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闫威威正式复仇安云溪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八十五章 闫威威正式复仇安云溪(1 / 1)

闫果果背着包包站在不远处,眼睛定定的看着他,闫威威被她看的有些心虚,又弱弱的叫了一声,“姐。”

“你还知道我是你姐姐?”闫果果一步步的走过来,眼睛始终没有离开闫威威的脸。

闫威威低了低头,重新抬起头的时候,闫果果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

“你和安云溪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我,我……”

“说实话,不许再骗我了。”闫果果盯着他,仔仔细细的盯着他。

闫威威知道事情瞒不住了,就往旁边侧了侧身子,让开餐厅的门口,“姐,进去说吧,这里和经贸正对面,你也不想让安云溪看见我们在一起吧?”

没想到他会这么说,闫果果怔了怔,转头看了看那边的经贸大楼,随后才走进了餐厅。

坐下后,闫威威给她倒了杯茶,轻轻的推到她的面前。

“姐,喝点水吧。”

“我现在不渴,我只想知道你和安云溪之间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们早就认识了,但我一直不知道她就是我们的仇人。我一直拿她当姐姐看待,说实话,她对我也很好,在我心里,她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她……”

“住口!”闫果果严厉的喝斥,“这是你对仇人应该有的态度吗?闫威威,你别忘了,我们原本也生活在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们也有爸爸妈妈,我们也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可是现在呢?我们有什么?我们除了有彼此,还有一个精神不正常的妈妈,我们还有什么?”

“姐,我知道,所以我也很矛盾。”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她就是我们的仇人的?”

“是那天,我去你出租的房子里吃饭,无意中看见了云溪姐……看见了安云溪的画板,以及她的照片,我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我们的仇人。”

闫果果看着闫威威的脸,看着他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里现在居然有了矛盾和复杂,甚至还有些痛苦的情绪在里面,心里猛地像针扎了一般的痛了一下。

她缓了缓脸上的怒气,也将语调放平整了一些,“威威,既然你已经知道了她就是我们的仇人,以后你就不要和她往来了,听到了吗?你现在还小,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剩下的事情都交给姐姐去做,你就不要操心了。”

“可是姐……”

“不要可是了,我不管你是想替安云溪说话也好,还是想掺和到这件事情中也好,你都把你的话给我咽回去。记住,你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我们家以后还要指望你呢。”

闫果果说着说着,脸色就有点动容,眼睛里隐隐浮现的水色,让她看上去倒像是个语重心长的长者。

看着那股笨不属于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成熟和沧桑,闫威威的心里也是一阵不舒服。

他想了想,又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说出了那句话,“可是姐,我马上就要去经贸上班了。”

“什么?!”闫果果之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些,我觉得……我觉得报仇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起码我也有责任。”

“你有什么责任,我不是说了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学习,其他的什么都别想,一切都有我呢。”

“姐,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前几天我去你们公司找你,在楼下听说了你的事情。”闫威威的脸上有一种悲伤正在慢慢的蔓延。

闫果果的睫毛动了动,“什么事情?”

“就是你……你……”

“说吧,我能接受。”

“就是你上次和穆倾洲一起去出差,在他的房间里被赶出来的事情。”

闫威威说完,小心翼翼的挑起眼皮看着闫果果。

闫果果的眼睛里没有什么焦距,好半天也没有什么反应,就好像她没有听到他的话似的。

过了许久,她才眨眨眼睛,将眸子里的水汽迅速的蒸发掉,然后转头看着他说,“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大家都已经忘记了。除了有一些爱嚼舌根的同事偶尔提起外,没有人会记得了。你别担心,我在公司很好,真的很好。”

“是吗?如果真的很好,你为什么不让我去你们公司找你?您不就是害怕我听到那些风言风语吗?你不就是害怕我看见你被同事冷落的样子吗?姐,其实我都听到了,也都看到了。姐,你就别装了。”

被人说中了短处,闫果果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但她不能哭,更不能认输,因为她是姐姐,她要是怯弱了,她的弟弟该怎么办?她的妈妈该怎么办?他们家的仇又该怎么报?

“威威……”

“姐,别说了,我知道这些年你为了我,为了我们这个家,做出了太多太多的牺牲。以前我还小,没有能力帮你,现在我长大了,就让我为你,为妈妈,为咱们这个家做点事情吧。好吗?”

闫果果看着闫威威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说不出的复杂,既高兴,又担心。

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定不能影响学习。”

“恩,我知道了。”

安云溪下班回家,看见屋子里的灯已经亮着,以为今天穆倾洲终于不用加班,早早回家了,兴高采烈的跑进去。

可是当她到了客厅,看见沙发上的那个人,脸上的笑容瞬间淡了下来。

“奶奶。”

安云溪弱弱的叫了一声,然后缓缓低下头。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并不是个胆小的人,从来不畏惧任何人。

可每次见到穆老夫人,她总是有一种理亏的感觉,这大概还是因为以前穆老夫人对她太好,而她让她彻底伤了心的缘故吧。

“哼,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奶奶?我看你快成了我们穆家的姑奶奶了。”

“奶奶,您这话严重了,云溪不敢。”

“不敢?!”穆老夫人抬起头轻轻挑着眉梢瞪着她,“我看你什么都敢。”

安云溪沉默,不再言语,只是低着头,一直抵着。

“倾洲呢?”

“他还没有下班吧,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不用了,我就在这里等他。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他说。”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