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2.Chapter 002(1 / 1)

几年前,随着PUBG(绝地求生)这款游戏风靡全球,电竞圈又迎来了新一波热度的上涨。如今,网咖大屏幕上直播的游戏,不再只有英雄联盟。

各大城市的商业街上,不乏有职业选手的广告海报张贴在外,比起过去的舆论环境要有了长足的进步。

至少,现在的普罗大众不再视电子游戏为纯粹的洪水猛兽。各地的青训营和业余班都兴建了不少。

秦朗也是这一代的受益人之一。尽管出生在一个城边小镇,但因为天赋不错,家里倒也支持他朝这方向努力,说是好好练习,以后为国争光。

两天前,他拿着母亲硬塞的几百块钱,千里迢迢来到广州,赴一个职业青训营的邀约。

然后被拒在门外了。

对方一头雾水地看着他递过去那张假合同,露出同情的神色,说:“这不是我们的印章,现在也不是招新期,请回吧。”

倒不能怪他蠢,毕竟新兴行业法规不健全,总有那么些黑心中介在内鱼目混珠。

秦朗身上仅剩几十块钱,又没有通讯工具,只得徒步走了好一段距离,在一家通宵营业的小店里,给家里打个电话,又留了一晚。本打算刷几日盘子赚个路费,却因为随手指点了一个在店里玩手游吃鸡的路人,被告知隔着几里的城中村这头,有家网吧能靠人头数量换奖金。

于是,说走便走,秦朗在红尘网吧一坐就是一晚。来的时候,看见前台漂亮的网管少女在偷着玩游戏。秦朗看见她在账本上的签名——歪歪扭扭的娃娃体,写着“蒋小婉”。

对方见他来,慌忙起身:“您……您好!请问是要上机吗?”

秦朗被这股突如其来的热情劲吓了一跳,一时没动。对面又连声道歉,说:“不,不好意思!我是第三天上班,我……”

“没关系,”秦朗反倒怕自己吓到对方,笑着说,“外面的告示当真吗?”

“当真,”蒋小婉弯着眼睛笑起来,“珍珠都没这么‘真’!”

这家网吧的氛围与众不同,店里坐的客人基本都在玩绝地求生。从他们聊天的话里,秦朗得知这儿的几个网管几乎都打得一手好技术。还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吹嘘说“职业选手大抵就那样了”。

秦朗一直觉得好笑。别的不说,光看这个网吧老板,就几乎在全程划水,能跑就绝不开枪。不过,不知是运气使然还是别的,枪林弹雨里,这人硬是能扭着风骚的步伐,在掩体之间穿梭自如。

但对方现在是他队友。

秦朗见那人只顾着游街,毫无作为,心中也是有些无奈。

他抱着喷子,从楼上飞跃下去,朝对面一阵扫射。对面的人顷刻化作盒子,被秦朗搜走了身上的物品。

“是个空投队,”秦朗轻叹,“可惜,AWM没子弹了,只有个鸡肋的15倍镜。”

“小秦兄弟厉害啊,”一位看客赞叹道,“空投队都打不过你!”

有人则是对他懒散的队友说:“崔老板,你也拿出点干劲!知道你一直都不爱搜货,但总不能每次都零杀躺鸡啊。”

“说得好像你带我吃过鸡一样,”对方笑了笑,喊他:“……小秦,打过职业么?”

秦朗摇头:“暂时没有。”

又是一阵沉默过后。

“你的风格,我很眼熟,”对方突然幽幽道,“在外服打过?”

秦朗看他一眼,轻轻点头。

网吧老板垂了眼睑,悄声问:“‘CHNSunny’?”

秦朗射击的手一颤,将子弹打偏到了一边的载具上。

这人怎么知道的?

“别担心,”对方的声音非常轻,仅仅是能让他在耳机里听见,“你可是连续在北美服和欧服拿了三年的路人王,个人风格又挺明显。被我认出来,并不奇怪。倒是你,居然没有战队把你捡回去么?”

“一直都没。上周才有一个,结果是黑中介,”秦朗在路中猛地回头,用枪指着对方背后的墙,“话说,我是什么风格?”

“很烈,倒是很符合‘钢枪王’的绰号,”那人说,“和某个老战队挺像。”

秦朗轻轻点头:“你挺懂的。我以前一直是学Dash战队,但……这几年都没有新的对局能看。”

“你是他们的粉丝?”晦暗的灯光下,对方嗤笑一声,“倒是挺长情的。”

秦朗脸色迅速沉了下去。

Dash,冲撞战队,队如其名,8年前在CS:GO(反恐精英)圈代表中国队出征,在三届世界级赛事CSF中分别打破欧美日韩垄断的前三名,并在2014年一举拔得头筹。而这,只是神话的开始。

往后几年,他们势如破竹,身披国旗征战沙场。在2017年8月,也就是5年前,两位核心成员退役,剩下的几人转战PUBG,同样横扫千军,连捧3座冠军奖杯。

可以说,当年的Dash战队就是奇迹的代名词。引得无数怀揣电竞梦想的少年心生向往,争先恐后,削尖脑袋都想挤进战队,哪怕是进来做替补,看饮水机,也毫无怨言。

秦朗也不例外。

但,就在他奋斗多年,终于杀出一些水花之后,这个传奇却提前谢幕了。

“我去,你粉什么队不好,偏偏这么想不开粉Dash,”听他们聊起这队,右手边那抽烟的人突然暴起,“想当年,羽皇带队出征,大小赛事从无败绩,拿奖金拿到手软。好不容易带出了一个盛世,居然叫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给毁了!”

“就是,”另一个说,“我本来是Dash的粉,老队长他们出事之后,新上任的那个简直是个脑残!单干还勉强能看看,一到实战,根本就是匹独狼,不知道合作两个字怎么写……”

一石激起千层浪,众人开始群情激愤地讨伐起了同一个人。

获此“殊荣”者,真实姓名不详,绰号“飞雪”,ID【Dash-Frozen】,是队内的狙击手。

2017年12月,此人空降战队,16岁就披挂上阵,立刻顶替了退役的狙击手周哲,成为主力队员。处女赛上,以一手8倍镜压枪技惊四座,连续两场作为MVP,拿下3:0的战绩,横扫千军。

同时,Dash战队在2018和2019年的四场亚洲杯拿下了一个季军,一个亚军和两个冠军。飞雪本人更是获得了两次“年度亚服首席神狙”称号。

就当所有人都觉得,Frozen会作为战队中的最强新生代,和老队员再创辉煌之时。那次飞来横祸,打破了他们所有的幻想。

2020年1月10日,那个黑色星期五,战队里的四名核心队员遭遇了一场惨绝人寰的车祸,活下的二人当中,队长舒羽双手粉碎性骨折,再难康复,年仅21岁便不得不抱憾退役;唯有狙击手飞雪最幸运,伤在腿部,半个月后便又拄着拐杖出现在赛场上。

而令粉丝和外界不解的是,退役发布会那日,舒羽竟提出让飞雪担任下一任队长。

要知道当时的飞雪才刚满18岁,日常出阵为了隐私都戴着面罩,对外连真实姓名都不公布。让如此一朵“温室里的小花”担当重任,众人皆是哗然。

果然,飞雪上任后,Dash战队可谓命途多舛。先是在一场国际赛事上拿了五连败,直接失去进入复赛的资格;而在淘汰赛的时候,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

Dash战队中的一位队员向主办方匿名举报,飞雪打假赛。

此事掀起轩然大波,飞雪被电竞协会禁赛调查。虽然最后因为查不出证据,此事便不了了之。但由此牵扯出来的一系列事件,令原本就处在低谷状态的Dash战队彻底分崩离析。

当年的11月2日,Dash战队所属的腾安公司对外宣布:战队解散。

原战队成员大部分转到同公司下的其他部门,另有3人转会,包括飞雪在内的3人选择退役。

那一天,恰恰好是秦朗的16岁生日。

他原本将进入Dash战队作为人生阶段性的一个大目标。没料到,梦想的航班刚一启航,降落点就被破坏了。

想到这点,秦朗听着周遭的怒骂,心中隐隐作痛。他捡起一支AKM装弹,几发拿下3个人头,震住了全场。

环视人群一圈,他冷声道:“你们有嘲他的资格么?飞雪十五倍镜压枪瞬狙灭队的时候,你们还在低分段吃低保。”

“噢,”网吧老板点头,“你还是飞雪的粉丝。这人居然还有活粉?”

旁边的看客还一直在争执。秦朗憋得一肚子火气,破罐破摔道:“是啊,我当初很想做他的突击手。怎么,你有意见?”

对方突然又笑了:“过来,给你看个东西。”

秦朗操控着角色跑到队友身侧,转过去看那人的屏幕。

那人脸上挂着个僵硬的笑,手上拿着秦朗给他翻到的M4□□:

“十五倍镜给我。”

秦朗下意识照做。

对方迅速将超长的瞄准镜装在枪上,切换到全自动射击模式。游戏内,秦朗能听见他那平稳的呼吸声,轻轻敲在他的耳膜。

相对寂静的游戏世界中,那人瞬间开镜。从镜里,秦朗清楚地看见,一辆满员的敞篷吉普从远处开来,甚至能看清几人的脸。

那人半眯的双眼逐渐睁开,屏住呼吸,五指紧扣鼠标,手腕微微抬起。突然,他以一个肉眼都难以捕捉的频率往下拖拽,抵达到桌面边缘之时,再次收回。

压枪循环!

秦朗瞪大了眼睛。

足足六七秒的枪响,驾驶员身上鲜血狂喷,屏幕上直接跳出击杀提示。

“呼,”那人关了瞄准镜,说,“能看出来吗?”

“卧槽,”旁边的人正抬头看屏幕,被惊得大喊出声,“崔老板开挂了吧?!”

另一个吃惊道:“这距离得好几百米了,这算啥?八百里开外一枪崩了鬼子的机枪手?!”

秦朗再看向对方时,眼神已经变了。

用十五倍全自动压枪击杀一人,已经远远超出了普通玩家的范畴。更何况,从此人的弹夹余量来看,这人能压好几枪——修正准心这个工作,对他而言,几乎没有负担。

秦朗感到自己的胸口逐渐变得炽热,心中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他不由得开口问:“职业圈里,能打出这种操作的人都不算多……你到底是谁?”

“……我已经手生了,这是小意思而已。”对方淡淡一笑。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