夸张的路痴。

“靠你了,小秦,”崔雪抱着怀里的曹操,“当年只能给我送指南针,现在该亲自给我带路了。”

秦朗没想到他还记着这茬,脸上一热,说:“嗯,应该的。”

“毕竟崔队你是我的偶像。”

崔雪咳嗽了一声,说:“……你好肉麻。”

无辜的秦朗感到莫名其妙,实在是没懂自己说的话哪里肉麻。

他跟在崔雪后面往外走。

对方抱着猫,带他拐了两条街。突然站定。

十多秒后,崔雪侧头看他:“呃……小秦。”

“什么事?”

“你……知道怎么走吗?菜市场。”

秦朗下意识打量了一下那人,从对方无辜的眼神确认没有撒谎,这才把情绪转向了震惊。

“崔队,你应该在这里住了……很多年吧?”他有些难以置信。

崔雪略带尴尬地咳嗽两声:“我很久没单独出来找过路。”

秦朗有些无奈,但还是被逗笑了:“好险我还有印象。那我来带路吧。”

事实证明,崔雪确实没有骗他。因为,几乎每一个见到他的小贩,都会露出好奇的表情看一眼秦朗,惊讶地问:“小崔老板,今个儿不是小张或者小齐带你来啊?”

“嗯,”崔雪紧抱着猫,脚上还有两只路过的野猫扒拉着裤腿,“这个是小秦。”

“对,我是新网管,”秦朗笑容灿烂,主动帮忙拿崔雪选好的食材,“有劳您们照顾了。”

“笑容真好啊,”后面一个大娘开玩笑道,“以后多来帮衬,买多几个鸡蛋回去给你们小老板补一补,瞧他这么多年都瘦得像个小豆丁似的,完全长不大。”

秦朗乐得直笑,转过去问:“要买鸡蛋吗?”

“……随便,”崔雪说,“那等会再去买几个番茄。”

另一边的商户也开口跟着调侃:“小秦是吧?看着就是好孩子。这小崔老板又偷懒,每次都抱猫,啥东西都让你拿。”

“没事,”秦朗笑着说,“我该做的。”

崔雪吐了吐舌头。

这时,贴在他腿上的其中一只猫,突然向上一窜,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抬起爪子就向崔雪怀里的白猫挥去。

白猫曹操被吓得大叫出声,疯狂挣扎了两下,竟是挣脱了崔雪的怀抱,朝秦朗肩上扑了过去。

秦朗忍住了闪开的下意识动作,用肩头接住了发抖的白猫。随后,这厮得寸进尺,把全身都压在了秦朗身上,发出软绵绵的哀叫。

那卖鸡蛋的大娘瞪了瞪眼睛:“嚯哟,这小东西机灵的很,还会换人撒娇呢!”

“是下边那家伙先喝的醋,”旁边的商贩笑道,“还敢打人家崔老板自家的猫,这小子好生大胆。”

崔雪嘴角动了动,显然很是无话可说。只好道:“小秦,你就让曹老板在你那里呆着吧,我抱抱郭嘉。”

“……郭嘉?”秦朗盯着那只耀武扬威的小玳瑁猫,心里五味杂陈,完全不明白崔雪是如何记住这么多猫的。

崔雪弯下腰,伸出手去,一手一只,托起它们的身体,拥在怀里。

“这只是荀彧,”他给秦朗点了点另一只灰色的猫,“还有另一只和它长得很像,不过背上多一块斑点的,在后门的腊味店,叫荀攸。”

秦朗:“……哈哈,崔队真的很喜欢看三国呢。”

“那可不,”崔雪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很美好的回忆,难得挤了个不算太僵硬的笑容,“我爸给我送的第一套书,就是三国志的黑白连环画。”

秦朗愣了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崔雪的表情也恢复到了日常的麻木状态,但看猫的眼神倒挺温柔。

回到网吧,崔雪径直拿菜进了厨房。自从舒羽来了之后,齐林生的“厨假”便放得愈发频繁。

秦朗不知道这算好事还是坏事。不过,对于崔雪那种精神状态而言,有事做,应该也算分散情绪的一种方法。

他能做的,只有从语言和行动两个方面同时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来洗菜吧,”秦朗走到水池边,指了指菜篮里的生菜叶,“除了这些,还有吗?”

崔雪用肥皂把手擦干净,冲洗完毕,道:“用盐水泡点草菇吧。”

秦朗点头照做。

对方的动作很是熟练,用开水烫煮番茄,剥开表皮,切块,放入锅内。

秦朗看得有些入迷——应该说,崔雪任何的手上动作都能将他吸引。打游戏就不用说了,当然也包括做菜。

只是对方那手腕的伤痕依旧无比扎眼。

当那盘热腾腾的番茄炒蛋被递过来的时候,崔雪看了看他认真的模样,嘴角动了动,说:“……我总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一定要形容的话……很像处了好久的夫妻俩。”

秦朗惊得把牙都磕了一下:“崔队,你这形容也忒不贴切了,我们可都是男的。”

“也对,”崔雪挑眉,“用这个形容确实很诡异。”

秦朗诚心实意觉得自己跟不上崔雪的思维,在心里感叹,可能这就是凡人和天才的差距(事实上他也不算单纯的凡人),便毫无其他非分之想地拿着菜出门。

徒留崔雪一个人呆在原地。

他盯着秦朗远去的身影十多秒,意识到锅里还有一条在煎了准备煲汤的鲫鱼,连忙转身,看到鱼肉还没糊,这才放下心来。

很奇怪。

崔雪用锅铲把鱼翻了一面,心中疑惑。

刚才,他为什么会说出那种明显不对劲的措辞?

晚饭结束。

由于齐林生,张嘉弈和蒋小婉都被叫去加训了,舒羽便大手一挥,给秦朗放了个小假,让他去前台替个晚班。

自从红尘网吧取消凌晨场之后,来的客人少了一部分,收益略有下滑。但在舒羽的资助下,伙食和生活反倒有了不小的改善。

此时,已是夜晚的十二点半,红尘网吧挂出了打烊的标牌。

尽职的网管秦朗正在擦拭柜台,准备拉下铁闸,上楼睡觉。

他本来想动作快些——因为崔雪总是在床上等他回去关灯,但今晚似乎有些不对劲。

眼尖的秦朗一眼瞥见,玻璃门外,有个人双手揣在裤兜里,上身被拉了一半的铁闸门挡住。

秦朗手上擦拭的动作停了,专注地看着那人的行动。

半分钟后,拍铁闸的声音响起。

秦朗快步走到门边,说:“我们已经关门了。”

“我不是顾客,也不是来干坏事的,”那人的声音有些干涩,隔着玻璃门,更显得有些空,“让我进去,我找崔雪。”

秦朗略一皱眉,退到另一边,把铁闸门往上卷起,露出门口。而后回到柜台后边。

那人立刻推门走了进来。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短袖卫衣,下身穿了条九分帆布裤,看打扮像是个年轻人。

“你好,”对方眯起双眼,“你是哪位?”

“……我是这里的新网管,”秦朗不动声色道,“请问,先生您有什么事吗?”

“叫你们老板出来就行,”对方说,“他认得我。”

秦朗狐疑地望了对方一眼。

那人戴着一张浅蓝色的医用口罩,瘦骨嶙峋,眼眶里满是淡红色的血丝,手指细长却苍白,上面布满了旧伤和青色的血管。发丝有些凌乱,一直垂到下颚,软软地散在脸侧。

没什么战斗力。秦朗迅速做出判断,悄悄松了口气,道:“请稍等。”

那人也没回应,随便拉来一张电竞椅,如释重负一般陷了进去,动作熟练之至,就像一个常客——甚至是主人。

对方坐在椅子上转了个角度,见打电话的秦朗一直盯着自己看,轻笑一声,抬手揭了口罩。

秦朗望清那幅五官,登时惊得手一颤,差点松了拿电话的手。

“小秦?”那边,崔雪听他的话戛然而止,诧异地追问了一句。

“……来了个人,说要找你,”秦朗慌忙回话,“你下楼吧。”

那男人撑着椅子扶手,见他模样狼狈,笑得愈发轻佻:“别紧张,崔雪胆子本来就不算大,别把他吓着了。”

“我是他亲哥,叫我崔颍就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