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9.Chapter 009(1 / 1)

“该,”齐林生笑着给蒋小婉让班,“幸亏我的日常练习没停过。”

“而且,你别走,我给你看个东西。”

“看什么?”

“论坛。”

张嘉弈的步伐顿住,回身扑到电脑前。

流银江汀,是大型游戏论坛“黑云战纪”中的专业选手分区,只有注册在案的行业人员拥有登录的账号。其赛事版块、技术板块、八卦(划掉)交流板块都是职业选手常年混迹的大本营。这时,一个标红的帖子已经被顶上了PUBG板块畅聊栏目的首页最高处。发帖人正是枫桥战队的现任队长许音。

“求鉴定,这种操作是哪家的选手?”

点进去一看,主楼是一段视频——从崔雪在P城击杀褚珞,与队友交谈到最后开三蹦子摔死为结束。

常年佛系的交流论坛中,突然像是有一滴水掉进了油锅,反响异常热烈。

几乎每刷新一次,下边就会多出十多条回复。

1l:lamy大神真身发帖,前排合影留念!

2l:楼上手速太可怕,难道是泰迪战队的bolt……

3l:你们能不能在意一下音皇的问题啊?

前3楼明显都在跑题,从4楼开始才出现了一个正常回答问题的:

“视频看完了,那个狙击手绝对是个老鸟。前面那枪特别果断,稳准狠,不像是碰运气的。尤其后面开蹦蹦的水平,在职业选手里面都算排前列。”

“细数一下载具开得特别好的大神狙击手,在役的话应该是rufer和castle。”

5楼直接出现了一个固马,正是上一楼提到的rufer:

“反对楼上,我虽然摩托开得勉强凑合,但三蹦子这种玩意儿基本不敢碰。”

“同时,我个人也不觉得是堡主(castle)。他玩□□惯了,这种意识,一看就是拉栓狙大手。”

“建议lamy你可以往退役的大佬那边思考。”

6l:卧槽,不愧是音皇,直接把路西法炸出来了。

7l:附议附议,大神排场就是和我等萌新不同。

……

齐林生没再敢看下去,关了网页,和张嘉弈对视两秒:

“这,这下完了。”

张嘉弈面如土色,但还是嘴硬着说:“反正,许音等会把电话那段截出来,傻子都会知道答案了。”

齐林生还是有些担忧,坐在高脚凳上按F5刷新论坛,想看看最新的进程。

首页的一条新帖子却吸引了他的目光:“问点今年线上选拔赛的问题。”

这话问得没头没尾,像极了某人的风格。

齐林生抱着唯一一丝希望点开发帖人的头像,结果那儿明晃晃地标着“号龄5年”,昵称“frozen”

“呃,首先求个报名通道的传送门。然后再问,战队信息那栏要填什么?”

下边回复的倒是很快——

1l:伸手党请原地爆炸。

2l:楼主是哪个队出来的傻逼……本身都是职业级了,还去打这种低端比赛?

楼主很快在3楼回复:

“前两楼磕炮仗了?会说人话么。”

“线上赛奖金挺多的,还能打知名度,怎么就不能参加了?”

4楼倒算是善良地给了答案:

“……楼主,你是活在上个世纪的老古董吗?线上赛从前年开始就没有职业战队参加了。”

“当时dash出事故后,线上赛的主赞助直接跑路了,没人敢接这个摊子,剩下的几个赞助商就把它弄成民间散队的比赛,用来捞金。”

楼主在5l迅速回应:“哦,这样。那现在新队出头都是参的什么赛?”

6l:lz你哪个队的啊,战队经理没说的吗?

7l:估计是又有青训营小杂鱼在想入非非……醒醒,你们复制不了某人的路。

楼主倒是坦诚:“我是退役的,现在自己开了个队捧新人。真没有好人能告诉一声吗?”

齐林生和张嘉弈不约而同地捂脸,引得旁边的蒋小婉都看向他俩。

到8楼开始,总算有一个清醒的人发现了盲点:

“我……我靠,我点开了楼主的资料卡……”

“飞雪大神……是你吗……”

9l:我的妈……点进来看见主楼本来想直接开嘲,直到我看见八楼。

10l:…………大哥二哥健在否?

11l:uiwearhy9p74gtipyuweb?????(吓得我都脸滚键盘了)

崔雪倒是平和地继续回:“所以,有人回答我问题吗?”

今日的流银江汀注定不会平静。

仅仅过了一分钟,首页就多出了四五条新帖:

【音皇和堡主猜对了,真的是雪神,点进来看证据】

【李涛(理性讨论)今天为什么这么多某人的炒作帖】

【新人科普贴:作逼狙神飞雪的相关事迹】

【我操,训练刚结束打开论坛,飞雪要复出了????】

……

血雨腥风中,崔雪面无表情地刷新着面前的帖子,依旧没等到有用的回复。指尖烦躁地叩击着桌面,他拧过头去,看见秦朗在专心致志地研究着一个移动训练,心情顿时一松。

似乎是察觉到他的目光,秦朗按了暂停键,回头一笑:“我做得怎么样?”

“我没看。”崔雪保持着面上的毫无波澜。

秦朗的微笑僵在脸上:“……哦。”

崔雪见他一脸难以形容,忍不住轻笑出声:“逗你玩的,我有看。你按键姿势不太对,应该调整调整。”

他伸手过去,把秦朗的键盘转了个角度,说:“你自己摆一摆。最好能把小臂全放在桌上。”

秦朗看着那人把指腹贴上自己的手背,厚茧的触感从神经末梢传到他的大脑,震荡他的心脏。

见他发愣,崔雪转过头去,问:“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秦朗摇头否认。

崔雪停了停,笑着说:“我觉得,你发呆想事情的样子特别好玩。”

“哈?”

“你看电脑的时候特别专注,”崔雪说,“我挺喜欢你这样的,有够无忧无虑。”

秦朗:“……行,你是队长,你说什么都对。”

“这样,”崔雪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屏幕,说,“刚刚我查了查新线上赛的规则,摆在眼前的有个问题——旧时的‘PUBG职业选拔赛’分成了两个模式的选:内选和外选。”

“原来的,是以选拔职业选手为主的赛事,一般来说,赛队会派正式人员带青训营的后辈参加。光是海选那块就能刷掉九成的人。而现在则区分得更加严格。内选只能由注册的选手和学员参与,外行路人团体和不入流的区域小队会走另一个模式。”

秦朗的手指在桌上蜷动。

崔雪闭上眼睛:“就是说,你现在要走职业队这条路,如果不是走科班,只能是拉下身段开个直播,然后百无聊赖地虐个菜,但这样很不好,因为直播过多会被猜出战术意识,容易被针对性研究,往后的路子很难走。所以,我可能得提前找人把你送进青训营去……”

“要什么东西,你列个表,我们帮你收拾收拾。”

秦朗憋了一会,在原处组织了十多秒的语言,才又问:“那……那我这就走了,你以后怎么办?”

“继续留在网吧,然后……就这样放弃你喜欢的职业吗?”

训练室里的灯光并不明亮——劣质led灯闪动的频率不高,脆弱得仿佛被一掐就断。

“别靠我这么近,你以为演肥皂剧呢,”崔雪把他靠得过近的脸往前推了十多厘米,说,“现实眼前无理想。”

“今年的青训营招生还有两个月开始,我可不想让当年舒队看好的新人就这样打道回府。就是这样而已。”

秦朗感觉自己胸口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一口气都喘不过来。

“……你真的是这样想的吗?”他最后说,“就这样彻底离开电竞圈,你心甘情愿?”

崔雪看了一阵论坛,没有说话,大抵是想糊弄过去。过了一会儿,他偷偷用余光扫了身侧一眼,结果发现秦朗依旧盯着他不放。

崔雪长叹一声:“别这样,真的。别对我有奇怪的误解,好吧?”

“你明明说过的,”秦朗望着他,“4年前的中国区邀请赛,Dash战队拿了亚军,你在发布会上说,只要你的手还能动,你就会把一生都献给电子竞技。”

崔雪大窘,抬手捂脸:“我去,这么羞耻的台词,你怎么记这么清楚?!”

“……你自己不也是记得很清楚么。”秦朗面无表情。

崔雪拼命摆手:“不不不,我绝对不会回去。”

“你现在不懂,”他试图解释,“我那会儿刚进这个行业,队友都是老油条,恨不得给我铺一张靓丽的蓝图。”

“后来他们都走了,我自己留下来才看见——当初的目视所及之处,从来都在地平线以下。”

空气陷入了良久的僵滞。崔雪默默等待着对方再次开口,这一次响起的却是干瘪的键盘敲击声。

“……随便你吧,”秦朗木着脸说,“反正我拿你当男神,你说的话在我这都是圣旨。”

崔雪哑口无言。

“你把我卖去哪里都行,”秦朗说,“反正我要当正选突击手。”

“啊?”崔雪皱眉,“这个不一定。突击手和狙击手不同,空降的可能性不大……”

“我不管,”秦朗无师自通地学会了胡搅蛮缠,“你要是舍得我去给别的小队跑龙套,那我也认了。照你这么说,你也接受舒队看中的新人去别的队伍跑龙套?”

崔雪拿鼠标的手颤了颤。

“……妈的,”他突然把耳机往桌上一摔,“你这小子看着一副老实相,骨子里怎么这么人精?居然敢拿你舒队来压我!”

秦朗瘪着嘴。

崔雪居然隐约读出了一分委屈,胸口一闷,又不忍心过于苛责他,瘫在椅子上,心里抓耳挠腮,最后烦躁道:“行了,就陪你玩这一次。等你被其他队看上了,要挖你过去当正选,再把你送出去。这总行了吧?”

秦朗睁大眼睛:“一言为定?”

“事先说明,”崔雪抬起一只手,“我是那种招黑体质,现在还是复出。你怕不怕……走到哪里都被围追堵截?”

“专注比赛就好,”秦朗面上毫无惧色,“要是有人不服,那就把他们打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