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5.Chapter 015(1 / 1)

秦朗的心脏像跌到深谷的底端,布了一层阴霾。

他突然能够理解崔雪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毕竟,无论是什么东西,但凡在暗无天日的地方被流水冲击了几百万回,终将是会被打磨到失去一切菱角的。

舒羽沉重道:“我们作为局外人,也没资格给这事定性。但不论如何,如果没有这个契机,他不一定就会成为Dash有史以来最优秀的狙击手。”

秦朗凑过去,小声地把张嘉弈和他说的话转达过去。

舒羽头上青筋暴起,压着声音怒骂:“这臭傻逼,倒腾自个儿有个屁用。”

“小秦,这个任务给你,”舒羽又说,“我们几个和他太熟了,劝他也没用。”

秦朗沉默地接受了任命。

舒羽的手机屏幕一亮,他视线一扫,说:“走,去吃饭。”

到了阳台上的饭桌,见到万年掌厨的齐林生居然已经待在了座位上,周边的一群猫咪远远跑开,蹲在一排塑料食盆面前吃猫饭。

“崔队做的菜,”张嘉弈道,“他说舒队你来了,他破例给齐哥放一次厨假。”

“厨假是个什么玩意儿,”舒羽哭笑不得,“小齐,你真不容易。”

“好歹放了一天,”齐林生对他做剪刀手,“去年还无休呢。”

“啧,”崔雪的声音从后面响起,“齐哥又告我状,真小人,天天打报告。”

秦朗看过去,那人戴了顶厨师帽,把头发都拢了进去。看见他视线,解释道:“你奕哥说,如果让他在菜里看到一根头发,就把我拖出去揍一顿。”

舒羽皱眉:“小奕,你老毛病什么时候能治治?为什么找不着对象,心里没点数吗?”

在场的几条单身狗同时安静了。

崔雪头一个破了这个尴尬,将尴尬集中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对了,小秦你还没回答我,你谈过女朋友吗?”

秦朗一阵窘迫,说:“没有。”

见崔雪点头,张嘉弈诧异道:“崔队,你为什么要关心小秦的感情状况?”

半分钟后,石破天惊。

舒羽:щ(゜ロ゜щ)!!!

齐林生:(0ω0)???

张嘉弈:(=д=)……

崔雪把做好的一盆酸菜鱼放在桌上,浇了热油:“……我只是随口这么一问,你们这算什么表情?”

“怪我,”舒羽主动背锅,“你们听说过布莱顿吗?”

秦朗,崔雪和张嘉弈摇头。

齐林生惊讶道:“布莱顿是英国的南部海滨城市,每年八月份好像是有个同性恋大游.行……舒队,你住那边?”

舒羽虚弱道:“我在那头工作。每次去市中心和海边都会被……惊吓到。”

齐林生掩着嘴笑:“怎么样,有没有被感染一下啊?”

舒羽摇头:“免了。虽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自己上阵的话还是感觉很奇怪……”

崔雪坐在一边,安静地给旁边的秦朗打了一汤勺的鱼。秦朗连忙拿碗去接,笑着和对方道谢。猛然被对方的笑刺了刺,崔雪心里升起隐秘的雀跃,也向他回了个微笑。

秦朗一口咬下去,发现崔雪用的不是草鱼,皖鱼这些传统品种,而选的是无刺的巴沙鱼,口感比较软糯。他没想到崔雪的厨艺居然还挺不错,比不上大酒店里的排场,倒也算家常级的优秀。

“好吃吗?”崔雪在旁边问他。

秦朗连连点头,又主动请缨:“挺好的。崔队,等会我帮你洗碗。”

崔雪看着那人进食,两个小时前刚起床的空虚似乎又被什么填补了起来。隐约回想起昨晚的安逸,他无法自制地想起那种感觉。

不愧是我的快乐源泉。

他看得有些入神,甚至没有来得及低头去看那几只窝在下边,舔他小腿的猫。

秦朗很快吃了一整碗,往前一伸:“我去添饭。”

“留点肚子喝汤。”崔雪望着他离开的背影,说。

另一边,舒羽还在和张嘉弈聊天,齐林生拿着一罐冰可乐,脸上笑着,悄悄注视崔雪,有了些自己的猜测。

看破不说破,他向来准则如此。

晚饭时间很快结束,除了舒羽不能搬动重物之外,几人通力合作将场地清空。

阳台外的天色由亮转暗,直至雾霭与云层搅成浑浊的涌流,在空中铺出一块混沌的黑幕。城中村里是几乎没有路灯的,走个夜路都要察着月光洒落的方向。

秦朗站在阳台往下看。

忽地,一对黄澄澄的幽光,像两盏探照灯,猛然映入他的视野之中。那是只深褐色的缅甸猫,三角形的脸,短鼻高颧骨,优雅地落在通风口上,对他侧目而视。

“崔队,”他回身喊人,“有只缅甸猫站在通风口上!”

崔雪抱着奶牛猫张飞踱过去,往下一看:“哦,‘蒋干’!”

他只喊了一声,那猫便从下边顺着管道向上飞奔而来,一个跨步,往这边扑来。秦朗下意识伸手去接,恰好接住。

那猫窝在他的手上,奶声奶气地喵了一声。

“它挺喜欢你的,是不是你们之前见过?”崔雪展现了他猫语专八的功力,“这货喜欢被人搓脸,你捏一捏。”

秦朗一边揉一边说:“没有见过吧。”

“不一定,”崔雪问,“你来那天是不是洗澡了?这色胚喜欢蹲在厕所外面那条通风管偷看,肯定是迷上了你的身材。”

秦朗知道自己被猫视奸,心情万分复杂。

舒羽从那边走过来,拍了一下崔雪的肩膀,说:“我打算把你阳台给改了……这么大的空位,差不多三四十平,空着养猫很亏。”

“反正是舒队你出钱,我无所谓。”崔雪嘴上回着,怀里的张飞却嗷一声伸出利爪,在舒羽的手臂上留了个道道。

舒羽面如土色:“次奥,你拿远点,这些小畜生从来就不亲我。”

崔雪连忙意思意思地拍了拍猫的臀肉,说:“反了你了,敢打我舒队。”

秦朗在旁边笑得不能自已。

“还有两周,比赛就正式开始,”舒羽道,“小秦你下楼,让我看看你水准。”

秦朗想起还有这茬,连忙把缅甸猫蒋干往地上一放,跟在舒羽背后小跑着下楼。张嘉弈已经给他们开好了实验室的灯光。

秦朗单人四排,进入比赛,背着伞从学校降落。

舒羽把游戏声效调到最大,响彻整个训练室。

这把,秦朗起手的运气很不错,两分钟不到,直接摸了把AKM,装弹。

舒羽先是不开口,静静看着他操作,脸上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过了十多秒,问:“现在有什么计划?”

秦朗愣了愣,说:“想清掉对面宿舍楼的人。”

“你左边走廊有两个伏地魔,”舒羽道,“听见了么?”

秦朗被他这么一问,都快怀疑自己是聋子了:“只……只听到是有人。”

舒羽面不改色:“在游戏里面,光脚和穿鞋跑步的声音不一样。”

“我考你一下,这两种脚步哪个声音大?”

秦朗沉吟一阵,道:“在水泥、沥青、泥地、草地以及金属面上,光脚比穿鞋的声音小;如果是在沙地、以及木板楼层,就是反过来。”

“细节要注意起来,”舒羽往前面的屏幕上指,“你现在没有人陪你辅助突击,也没人给你在背后架枪,整医疗。一定要做足万全准备再出发,速度要快,出手要准。”

秦朗连忙点头应是。

“行,”舒羽道,“让我看看你的进攻。按照我前面的预估,对面楼藏着两个队。”

“你把头盔摘了,直接过去。限你2分钟,全部解决掉,一个都别让跑了。”

秦朗手心直出汗,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但颤抖的手腕还是暴露了他的慌张。舒羽看在眼里,也没有出声。秦朗抱着枪,清了路上一个手无寸铁的倒霉蛋,捡了块平底锅挡在身后,避开窗户能狙击到的角度,朝那头走位。

一番激战过后,秦朗解决了6个人,但在和第7人贴面遭遇之后,不幸被身后的冷枪放倒。

游戏失败。

秦朗紧张地望向舒羽,对方脸上依旧没有动静,甚至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改变。这样的认知令他更加手忙脚乱。

“开下一局,”舒羽只是淡淡地说,给他抽了张纸巾,“拿着垫在手心,否则等会鼠标要进水了。”

秦朗感觉对方可能在努力开玩笑,但他却一分想笑的心思都没有。

下一局开始,秦朗这回跳了Y城,落地搜了半圈,竟是没找着一把步.枪。只拿了二级的防具,才从已经拿到枪的对手面前逃脱,找到了一把S12K,连子弹都没多少。

舒羽看了一眼:“你刚才落的点不好,偏了最高位,这样不行。”

“拿好你的枪,去把对面三层公寓楼的人灭了,限1分钟。”

秦朗:“好……好。”

“先回答我,”舒羽道,“那边几个人?”

秦朗有了经验:“两个吧,声音不同。”

“错了,”舒羽冷着脸,“频率不对。楼下有两个,二楼有一个。是同队的。”

在舒羽层出不穷的考题之下,秦朗勉强撑了两个圈,最终还是倒在了第三次——对方居然让他拿了把98k配八倍镜,远程狙击拿着AWM的空投队?!

如此往枪眼上撞的事情,他可真的没做过。

“突击只是突击手的主要任务,”舒羽看着秦朗的屏幕变成黑白,“在你是突击手之前,首先你的目的是胜利。”

“赛场上什么突发情况都会出现,”他说,“你要有最糟糕的打算,比如队友全祭天了,只剩你一个。为了胜利,无论多恶劣的对局,你都不能退缩,或者试图想别的方法来改变战况。”

“毕竟,路人局里面,没人有心思去研究你的风格,你的短板就不会暴露得很快,”舒羽总结道,“你的短板就是个人风格过于强烈,很容易被认出身份,从而被进行针对性集火。”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