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7.Chapter 017(1 / 1)

当秦朗做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从门外走进来,所有的朦胧与未知都变成了心照不宣。

秦朗从来不敢低估崔雪的敏锐度,只看到那人的眼神,就确认对方已经发现他知道自己有特殊状况了。

当然,就这样也不算太糟糕。短期之内,崔雪很难再找到别的机会来捣鼓这些有的没的——秦朗在白天已经查过了相关的讯息和资料,也没来由地相信,只要崔雪一天没有死,这个问题就一定能得到解决。

这样温柔的人,一定不会舍得让身边的人难过。

秦朗笑着拍他的肩,说:“睡吧,我已经扔了。昨晚你睡得很好,大家都挺高兴的。”

“嗯,”崔雪点头,低头开始脱衣服,“倒是你,别抱着我睡。太热了。还有,别笑得跟朵大力菊一样,看着奇怪。”

秦朗的笑脸僵在脸上:“明明是崔队你先投怀送抱,现在倒反过来冤枉我了?”

而且……你是还要裸睡吗?!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崔雪掩着嘴,把上衣和短裤放到床尾,轻咳道:“不聊了,睡吧。”

秦朗见他好歹还留了一条内裤,便也收了表情,点头,回身关灯,躺在对方的身侧。

他的确是累了,不过十分钟,就从崔雪背后传出了一串呼吸声。

崔雪背对着那人,死死捂住胸口。有一颗逐渐升温的心脏,在缓慢复苏着。

裸睡居然还能这么热……他大脑有些昏沉。但仅存的理智警告他,绝对不能像平时那样,把最后一条都脱掉。

他觉得自己已经疯了,对于秦朗这难得的“强势”,竟然生出一丝心悸。没有一点被冒犯的感觉。

要知道,这件事情,即使是张嘉弈和齐林生上门劝说,他都从来没给过好脸色。仿佛未愈合的伤口鲜血淋漓地被撕开在外人的面前,受到全部人的评头论足。

连自己的心情都控制不好,哪里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

崔雪胸口像是被钝刀磨了几下,刺痛传遍全身。

秦朗的应对方式是他前所未闻的。这人的心思很细腻,虽然年纪小,却相当会体谅他人。

当崔雪意识到自己已经躺了很久,一亮手机屏幕,居然已经过去了接近两个小时之后,他陷入了一阵混乱。

他……他居然想着秦朗的好,想了这么长的时间?!

可能是头一回遇到跟自己这么投缘的人吧,能和这样的人做朋友真是太好了。

崔雪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入睡,盯着天空默默数起了绵羊。数到第520只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坐了起来。

他翻身下床,把之前那盒停用的药翻出来,摆成了三分之一小片,丢进桌上的凉水里,一饮而尽,缩回了被窝。

于是,在凌晨五点的时候,崔雪的房间传出一声巨响。秦朗发出一声惨叫,捂着被蹬了一脚的小腹,坐在地上缓了五分钟才清醒。

崔雪那骇人的睡姿又华丽出场了。

秦朗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才劝动自己说不要和偶像起冲突,遇到这样的槽心事,一定是自己没有像昨天那样把人抱着睡的错。

睡意彻底没了,秦朗拖着困倦的身体,去楼下又一次看见了张嘉弈。

张嘉弈听他说完缘由,毫无同情心地笑了起来。

“同是天涯沦落人,”对方说,“总算也让你体验到不一样的队内文化了。”

他能怎么办呢,秦朗哭丧着脸,他也很绝望啊。说不得,又骂不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张嘉弈忍俊不禁:“他很给你面子了。以前出门旅游跟我挤一张床,硬是什么都不肯穿。”

秦朗苦笑:“崔队要是连打底那条都不肯,那可真是要把我吓跑了……不过,我现在也睡不了。”

“睡不了就别睡了,”张嘉弈往座位旁边指了指,“来。在疲倦状态进行比赛,也是训练内容的重要一部分。你就当提前体验了吧。”

……并不是很想以这种方式进行体验。

秦朗面无表情,甚至想利用起床气的理由打人。不过,鉴于他又怂又软,这股无名火就只能传达给游戏中无辜的对手了。

崔雪成功地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往窗外一看,外面的场景令他当即揉了揉眼睛。

舒羽站在窗户旁边指挥,秦朗给另外几位工人提供帮手,把几块很大的顶棚板从一楼直接推上二楼的阳台。

连外衣都没来得及换,崔雪直接踩着拖鞋,穿着临时换上,佯装睡衣的旧衣服去了阳台,问:“这是什么?”

“我早上起来找了人,临时在这里搭个集装房,”舒羽说,“明天把电线拉上,就是小型的独立训练室。我还会把带来的投影机装在这里,方便战后复盘。”

崔雪目瞪口呆:“……不愧是舒队。”

“我还弄了三个床位,”舒羽道,“小齐那房间真是太吵了,我完全睡不着。打算和他一起搬到这边来。”

“噢,还有小秦。你那狗窝位置小的很,总不能让别人继续跟你挤。毕竟他还在长身体,睡宽一点的地方比较好。”

崔雪点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却没来由地有些失落:“……噢,是该分开的。”

舒羽调侃道:“你这话听着像是在说给自己听啊。”

崔雪沉默,没有吭声。

舒羽倒不是很会在这些方面下功夫,听崔雪说什么便是什么,也没深究。走开来继续去指挥了。崔雪看了一圈,确认自己没什么地方可以帮得上忙,就转身回去换衣服,最后居然神叨叨地翻了一条毛巾出来。

站在远处的舒羽,见崔雪又悄悄踱步出来,走到额上冒汗的秦朗身边,往人手里塞毛巾,说:“擦一擦。”

舒羽:……

迟钝如他,也算看出了有什么东西似乎不太对劲。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