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0.Chapter 020(1 / 1)

他隐隐有些失落,却又万分尴尬,不好真把话说出口。毕竟他作为一个男人,要邀请另一个未成年男孩跟自己同床,怎么说也说不过去。尽管他只是单纯想恢复到那天晚上那样——不需要药物也能入睡的状态。

万幸,秦朗虽然心思比较细腻,但并没有把重点放在这些方面。

当晚,崔雪就卷了全副铺盖,直接搬进秦朗的住房。秦朗也自觉地睡到地上。二人相安无事。

躺在床上的崔雪盯着窗外,面对漫天星斗,细细思索着自己搬来的意义究竟何在。

崔雪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揣测秦朗的想法——对方很可能已经对这幅模样的他彻底失望了,或者更多的是厌恶。

越是不敢想,大脑里面的场景就愈发明晰。

负面情绪长期盘踞在他的大脑里,驱之不散,像一窝带了黑色鳞片的毒蛇,在沼地里将他缠绕。下处生出许多长勾刺的荆棘草,将他卷入深渊。

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崔雪输得一败涂地。

崔雪闭着眼试图入睡,却始终觉得有股莫名的情绪压在心口。连自己的心理状态都控制不好,他没来由地觉得难过。

他想起自己似乎是没听见秦朗的呼吸声,抱着侥幸心理小声地问了句“小秦,睡了吗”。

出乎意料,对方很快地回了他:“没呢,我还不太习惯睡地板。崔队,你怎么也没睡?”

“我……习惯了,”崔雪感觉喉咙有点干,“你睡不惯的话,要不……你上来?”

他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一阵布料摩擦的声响过后,秦朗从地上起身,走到床边。崔雪拉开被子,给那人移出一个位置。秦朗把枕头放在他旁边,翻身上去。

没等秦朗拉被子,崔雪已经把自己的半张盖了上去。

秦朗没有抗拒,安抚似地拍拍对方瘦削的肩,说:“睡吧。”

崔雪又小声说:“我口渴。”

他潜台词是自己得下床一趟,但对方显然有误解,伸手到床头柜给他拿了自己的杯子,放到他手边。

崔雪坐起来,快速喝两口就递回去。他意识到自己喝的是对方的杯子,想拿纸巾擦一擦杯口。对方却像是被他叨扰烦了,说:“没事,明早起来一起洗。”

躺回被褥之中,崔雪感到无比惶恐不安。对方却没说什么,只是沉沉昏睡过去。大概是白天舒羽的高压特训实在是太过恐怖,令他无比疲倦。

崔雪拿了十二分的勇气,假装挪了一点位置,贴到对方身前。感觉到脖子上的吐息之后,才安心地沉睡过去,果不其然,一觉到天亮。

……

开幕之后,初赛如期而至。第一场对决的热点就聚集在两家战队的上边。几个人气值能排入各网站游戏区前十名的主播,分到两个队里,一共六人,外加两位核心聚焦人物——使得第一场的直播间人气值高达一千万。(人气值不等于观众数)

能引起这般反响的,首先自然是声名远扬的枫桥战队,许音担任了小分队里的狙击手,赢得了皇帝一般的待遇——三场比赛下来,几乎全程没怎么需要自己翻东西,除了抢夺之外,有得是队友们的上供。拥有同样待遇的,还有黑镜战队的岳读。

岳读,黑镜(Black Mirror)战队的队长兼自由兵。擅长中短距离射击,ID【BM-Refer】。一次在K国比赛的时候被解说员把名字读成了“路西法”,因而在国内多了“黑天使”的称号。

至于为什么叫黑天使……

齐林生指着大屏幕,岳读和另外两个队友正把枪架在岸边,一个队友在船上和另一队正在进行“地中海船神争霸”,结果,还是没能抢到空投。

在解说郭颖的惊呼中,岳读收枪,反手就把几颗雷扔了过去。而后,三人步.枪枪口齐发,开了全自动扫射,船身噼里啪啦挨了几梭子的子弹。

两艘停泊的船直接冒出了黑烟和火焰。

“这是他在比赛之中经常使用的策略,”齐林生用细长的棍子点了点直播中的岳读视角,“路西法本身是自由兵,个人综合能力很强。在比赛后期,他会利用队友作为诱饵,连着对手同时击倒。”

蒋小婉看着两艘船上的五个人飞到空中,化作七只盒子,惊道:“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痛击我的队友?”

“这个陷阱防不胜防,”齐林生没理她的吐槽,“毕竟比赛的时候,我们是看不见角色ID的。若是没有提前准备,很容易把落单的独狼和他家的队友弄混淆。”

“嗯,”张嘉弈补充道,“他几年前刚成为正选的时候,和我们……Dash打过一回,用两个队友换了我们三个人。最后是区哥运气好,带着全队希望苟到了最后。”

秦朗连连点头。手上笔头不停,满满记了一整页。

舒羽道:“岳读带着黑镜从一个普通市队成为全国排名前十的大战队,是个全能型选手,相当不容易。一定要说他本人有什么明显的短板,大概是自信过度,偶尔会出现决策过于果断的情况。”

“各位前辈,”秦朗一边记一边问,“你们在比赛中会提前预判每一拨新对手的身份吗?”

“当然,”张嘉弈不假思索道,“你必须对每一个对手了如指掌。否则,如果他认出了你,而你没能认出他,他会针对你的一切短板来下手。”

“我们现在不比正式的队伍,没有专业的指导团队和我们一起分析对手的实力,”舒羽揉了揉眉心,“我……也还没做过专业的教练,甚至有一段时间没关注圈子,恐怕以后会困难重重。”

“没关系,”秦朗诚恳道,“舒队,我们相信你。”

舒羽笑着拍了拍他的脑袋,说:“就喜欢你这种嘴甜的后辈。”

秦朗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转移话题道:“之前在崔队的直播间里看见了堡主,舒队觉得他是什么样类型的选手?”

“铁剑战队的队长兼狙击手,自然不容小觑,”舒羽道,“之所以牧南天的绰号叫‘堡主’,除了他的英文ID之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就是他在团队里的堡垒作用。”

“只论给队友架枪这一块,他水平和你崔队是不相上下的。尤其是在铁剑这种老牌队伍的熏陶之下,他对地形的计算能力会更加强悍,所以特别擅长守高地。”

“一旦遇到的是他,就千万不能把有利地形让出去。”

“外界对堡主的评价普遍称他是个优秀的驻地人员,打法比较偏向防御向,”秦朗翻了翻自己的笔记,问,“是这样的吗?”

“不全对,”舒羽在Y城画了个圈,说,“牧南天确实擅长守阵地,但他夺取阵地时的打法是颇具攻击性的。只不过他在高地的统辖力确实很强大,才会令外行有所误解。”

“和岳读相反,他基本不会让战队减员。喜欢以点破面,全线冲锋的战术。”

秦朗点头。

“小秦以前做的工作还挺多的,”张嘉弈笑道,“果然磨刀不误砍柴工,点拨起来特别快。小婉,你跟你秦哥学点东西,借他笔记去抄。”

没有回应。

“小婉?”张嘉弈回头看了一眼,见蒋小婉大张着嘴,眼神一片迷茫,无奈得笑了出来,“瞧你这样,跟个痴呆似的。”

“我这个外行简直像在听天书,”蒋小婉欲哭无泪,“我坐在这里的意义是什么呢?”

舒羽白了她一眼,从包里抽出一沓文件,拍在她面前,说:“赶紧看完。我昨晚为你专门跑出去打印。圈起来的重点一定要熟记,明天考你。”

“不过怎么办哇……”被拉上贼船的蒋小婉万分委屈。

“不过就不让吃饭,”舒羽瞥了瘦小的她一眼,“是谁昨天在训练之前还在门口和朋友打电话,说自己胖了的?”

蒋小婉无比崩溃:“舒队你竟然偷听?这一点都不正人君子,你在我心里英明神武的形象全垮了!”

舒羽对此只是呵呵了一声。

齐林生掩着嘴轻笑:“都是为你好。反正,今天的解说暂时告一段落。我去替一下崔队的班,让他睡个午觉。”

“诶对了,”他突然看向秦朗,“崔队昨天晚上怎么搬到你房间了?”

“他说他房间没装空调,”秦朗回答,“我想我那里位置也还够,就问他来不来。”

那头的张嘉弈攥着围裙裙摆,懵了懵:“……他房间有空调啊!”

拆台来得太急太快。

“……啊?”秦朗瞠目结舌,“那他可能是不想和猫睡?”

“他啥时候这么龟毛过,”张嘉弈皱眉,“要是真不想,他早几百年就能把曹关张那仨小子赶到猫窝里。那三个对他言听计从得要命,不会管不动的。”

齐林生轻咳两声,不动声色地对张嘉弈使了个眼色,笑着说:“崔队房间里那空调几天前坏了,还没让人来修。”

他在桌面下捅了捅刚想说话的舒羽,道:“小秦,就麻烦你一段时间,让崔队暂时在你那吧。”

秦朗合上笔记本,点头:“我义不容辞。”

舒羽看了眼齐林生,对方转过去和他对视,笑得人畜无害。他禁不住抽搐嘴角,心想,这厮居然是个这么心机深厚的人?

以前坐一起的时候,这人面上总是嘻嘻哈哈的,还真看不出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