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7.Chapter 007(1 / 1)

弹幕区一片气氛高涨:

【出现了,不愧是亚服第一雪吹!】

【对面居然这时候还敢继续嘲Frozen……是当音皇拿不动枪了吗?】

【P城乱不乱,音皇说了算】

【拿到98K的许队——游戏结束!】

许音抬枪扫荡了几个队,依旧怒意不减,收枪之后,在楼顶助跑起跳,跃到另一处楼顶边缘,占领一处高地。又预判走位,将下边的人打得无路可逃,只能乖乖献上人头。

扣住鼠标的手边走来一个人,是他的副队长褚珞——对方刚完成一套日常训练,端着一杯热茶坐到隔壁,劝道:“队长,你怎么又和小角色杠上了?”

“你来得正好,”许音义愤填膺,“这货就是我上次跟你说的,明明没什么实力,却强行艹空降天赋党人设的那个。”

褚珞挠头:“你不是让人帮你剪了分析视频么,怎么今天又闹?”

“你瞧瞧,他那些视频取的都是什么哗众取宠的标题!”许音指着旁边打开的电脑,又把桌板捶得直响。

“‘谁说frozen的压枪不可复制’,‘新人主播为你重现雪神巅峰期的那些操作’之类的,点进去一看,都他妈是标题党,明显就是故意的……”

“行行行,知道你是雪神的粉丝了,”褚珞万般无奈,压低了声音说,“人都退坑几年了,你这么激动,对自己影响也不好。队长,你已经拿了一次‘亚服首席神狙’的称号,今年的这个荣誉应该也是你的,你是时候该走出那种粉丝心态了……”

“我不管,”许音闷闷不乐道,“我可是因为雪神才学的狙,就是看不惯那群不懂的天天诋毁人。”

“行行行,”褚珞长叹一口气,“队长,你今天直播了挺长时间了,我替你一会,你去放松放松。”

许音也不推辞,搓着手和观众暂别。

褚珞与他搭档许久,实力如何他自然心中有数。这种1500分段的鱼塘局,炸起来的难度四舍五入近乎没有。坐到队长的位置上,褚珞戴上耳机,和观众简单打了招呼,表示这局打完就该继续今日的训练,不能直播。

粉丝倒是热情不减,喊着“想看Cho大佬的喷子”,渐渐把直播间淹没。

褚珞揉了揉眉心,平静地跳下楼,在几个盒子里搜到了一把S1897和一些子弹、饮料。打满饮料后,他收好枪,转移到另一栋楼房的二楼。卡视野看了下打算从楼梯上来的人,褚珞眼疾手快地一喷轰出。

砰!

一枪利落的爆头。

他听到公共麦上有个女孩惊恐地叫了一声,悲伤道:“我被打死了!”

难道他打的是那主播的女粉丝?褚珞冷笑,粉上这种没真材实料的主播,现在的女孩都在想什么?

但下一秒,那头传来一个慵懒的男中音,虽然很微弱,但还是能听清楚对方说的是:

“小婉,你怎么死了?”

女生有些手无足措道:“我进了这边房,二楼有人……”

“行,”男声悠悠道,“小秦,英雄救美时间到。给人家报仇去,我给你架枪。”

褚珞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这绵软又欠揍的语气,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趁那头换弹的声响间隙,他用12口径的大号铅弹给枪上膛。按照声音判断,说话的人距离不远。这种距离内,S1897的伤害足够让人直接倒下了。

忽然,褚珞从窗口看见,对面楼一个黑影闪电般地一跃而起,落在地面,直接朝他这头抬起黑洞洞的枪口。褚珞本能地心中一惊,快速移位,却仍有一发子弹打中了腿部。

居然是瞬瞄!

路人低分局还有这般强悍的突击手?褚珞虽然嘴上表示不屑,心里却从没有真正小瞧过,他还是很相信“高手在民间”的。

这个队伍应该还有三人,他得小心不被围攻。褚珞贴近二楼的窗口,瞥了一眼对方的去向,抬枪扫射。那人竟是不避,在密集的弹雨中穿梭如风,直奔褚珞所在的楼房!

褚珞转身要躲。下一秒,角色的头上冒出一道血光。

【hypofrozen用SKS爆头击杀了MB-lamy】

“……将军。”

褚珞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微弱的轻笑。

游戏界面变成了黑白色,视角缓缓升起。褚珞没直接退,这时还能听见对面的公频语音里传来笑声:

“可以啊崔队,秒杀lamy可还行?”

“省省,这个不是。”

“这不是他的号么?”

“许音不喜欢贴脸战。而且这哥们都快骑我脸上了,打得这么狂,估计是褚珞或者汪可。前者可能性大。”

发现对面居然是凭借打法猜出自己的身份,褚珞心中一惊。

“这,”面对炸了锅的直播间,褚珞整个人都懵了,“我,我对这人声音有印象,但一下子真没想起是谁!”

和他正面刚喷子的突击手从后面楼梯上来,蹲在盒子旁搜索:“各位,来分配一下吧。”

“来了,”另一个男声说,“虽然把小婉赔进去了,但杀了褚珞,这波不亏。”

这头的褚珞还在忙着和观众解释:

“我不是没看见对面楼有人,没这么瞎……主要是,刚刚追击的时候我明明计算好了,从那个角度,对面能击中我的概率不超过5%。”

“才露出三分之一个头盔不到3秒,对方却能够瞬间瞄准,直接爆头击杀,”他颇感无奈地摊手,“如果不是开挂的神仙,那就是职业选手。”

许音去上了趟厕所,回来时一眼看见自己电脑的界面换了地方,顿时快步走来:“小珞你让人打死了?”

“嗯,”褚珞简单地复述了事情经过,指着屏幕里围着他身侧盒子的几人,“他们干的。”

许音将脸凑到屏幕面前,拿过褚珞头上的耳机,戴好,屏息静听。游戏公频内的对话还在进行,忽远忽近:

“甲给你们拿,我要大老婆。”

“行行行,崔队你98K拿好就走吧,给我们留点药啊。”

那狙击手抱着枪在旁边看,语气极其欠抽:“啧,许音这什么破运气,就剩这点弹,穷死了。”

“穷吃鸡富快递,”另一个声音笑着说,“毕竟路人局,哪需要这么多子弹?”

有一个稍微稚嫩点的男声突然道:“谁开了公共麦?”

被击倒的那个女生慌忙自查:“是,是我,我按错了!对不起!”

语音到此结束。褚珞询问似地望向许音:“是熟人吗?”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只见许音瞪大双眼,怔怔地看着屏幕,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

“……许队?”

“他id是什么?!”许音突然拔高了音调,“杀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

“呃……呃,”褚珞被他吓住了,“我刚才没注意……”当然,他没注意也不要紧,毕竟屏幕上的观众已经积极地帮忙刷了一屏。

“hypofrozen,”许音口中魔怔般地念念有词,“是他……是他!”

和许音共事多年,褚珞当然明白他指的是谁:“为什么?”

“首先,职业选手圈里面,只有他一个是私下喜欢把98K叫成大老婆的,”许音说,“当然,不排除跟风。但我问你,刚才他用SKS朝你射击,开了几枪?”

“……只有一枪,我明白了,”褚珞反应过来,“拿着SKS这种连狙枪,却用的是98K的单点射击习惯。这种宁缺毋滥的射击风格,只有那人了吧?”

许音拼命点头,激动得几乎要喊出声:“对,我没有猜错,他果然没有走……他就在这里!”

开口的同时,他按下了公共麦:“雪神!是你吗雪神?!”

那头,崔雪听到盒子那头传来惊呼,嘴角抽搐了一下:“啧,快走,别跟他废话。”

秦朗也没想到打个假赛还能掉马:“……崔队,lamy是你朋友?”

“不是,”崔雪抱着98K往楼下的载具跳,“他叫我爷爷。”

秦朗跟上他的脚步:“……为什么?”

“我比他早一年成为正选,”崔雪说,“当时Dash和MB举办友谊赛,这货提出要跟我单挑。”

“赌注是输了的人要喊对方爸爸,结果他连输五局还不肯认,说最后一局定胜负,赢了就扯平,输了就叫爷爷。”

“我怎么会给他这个台阶呢,当然是选择给自己添个孙子啊。”

秦朗脸上一阵发青:“……这样不好吧?”

“这不能怪我,”崔雪慢悠悠地换到副驾驶,让张嘉弈开车,“这家伙是个抖M,被虐了反而特别高兴。后来每天还继续敲我双排……”

“别这么讲,”张嘉弈挑眉,“许音本来是自由兵替补位的,跟你打了之后决心转狙击手,天赋完全发挥出来了。区哥当年就很看好他,还想过要挖。”

“挖什么挖,”崔雪翻白眼,“挖给我当替补?我比他年轻多了,啥时候轮得着他补。”

张嘉弈额上青筋跳动:“虽然我明白你的潜台词,但你这话太欠揍了。”

“呃,我意思是许音在枫桥就很好,”崔雪说,“来给我当替补的话太屈才。”

“这才像个人,”张嘉弈单手开车,一手捂胸口,“小秦,告诫你进职业圈的第一个守则:慎言!要不然,像你崔队那样得罪人都不自知,以后迟早要遭殃。”

后座的秦朗点头,虚心受教。

突然,右侧窗外闪过一个身影。他迅速切位,抬枪瞄准,扣动扳机。

两串截然不同的枪声一前一后接连响起。

砰砰砰!

蹦蹦蹦!

【suuunny使用S686击倒了sgrber】

【hypofrozen使用98Kar击杀了sgrber】

“反应不错,”崔雪夸奖道,“这个移速,喷子能打准的人不多。”

“说起来,你也不能过分相信自己的近战。先前褚珞扫射的那段,不该冲得那么冒进,最好先找掩体。”

张嘉弈点头同意:“别轻敌。褚珞是枫桥的主突击手,刚才估计只是无意中卖了个破绽。他平时可不会放水。”

秦朗一阵郁闷:“我没轻敌。主要是一想到背后是崔队架枪,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谁都打不死我。”

“行吧,队友间的信任确实很重要,”张嘉弈笑了笑,“那崔队你可得加油把技术提回去,别叫人失望。”

崔雪没出口的话在喉咙里哽了一下,最后轻声说:“嗯。”

蒋小婉此时还凑在崔雪的屏幕前看进程,听那人说话的语气好像有些不对,下意识回头去看。对方的视线没有聚焦在屏幕上,泛了血丝的双眸里神色黯淡,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