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4.Chapter 004(1 / 1)

张嘉弈把脸转向崔雪,问:“怎么突然让人上来了?”

崔雪给秦朗盖章:“他就是那个之前我们说的……北美服钢枪王,还没成年,叫秦朗。刚才我简单测了一下,战术意识和操作都还行,基础不错。”

张嘉弈眉峰一挑:“CHNSunny?崔队,你倒是难得走了好运。”

崔雪颓废点头:“这轮过去,幸运值怕是又要空了。”

张嘉弈回身看秦朗,神色复杂道:“小秦,你好。我们崔队……就是飞雪,他现在的精神不太好,让你见笑了。”

“行了,别跟他说这么多,”崔雪对那人下逐客令,“蒋小婉人呢?”

“送她回去了。”张嘉弈也不过多停留,果断离开。

只走了几步,像是想起来什么,看向秦朗:“你打算留下来?”

秦朗迟疑一阵:“我没有住的地方。本来打算今晚买车票回去的……”

崔雪冲他摆手,待人离开后,说:“小秦,睡我这。”

秦朗望了一眼那张腌臜的单人床。一个枕头的宽度,睡一个人还算勉强,要是两个人……

崔雪见他面露难色,劝道:“你奕哥有洁癖。这里又没多的床单给你打地铺,你就暂且将就吧。”

“噢,忘了问你。你嫌弃别人裸睡么?都是大老爷们儿,无所谓的吧。”

秦朗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过于魔幻现实主义了。

先是在这个村口小网吧遇见失踪已久的偶像,还和人双排打游戏,看人秀操作,又吃了一局鸡。而后,偶像说要推荐他,还把他留在身边。

甚至,现在说要跟他一起睡觉。

太刺激了。秦朗大脑发胀,怀疑自己是不是出了幻觉。

崔雪见他发呆,也不多说什么,转过去直接掀衣摆:“放心,小秦,我最基本的道德准则还是有的——不会对粉丝出手。”

秦朗:“……我没有这么想。”

他为什么会往这上面误解啊?!

崔雪手上动作没停,打开床头的风扇,勾下窗口的百叶扇,短裤也反手脱了,丢在床尾。他回头瞄了一眼,秦朗直接捂上了双眼。

“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墨迹,”崔雪咂咂嘴,去小臂宽的窄衣柜翻出一套衣服,又抽了条破了个洞的毛巾,扔在他手上,“给。之前齐哥从打折场淘的,尺码太大,我没穿过。”

“厕所出门直走右转,这个点没热水。你……凑合着使。”

秦朗脚下虚浮,挪步卫生间。

冷水是没有水蒸气的。秦朗打开半个巴掌大小的暖光灯泡,站在马桶隔壁抽出水管,直接拧了开始滋水。他很担心把厕所对面那房间里的人吵醒——万幸,那头没有响动。

他从镜子里能勉强看清自己的脸。底子倒还算能看,大眼白皮挺鼻梁,只是眼中的血丝红得刺眼。秦朗换好衣服,又蹑手蹑脚从厕所走出来。

崔雪已经躺下了,但还开着一条门缝。从缝间挤进去,看见崔雪向左侧躺在内侧,隔着一小段距离就已经听到了细微的呼吸声。

对方的睡相很糟糕,右腿夹着被子,左腿一个劈叉飞出床外,一只手抱着橘猫“关羽”,光滑的背部裸露在空气下。腰窝的中间,两块灰白色的药膏黏在上面,散发出淡淡的中草药香。

白猫“曹操”贴在那人的背上呼呼大睡,圈成一团。而奶牛猫“张飞”就还醒着,趴在外边死死瞪着秦朗,喉咙里发出叽里咕噜的声音,把背部高高弓起。

秦朗摇头,伸手把风扇调到最小档,又去拽这厮的被子,不成。只得勉强从旁边拿起一件衣服,盖在那人的背上。

或许是相貌的原因,熟睡的崔雪面部轮廓显得更为圆滑,反倒少了清醒时的那股烟火气。

秦朗在脑中给对方穿上Dash的藏蓝色队服,戴了全套武装的面罩。心道这才该是Frozen的模样。

看了眼对方的塑料电脑椅,秦朗一阵心酸。在这种环境里练习,对身体——尤其是腰部和颈椎的损耗都会大幅度增加。

忽然,桌面靠里侧的一盒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文拉法辛缓释片……秦朗从小吃的都是“清热胶囊”之类简单粗暴的药名,倒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生僻绕口的。每个药片的上方都有一个小孔,对方只吃过一片,就弃置在此。

秦朗将药盒转了一面,看向功效主治一栏,霎时愣在原地。

电竞选手的黄金年龄多在18-22岁之间。崔雪只剩下一年多。

他沉下视线,将药盒放回原处,摆正位置。回身摸了摸张飞的脑袋,对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善意,弓起的背放了下去,高高把尾巴翘起来,冲他友好地摆了摆。

秦朗悄悄拉门离开,蹑手蹑脚下楼。

前台,张嘉弈在埋头记账,面前的屏幕灯光打在脸上,映出一片苍白。听到脚步声,对方侧头:“……小秦?”

“哎,”秦朗走到他身边,“那个……”

“和崔雪一样叫我就行,”张嘉弈继续敲计算机,“我现在也不是大神了。”

秦朗无奈一笑:“曾经是呀。”

张嘉弈问:“不去休息?”

“崔……崔队他,”秦朗小声说,“反正不太方便。”

“也对,”张嘉弈后知后觉,“崔队裸睡那个癖好从以前就没改过,很烦人。以前去打比赛也是,我每次都能看见他摆出吓人的新姿势。”

“主要是几只猫都在,”秦朗不好意思道,“也怕它们不高兴。”

“你倒挺好说话,”张嘉弈对着账本笑,“来,坐我旁边。无聊就自己玩会电脑。”

秦朗坐过去,静静地看着对方做事,

等到张嘉弈把手头的琐事做得七七八八,时针已经指向了凌晨一点。过程中,网吧几乎没什么来的客人,偶尔有人点名要送饮料。秦朗也就帮忙送了。

对方见他一直没给自己找乐子,疑惑地望了他一眼。

秦朗轻声问:“奕哥,你们退役后的这两年,都是在做这种工作吗?”

“是,”张嘉弈说,“一起出来的还有另一个人——齐林生,你应该有印象吧。”

秦朗连连点头,惊讶道:“G神也在?”

“嗯。退役的时候,我们和东家闹得不太愉快,”张嘉弈说,“上面开了非常巨额的违约金,是崔队帮着几乎掏空了以前的奖金,才把我俩一起弄出来的。”

“出来之后,我和齐哥就跟着崔队回来他家这个网吧,这才能混口饭吃。”

张嘉弈将一次性手套摘下,丢进一旁,又用消毒巾擦了擦指尖:“崔队打算怎么安置你?”

“他……好像是说,等九月的转会窗开启,就推我去职业战队。”秦朗说。

张嘉弈的眼神愈发落寞:“果然他还是不想回去。”

“崔队这几年都过得很不好,对身边事物的兴趣一直在降。去年还偶尔会自己看比赛,今年就完全没有了。”

他身后,被粉刷过的墙面并不平整,结了一片的疙瘩。劣质冷气在上方蒸出一小片水珠。

秦朗安静了一阵,最后还是说:“我在他桌子上看见一盒抗抑郁的药。”

“哦,他没收好,”张嘉弈说,“之前吃了一次,睡了大半天,说是起来头晕得撑不住,就自己断了。跟我念了好多天,说浪费钱。”

店门口有一串摇曳的银色风铃,下面挂了一张纸片,潦草写着什么字。

“职业选手应该对这些都很忌讳吧,”秦朗说,“我想他还是没有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的。”

“他刚才和我双排,虽然……战意不太充足,但那个压枪技术,如果没有经久的练习,是不能保持的。”

张嘉弈没再说话,只是用手背敲了敲他的头:“我们才刚认识,你不用压力这么大。休息一下,早上叫你。”

秦朗眼看他又准备擦手,一阵无语。但奔波几日,他早已疲倦不堪,便安心地趴在桌上蒙头大睡。

……

不知过了多久,秦朗听到一声来自远方的叫唤,扶着钝痛的额头缓缓睁眼,玻璃门外的阳光钻进了他的视野,散出充斥新鲜气息的射线。

身侧的人换了另一张面孔。对方见他醒来,眼睛一亮,顿了顿,露出个热情的微笑,放轻了声音:“你就是小秦?初次见面,我是齐林生。”

“……G神!”秦朗的大脑瞬间一片清明。

“嗳,”那人眉眼弯成月牙,不像张嘉弈那么严肃,“起来吧,他们刚想叫你去吃早餐,在上边换衣服。”

秦朗自然不敢怠慢,提速解决。再到门口的时候,张嘉弈已经戴着顶鸭舌帽满面不耐烦,却没见到崔雪。

侧头一看,见那人窝在电脑椅里打斗地主。嘴里说:

“奕哥,对面出飞机,我打不打?”

“你一手臭牌,”张嘉弈扫了一眼直接下定论,“现在就把四条三炸了,你等会拿什么赢?”

“用头赢,”崔雪反手按了过牌,“日,要凉了。这两个人牌真好。”

“这种臭牌还坐庄?活该你欢乐豆负几千万,”张嘉弈嘴角抽搐,“小秦,走。别理他。”

三人走街串巷,到了一个早点摊——木质桌椅都放不稳,坐下去还会摇晃。张嘉弈去摊主那头报菜名。秦朗百无聊赖,坐在原地闭目养神。

一直在逗猫的崔雪忽地抬头:“对了,我昨晚……有个事没和你说。”

“下午有一场线上的表演赛,”他继续说,“平时人手不够,今天你来了,得稍微拜托你。”

秦朗侧耳倾听。

“嗯……我们‘红尘’战队的现状,你应该看得出来,”崔雪道,“非常时期,有些囊中羞涩,有时候不得不去接一些不入流的小任务。”

秦朗心中一沉:“……什么表演赛,该不会是假赛吧?”

“也不完全算,”崔雪像是要辩驳什么,最后又放弃了,“不是什么正规比赛,就是些线上的‘绿叶赛’,衬托一下那些新晋的网红啥的,给人家赚点收入。”

“生活不易,得相互体谅。”

那头端着粥走回来的张嘉弈,露出一个略带讽刺的笑:“承认是假赛很难么?崔队,别骗小朋友了。

“秦朗,这是队里其中一个常规任务。我们会不定时接受一些直播网站的邀约,去他们热捧主播里面组所谓的‘水友赛’,演到决赛局。途中清除少量实力有威胁的路人粉丝,以成功被主播打死为最终目标。”

“一场下来能有三四百到五六百块钱不等,视主播身价而定。”

秦朗嘴里的白粥呛进喉咙,烫得他喉管发麻。

他耳中嗡嗡作响,有惊雷炸进脑海,在识海掀起惊涛骇浪。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