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4.Chapter 024(1 / 1)

蒋小婉相当诚实:“……这个我真的不清楚诶。”

齐林生依然很是和善:“没事。小奕每次死了都会迁怒别人,小婉不要放在心上。”

张嘉弈气得脸上直抽搐:“齐哥你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没帮我架住,我会死吗?!”

“好的好的,”齐林生略带歉意地笑了笑,“这次怪我。”

崔雪冷不丁道:“奕哥自己菜就要怪别人,我要和舒队告状。”

张嘉弈“啊”了一声,扭过头去:“你他妈这么牛逼,咋不自己上啊!?”

秦朗实在是很不想把“幼稚”这个标签拿出来。

但……

你们两个成年男子能不能不要进行小学生式的吵架啊!

这里有一个你们的多年老粉丝啊!超幻灭的!

忽然,趴在齐林生旁边的蒋小婉突然喊了一声:“哇,快救我,我手滑打了一枪……”

下一秒,界面弹出一个击杀提示:

【RA-daisy使用M24击倒了BM-refer】

四人面面相觑。

秦朗第一个反应过来:“齐哥,快补他!”

……

F市的电脑桌前。

岳读浑身是血,慢慢爬到旁边的树木掩体,对麦克风说:“小六过来拉我。”

“路西法,你怎么中枪了?!”对方惊诧道。

“我被发现了。但那边补得不够果断,估计只是神经枪,”岳读脸色有点难看,“但这神经枪的准头也未免太好了一点。”

“还有……都说别再叫路西法了,”他啧了一声,“老大不小了,总这么喊,让我感觉自己还是个中学生。”

“是的refer大神,”对面连忙道,“我会注意的。”

岳读蹲身打药,屏幕后面却绕过来一个仰天大笑的男人:“哈哈哈哈!天啊,岳队,你居然被一个新兵蛋子爆了头!”

“胜败乃兵家常事,”岳读嘴上虽是这么说,但还是下意识问,“谁打的?”

“就是被你们杀了两次的daisy,”对方趴倒他屏幕上,大声嘲笑道,“感觉如何?你刚刚可还是在说人家菜的!”

“……居然是那个daisy?”岳读皱眉,“时轲,滚远点,别挡我视线。”

对方托着脸笑:“岳队,不用这么较真吧,只是一个娱乐赛而已,瞧你紧张兮兮的,你不是都杀了六个了吗?”

“很久没和dash的人对线,”岳读瞥他一眼,“我是个人,自然会紧张。”

“对着羽神和frozen紧张就算了,tempest和gale长期冷板凳,很少同时上场,你可不能拿Dash的普遍套路来对付,”时轲凑到他手边看屏幕,“不过,这场比赛frozen没有上场欸,不知道为什么。”

岳读抬眸:“frozen是我见过最可怕的狙击手,他有他的骄傲,不感兴趣的比赛一般不会出场。”

下一秒,他身旁飞过一串子弹。

岳读蹲在原地,等对面扫射完了,才继续下令,说:“小六,紧跟我,退后。”

对方立刻跑来。

“刚才那些又是怎么回事,”岳读这才评价道,“夕阳红枪法还能来这种场玩?”

“怕不是个人体描边大师。”时轲笑道。

“等等,”岳读忽然听到远处一声枪响,喊道,“有AWM的声音!东边来了空投队,可能是lamy带的那队!小六,别跑了,转向!”

“……啊?!”主播小六一头雾水,在原地愣了两秒。

“转山地啊,”岳读怒道,“呆着等送快递吗?!”

他抱着枪刚趴进一处凹地,屏幕上就显出了击杀通知。

【RA-sunny用R1895击倒了CQ-six666】

【RA-sunny用R1895击杀了CQ-six666】

“……R1895?”蹲在岳读腿边看屏幕的时轲惊呆了,“到后期局居然还有人用左轮?!”

前面的另一个黑镜队员也瞠目结舌地喊道:“我去!还以为啥时候出新狙了,为什么用手.枪啊?”

岳读紧皱眉头:“sunny……是红尘的现任突击手。”

“开局拿平底锅砸死了周昀的那个新人?”时轲道,“这小子有点意思,刚才好像也是他把bolt(童雯)给击倒的。岳队,你怎么看?”

“风格和flame很像,能被frozen选为突击手,自然不会是什么简单的小角色,”岳读道,“你看出来了么?”

“什么?”

“sunny利用AWM的枪声遮掩了左轮的,”岳读说,“左轮在手.枪里声音算大的,他肯定考虑到了这点。”

“听起来也加了消.音器,”时轲说,“细节做得很好。”

岳读眼里出现一丝寒意:“如果真如我预想的那般,我们往后的比赛可就又要多一号强敌了。”

“岳队,别跟我说话,”时轲的声音变严肃了不少,“他朝你这里来了。”

岳读点头。

忽地,他听到自己左手边有脚步的声音,瞬间意识到自己的位置已经暴露,瞬间向后边退了个身位。

下一秒,右边响起几声枪响。岳读措手不及,差点血溅三尺。万幸,他已经练成了条件反射,直接跨前一步。

“是M24的声音,”时轲念叨着,“难道是daisy……”

“糟糕,”岳读大惊,“我被骗了!”

往前躲了一步的他,直直撞上了秦朗的枪口——

【RA-sunny使用S1897击杀了BM-refer】

【排名第3 杀6玩家奖励金币982】

“啧,”岳读露出难堪的神色,把键盘往前一推,长叹了一口气,“我输了。”

“没关系啦,”时轲嘿嘿笑着凑过来给他捏肩,“岳队你老这么较真输赢,会累出毛病的。”

“别咒我。”岳读木然道,“我刚才中计了,gale绕后骗我后退,同时锁死我一边的路;daisy开枪骗我走位,让我动了之后被sunny确认位置。”

“我真傻,真的。”

时轲实在是怕了自家队长这种一言不合就背锅的性格,赶紧说:“这种包围局面本来就破不掉。反正都稳晋级了,下次小心就好。”

“这不一样,”岳读摇头,“daisy鸣枪的时候我就该原地不动。反正她是夕阳红枪法,基本打不中。”

“……万一人家又来神经枪呢,”时轲无奈道,“哪可能每次都算无遗策。队长,你就别纠结了。”

岳读也不反驳,只是认真地切换到了直播视角,专心听起了解说。

郭颖这时正在夸奖秦朗的枪法:“sunny用无瞄具的左轮能击杀两个人,实在相当优秀。”

吴霜也同意了这个说法。

此时,场上只剩下了红尘战队和许音所带的AR战队。

郭颖的声音带着一丝激动:“不知道红尘这回能不能打个开门红,但AR战队已经抢了两个空投,身上的资源比经历了几轮恶战的红尘战队要富足许多。”

“听过战队语音的观众都知道,lamy的指挥是很简单易懂的,”吴霜说,“这点上,他比其他的职业选手有优势。”

“我个人认为,路西法刚才和队友之间的沟通似乎出现了一定的延迟,才会导致他最后陷入单人奋战的窘况。”

被说中了。

时轲望了一眼岳读,担心性格较真的这人会过度无地自容。

万幸,对方抿着嘴良久,道:“不愧是真主freeze。”

聊天框内,和他同队的主播发来了消息,为自己没能马上理解他的指令而深感抱歉。

岳读揉了揉眉心,回了一句“没事,怪我说的不清楚”。

后续的对战里,3打4,其实基本上是没有悬念的——更何况红尘战队里有蒋小婉这种“虚假战力”,实际上相当于秦朗和齐林生二打四。

“sunny和gale的狙都不太行,”岳读眯着眼睛,“有lamy在后面压死的情况下,他们翻不出什么水花。”

结局也如他所料。

在蒋小婉秒倒的情况下,秦朗和齐林生各杀一人之后被击倒。

红尘的首秀之战,最后排在了榜眼。

虽然他们没有吃鸡,但这无疑已经引起了电竞圈内的注意。

所有人都意识到,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

红尘网吧训练室。

蒋小婉被复盘中的舒羽训得头都抬不起来,只能发出“嘤嘤,舒队我错了”“我会努力的”之类的声音。

黑云战纪里,交流区“水晶之枢”的PUBG区里,和今天比赛相关的各种帖子已经飘满了整个首页。

基本都是分成两大类:一个是嘲讽蒋小婉的,还给人送了个奇葩的绰号“菊哥”:

【社会我菊哥,百发百不中】

【一局五倒,只打中一次人,真他妈牛逼】

当然,会被起这绰号,除了她ID叫“daisy”之外,还有另一个更糟糕的原因……

复盘中的岳读,看见自己居然是被击中某个部位而倒地,当场气得满脸通红。甚至没管其他几个大笑出声的队员,咬牙切齿地去厕所用冷水洗脸了。

而另一类,嘲讽的基本是岳读——有了他这个冤大头在前,同场被提前灭了的童雯都少了许多攻击:

【爆菊击杀可还行,路西法这波太惨了】

【路西法这盘怎么回事,后面被红尘几个压着打,怂爆了】

【他最近好像都没什么胜局,别是状态下滑了吧】

本来,红尘战队的几人都在担心蒋小婉会不会压力过大。

结果这傻姑娘,看到帖子一不哭二不闹,第一反应是转过去说:“崔队。”

“嗯?”

“能不能让他们叫我‘菊姐’,”蒋小婉眼睛一眨一眨,“人家是女孩子啦,被喊‘哥’总感觉有点怪。”

崔雪呛得从电竞椅上摔了下去。

下一秒,蒋小婉又看了看屏幕,说:“齐哥,奕哥,你们有路西法大神的联系方式吗?”

“……我们都有加QQ的,”张嘉弈一脸懵逼,“但你这是要去挑衅他吗?”

“是想让你们帮我道歉啦,我哪有那么人渣,”蒋小婉瘪嘴,“也不知道我为啥会打到那种地方。感觉毁了他的清白,特别不好意思。”

齐林生都惊呆了:“你可真是蒂花之秀!”

秦朗坐在一边笑,旁边的崔雪捅了捅他的手肘。

他回过头,见对方平淡的眼神里多了一分赞许:“……打得不错,会有很多人注意到你的。”

“这样保持下去,会有战队来和我要人的,继续加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