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二百零三章 穆倾洲给足陆曼文空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零三章 穆倾洲给足陆曼文空间(1 / 1)

一听到开除两个字,陆曼文更加着急了,她上前一步想要抓住富太太的手臂,可手刚一碰到她就被她狠狠的甩开了。

“滚开。你这个下贱的东西,你也配碰我?你知道我这身衣服要多少钱吗?你赔得起吗?”

富太太的声音越来越大,尖锐的语气让旁人听了都有点受不住,更别说陆曼文了。

只见她的脸色很难看,眼皮沉沉的垂着,睫毛上有几颗小小的水柱凝住,轻轻抖动间,水珠就落了下来。

“怎么?你还有脸哭啊?那好啊,那就让大家给评评理吧,看是我委屈了你呢?还是你这个贱人手脚不干净,活该被我骂。”

因为富太太的声音太大了,所以周围已经围了不少的人。

大家或是同情,或是看笑话的站在那里,就是没有一个人上前帮帮陆曼文的。

以前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身份,陆曼文也经常受到顾客的刁难,但她从来没有这样的难过过,因为这次不是因为她的工作没有做好,而是别人冤枉她,冤枉她是小偷。

她以前是多么骄傲的女孩子啊,怎么能受得了这个。

心里越来越难受,眼泪也落的越来越急。

这时,富太太身后的房间里出来一个中年男人,看样子差不多要四十多岁了。

男人个子不高,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脸上,一双不大的眼睛看上去有些贼眉鼠眼。

他走出来,看见面前梨花带雨的陆曼文,目光瞬间有些猥琐。

他将她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直到看得陆曼文都有点发毛了,他才移开目光。

“我说老婆,不就是一条项链吗?你要是喜欢,改天我再送你一条也就是了,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

说话间他就上前搂住了富太太那不能称为腰的腰,但是眼神却一直在瞄着陆曼文。

不得不说,陆曼文的脸蛋长得着实漂亮,虽然这些年受了不少苦,让她整个人的脸色看上去苍白的有些憔悴,但正是因为这样,才让人看了更加的心疼,更加的怜惜。

尤其是这个时候,她的眼睛里含着泪,更是有一种梨花带雨的漂亮。

中年男人看着她,心里都有点痒痒了。

“可是那是人家最喜欢的项链啊,人家舍不得嘛。”富太太在自家男人的面前,将刚才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全都收了起来,低眉顺眼的撒着娇。

但她不知道,她这样的撒娇让人看着并不舒服,就连她的老公也是悄悄的嫌弃的转过头去。

“好了好了,你喜欢我就再买给你,好不好?”

“好,谢谢老公,你真的是太好了。”

富太太高兴了,转身看见陆曼文的时候,轻轻冷哼了一声,“这次算你走运,我告诉你,那条项链很值钱的。是你这个穷贱人想都想不到的价钱,这次就当是便宜你了。”

说完,她就拉着自己的老公进了房间,临关门的时候,那个中年男人还偷偷的看了陆曼文一眼。

那个眼神让陆曼文有些害怕,也有些恶心,但她这会儿没有空余的精力思考,她现在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离开这个让她丢脸的地方。

看见她推着清洁车转身就走,助理对穆倾洲说道,“总裁要不要去关心一下?这个时候陆小姐应该很需要人的安慰。”

“不用了,她不需要。”穆倾洲看着她的背影,轻轻摇摇头。

“怎么会呢?她都哭了,这个时候她一定希望有个人在身边,安慰她,鼓励她的,总裁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和陆小姐拉近一下关系呢?”

“她是真的不需要。”穆倾洲依旧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轻声道,虽然这个时候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但他依旧站在那里,好久没动。

一般的女孩子伤心的时候,需要安慰和鼓励,这是人之常情。

但陆曼文不是一般的女孩子,她骄傲,她自尊,她容不得别人看见她任何的软弱和不堪。

尤其是穆倾洲。

记得小时候,大概十五六岁的时候,那个时候陆曼文要去参加一场钢琴比赛,但因为在比赛的时候胃绞痛犯了,导致精神无法集中,一首无比熟练的曲子弹得乱七八糟,台下的人听得没了耐心,全都起哄让她下台。

当时的她已经疼的满头大汗了,但她依旧坚持着将整首曲子弹完,然后还无比倔强的站起来,郑重其事的向台下的观众鞠躬行礼,那个时候,穆倾洲早已经看出她生病了,想要上台将她抱下来,可是她不肯。

最后她自己坚持一个人下了台,虽然脚步有些蹒跚,但她依旧身姿挺直。

这件事情过后,穆倾洲问她当时既然已经不舒服了,为什么还要坚持弹完,又为什么拒绝他的帮助。

她的回答是:“我自己能行的事情,就不需要任何的帮助。倾洲哥哥,你是很强大的人,但我也不弱,所以,我不需要你的帮助,现在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记住,任何人给予我的同情,都是一把刀子,分分钟都在凌迟着我的心。我是骄傲的陆曼文,我要永远强大。”

虽然当时穆倾洲觉得她作为一个女孩子实在是太要强了,但也尊重了她的想法。

从那以后,只要不是过不去的坎,穆倾洲就绝不会向她伸出援手。

那个时候,他还觉得,这样的陆曼文是优秀的,这样要强的陆曼文才能配的上优秀的自己。

可是后来,他才终于发现,她的要强有时候太过极端,不仅仅会伤害到她自己,也会伤害到她身边的人,比如他。

不管是那次的钢琴比赛,还是后来的学业后退,甚至连那次投资失败,陆家的生意一落千丈的时候,她都拒绝他的帮助。

她的要强成了一把刀,亲手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爱情。

所以,刚刚穆倾洲一直站在不远处,他只要看着她,确保她不会受到身体上的伤害,他就不会出手帮助。

他习惯了维护她的自尊,她的面子,包括她现在躲在一个角落里哭泣,他都不敢上前安慰,他怕他一过去,她都会竖起浑身的刺,满身防备的看着他。

就这样吧,让她好好的哭一哭,自己冷静一下,可能,这就是她需要的尊重。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