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一百九十六章 岳嫣然讽刺穆倾洲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九十六章 岳嫣然讽刺穆倾洲(1 / 1)

“穆倾洲,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岳嫣然的语气很不好,她也不管旁边的欧阳启硕怎么给她使眼色,她的语气还是好不到哪里去,反而一摆手就将他推到了一边。

现在她可管不了穆倾洲是不是欧阳启硕的好朋友,也管不了他穆倾洲是什么堂堂总裁,她现在的心里只有安云溪,只要安云溪不受委屈,不伤心,那她就什么都不怕。

不过穆倾洲这次倒是罕见的没有发火,只是冷冰冰的说道,“放不放过我也不是你说了算的。我知道你想要为云溪打抱不平,但似乎你也没有这个能力。”

“穆倾洲,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意思,我和你讲话只想要告诉你,我最近可能还回不了海城,这些日子云溪就要麻烦你照顾了。”

“什么?!”岳嫣然的声音更加拔高了一些,脸色也因为怒火变得通红,她一只手拿着手指,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目光死死的瞪着前方,好像穆倾洲此时就站在她面前一样。

“穆倾洲,你说的这是人话吗?你的老婆你居然让我帮你照顾,你呢?反而跑到国外找另外一个女人,这还是不是个人啊?穆倾洲,这就是你爱安云溪的方式?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说过,你的一生中,云溪是你毕生的追求,是你这一辈子要守护的人,这就是你守护她的方式?”

岳嫣然已经怒不可遏,现在她的脑海里全都是安云溪那副颓唐的样子。

那张精致的小脸儿,本来应该笑容满面的,可是就因为电话里的这个男人,而变得愁云密布,那双漂亮的大眼睛,也因为这个男人而变得空洞,灰暗。

“穆倾洲,如果你真的爱云溪,那你就现在马上回到她的身边,好好的陪伴她,让她知道不管在什么情况下,你都不会放弃她,都不会离开她。但是,如果你现在还不回来,还要执意留在那里,那说明你对云溪的爱还不够深,我会劝她和你分手的。”

“嫣然,你说什么呢?分什么手啊?人家两个人都已经订婚了,马上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说这个不合适。”旁边的欧阳启硕赶紧打岔道,然后他朝着电话使劲儿的喊,“倾洲,你赶紧说话啊,你是不会和云溪分手的,你现在就马上回来,对不对?”

接下来是漫长的一分钟,这一分钟里没有人再说话,空气里仿佛只剩下了呼吸的声音。

穆倾洲在那边握着电话,因为太过用力手指都隐隐泛白,嘴唇紧紧抿着,眼睛里是说不出的复杂。

是啊,他都和云溪订婚了,现在出现在这里确实不太合适。

云溪是个坚强的女人,从来不会在任何人面前露出颓唐或者失望的样子,可是听刚刚岳嫣然说话的语气,就知道现在的云溪一定过得很不好,一想到云溪现在可能正在一个人发呆,一个人伤心,一个人流泪。

穆倾洲的心里也是慌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楼下闪过一个女人的身影,那个身影是那么的沧桑,那么的颓败,吃力推着垃圾车的样子看上去特别的弱小。

穆倾洲的眼睛有些干涩,然后他发出了一道冷冰冰,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云溪就先交给你照顾了,我过些日子会回去的。”

然后,就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嘟嘟嘟”的声音,岳嫣然一气之下就把手机扔到了对面的那面墙上。

“啊,穆倾洲你这个王八蛋,你敢这样绝情,我一定要让云溪和你分手。”

岳嫣然几乎要发疯,声音尖锐的叫喊着,她真的是气坏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穆倾洲会这般的绝情,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居然还是不为所动,还是要坚持留在那里,留在那个女人的身边,就这样将安云溪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这个男人简直是绝情的可怕。

她骂穆倾洲骂的起劲,可是她没有看到欧阳启硕也是同样一副心痛的模样。

不过他心痛的可不是爱情,也不是安云溪,而是他昨天才刚刚买的手机。

这一夜,安云溪不知道是怎么度过的。

半睡半醒,时睡时醒,让她一夜都在恍恍惚惚中度过。

直到外面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她才从床上坐起来,身子半靠在床上,看着外面红彤彤,暖融融的太阳跳出地平线,带着鲜活的生命力和温暖出现在她的眼前,她的眼睛再次湿润了。

这样的日出,她看过很多次。

因为有早起的习惯,所以几乎每天早晨她都是这样坐在这里,看着外面的天空一点点的亮起来,看着外面的太阳一点点的升起。

可那个时候,她的身边有穆倾洲,他就睡在她的身边,俊朗的睡颜让他看上去没有了白天工作时候的凌厉和锋利,也没有了白天时候待人处事的雷厉风行和冷酷果断。

他就是一个平平凡凡的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睡着,却让安云溪觉得异常满足。

每次她都等着太阳彻底的升起,天色彻底的亮起来,然后再轻轻的起身,去为她心爱的男人做早饭。

等到精致丰盛的早饭放在桌子上的时候,穆倾洲通常就会自己醒来,睡意惺忪的出现在二楼的走廊上,然后迷迷糊糊的看着她,看着一桌子好吃的,咽咽口水,说一句,人和食物我都喜欢。

那个时候,安云溪甜蜜的像朵花儿一样。

想到这儿,她的脸上又扬起一道甜美的笑容,可是很快这道笑容就渐渐的消失了,就像是一朵鲜美的花儿,一点点的枯萎了。

最后只剩下了没有生气的模样。

她淡淡的叹了口气,然后起身下床,像往常一样收拾洗漱,只是今天她没有再做早饭。

没有了他,她的一切都像是将就。

还穿着昨天那套职业装,头发随便的盘起来,脸上连个淡妆都没有化,随便从冰箱里拿出一盒凉牛奶对付几口,就这样出门了。

一出门,她就看见蓝方晨站在不远处,有气无力的朝他挥挥手,然后扯出一道很勉强的笑容。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