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14.Chapter 014(1 / 1)

齐林生果然是很了解舒羽,面对那人间歇性的一惊一乍,丝毫不被影响,淡定地讲起了目前的需求。

反而是崔雪这个提出要求的人一直缩在秦朗身侧,听着舒羽,齐林生和后面走进来的张嘉弈交流。

秦朗也差不多看出来了,舒羽就是个很豪爽的人,做事雷厉风行,直接提出说要在这里住下。

齐林生苦笑了一下:“舒队,没有多的地方了,你只能跟我挤一挤。”

“无所谓,”舒羽道,“我近期就想办法暂时解决场地的问题,你们什么都不用想,安心练习就好。”

“崔雪。”他突然喝道。

崔雪一个激灵:“嗯……嗯,我在!”

“你振作精神,不许偷懒,”舒羽扫了他一眼,“沉浸了两年多的路人局,你怕是连竞赛意识都消磨没了。”

“好。”崔雪点头。

“嗯,还有这个,”舒羽看了眼秦朗,“名字叫什么?我一下子没记住。”

“您叫我小秦就好。”

“小秦,”舒羽看他一眼,“既然你坐在这里,我就会把你当成和他们一样的队员。我今晚会看看你的能力。”

崔雪道:“我看过了,他意识可以的。”

舒羽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在和你说话么?净知道插嘴,你带过新人?”

崔雪乖乖闭上了嘴,不敢出声。

齐林生和张嘉弈也不敢替他撑场。

秦朗也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心里忐忑不安,生怕自己到时候一个发挥不好,给崔雪下了面子。

舒羽一眼就能猜出他心中所想:“别这么看着我。我没那么不人道,会有一定的容错率。”

秦朗这才舒了一口气。

他胆子不算大,就怕被对方盯着盯着手抖。

舒羽不是个喜欢长篇大论的人,基本都是在提问,而后听齐林生和张嘉弈汇报自己的训练情况,并针对性地提出了问题。

秦朗由衷地想,要是这人当初没有手伤,恐怕Dash的神话也不会终结得如此猝不及防。

三人聊得倒是进行,齐林生提出说晚上来简单聚个餐。舒羽也点头应允了,往那人手里塞了几百块钱,说是买菜,实则补贴。

说做就做,另外两人马上出了门,崔雪跑得更快,几乎是挤在他俩之前冲出的训练室大门,把全程没敢怎么接话的秦朗留在了原位。

舒羽看了看秦朗,说:“你一直缩在后边,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舒队,现在做的是什么工作?”秦朗问。

“我退役之后,去了英国留学,”舒羽道,“我母亲是一位美丽的英国女士。她建议我攻读那边的电子竞技管理专业。去年刚毕业,就在一个训练营做助教。”

难怪……秦朗暗暗想。舒羽的相貌较大部分国人更立体些,眉宇轩昂,很是上镜。原来是混血儿。

在他更小一些的时候,镇上的网吧贴着舒羽的海报,偶尔还能看到有好事者,用中性笔在他脸上涂爱心。

舒羽简单地询问了秦朗的个人信息,得知对方即将成年,有些感慨:“你该早进青训营的。”

“或者向你崔队学学,直接空降。”

秦朗万分好奇:“其实崔队当初是怎么……做到直接成为正选的。”

舒羽挑眉,看了一眼崔雪,笑着说:“崔雪当年没现在这么安分,是个特别狂的小子。仗着一肚子莫名其妙的自信,直接找上总部,在门口拉了保安说要见我。”

还有这等秘辛?

见秦朗颇感兴趣,舒羽也不瞒他:“当然,崔雪确实有两把刷子,直说也不怕他骄傲,他是我见过最有前途的选手。在不懂任何理论的前提下,纯靠自己手搓,创出了不少只有他自己才玩得来的技巧。”

“保安后来跟我说,这小子来了之后口气很大,说见不到我就不肯走。他本来想强行把人拖出去,恰好那天我有事,从外面进来,见这俩在门口说理。心血来潮,凑过去看了一眼……”

那时的崔雪还没过16岁生日,身上穿得破破烂烂,脚上穿着拖鞋,一副来乞讨的模样。

舒羽看得一阵心疼,走过去,好说歹说,让保安把人放了。

小孩对他的脸视若无睹:“我要找舒羽队长!”

刚满19岁的舒羽感觉一阵好笑:“你找他干什么?”

“我要找他自荐,”小孩说得煞有介事,一脸镇定道,“我想当队里的狙击手,我觉得我比周哲厉害。”

舒羽当即嗤笑出声:“那你就去报我们青训营呗,主队怎么也轮不着你这小屁孩踏足。赶紧回去吧。”

崔雪却死死拉住他手臂,拼命摇晃,眼里还挂着水雾:“不!我不能走,青训营没有钱,我要拿工资,这是我唯一会做的事情!”

“求求你,让我见舒羽大神一面,我会证明给他看的!”

舒羽满头问号,直觉想着小孩可能有点苦衷,觉得这么有胆量的人,确实也该给个机会。于是跟前台报了个信,带着人坐电梯去到楼上的训练室。

崔雪对他感激涕零:“太感谢你了!你是队里的人吗?我想和你做队友。”

电梯门开,舒羽把肩上的队服展开一披,背后印着一串ID“DA-Flame”。

“我就是舒羽。”他看着目瞪口呆的小孩,得意洋洋道。

十分钟后,Dash的所有成员都围在了训练室,最里面的两台电脑坐着两个人。

崔雪和周哲。

舒羽向周泽转达了崔雪要挑战他的想法,周泽也觉得稀奇,表示不论输赢与否,他都会尽量让那孩子展现一下目前已有的实力。若真是个可塑之才,破例直接录入青训营也不无可能。

但结果令所有人都震惊。

崔雪拿了个队内的高分段训练号,与周哲双排了三场,各自架枪走位,互抢人头。

然后,崔雪几乎以碾压性的优势获得了3:0的分数。

其他人万分震惊,纷纷安慰周哲,调侃“你这水也放太大了”。

但包括周哲本人在内的主力几人,都沉默了,

倒真不是周哲弱——当年CSGO赛季里,周哲作为队内的王牌狙击手,也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

只不过,周哲入队年头有些久了,在转到PUBG后的两个月,更有一只手不慎旧伤复发,严重影响了续航发挥,敏感度也大不如前。

但崔雪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能做到这种程度,很算是前无古人了。

把崔雪安置在隔壁的休息室,舒羽神情严肃地在队内开了个短会,全盘分析了崔雪在的表现。

一小时后,在休息室睡着的崔雪被人喊醒,他看了一眼,是舒羽。对方站在门口,挥手让他过去:“你过来,跟我排一场。”

崔雪瞪大了眼睛,紧张得双手发抖,全身冒冷汗,硬着头皮去了。

事实证明,他对自己实力的预估非常正确——他的人头数被舒羽硬生生压成乐零蛋。

崔雪盯着屏幕,大脑一片空白,等着被直接辞出,或是被劝进青训营,连自己拒绝的说辞都想好了。

下一秒,舒羽说:“行了,你被我们录用了。小屁孩,把你的身份证交出来。”

听完全程,秦朗相当吃惊地望了崔雪一眼。

崔雪脸上有点不自在,小声说:“我当时有这个需求,也不知道怎么就脑子一抽,壮起胆就去了。”

秦朗倒是万分钦佩。毕竟这种“壮举”,他想都想不到。

从舒羽的叙述中,他倒是侧面感受到了崔雪曾经的“狂”。

舒羽等着他慢慢消化,才说:“我刚才留意了一下,感觉崔雪对你印象挺好。这很难得,他向来不会讲话,以前开始就讨嫌,让人操心。”

“你跟他接触之后,对他印象如何?”

秦朗仔细斟酌了一下用词,说:“舒队,其实你们……这几年退役之后,交流还多吗?”

舒羽坦诚地摇头:“我知道他怕我,很多东西藏着掖着不敢讲。去年的时候找过我一次,是借钱,借的数目还不小。看他这状态,短期内大概是还不上的——当然,我也没想着要他还。”

“借钱?”秦朗万分诧异,“我最好奇的就是这个,感觉他本来就不像大手大脚的人,为什么会如此……囊中羞涩?”

舒羽盯着他看了一眼,确认这人是真心在问还是顺嘴的八卦——还好,秦朗眼里的担忧显而易见。

沉着目光想了想,舒羽开口道:“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应该不会太避讳这种事情。”

“我以前就听崔雪说,他父亲是网吧的老板,身体状况一直很糟糕,每日都要靠高昂的进口药吊命,”舒羽说,“这就是他最开始独自来到战队的原因。”

秦朗很吃惊;“他……他的其他家里人呢?我听他说自己还有位兄长来着,不应该会……”

舒羽侧着头思考:“既然他这个都跟你讲了,看来是不怕别人跟你提。”

“在崔雪差不多十岁的时候,他的父母就离异了。他和他哥分别被法院判给了父母双方。两人分隔两地,虽然私下关系不错,但崔雪的母亲并不允许他们兄弟来往。”

“所以,”秦朗暗暗在心中算了一下时间,“到现在为止,老先生一直病了接近六年?”

舒羽摇头:“准确来说是五年。”

“今年年初的时候,他父亲就离世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