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一百三十五章 穆倾洲找到安云溪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五章 穆倾洲找到安云溪(1 / 1)

一直联系不上安云溪的穆倾洲,决定马上回国,然后开车去老山区。

这一路上他还是在不停的拨打安云溪的号码,可应答他的永远都是服务台冷冰冰的声音。

在这期间他也联系了在老山区的几个朋友,可他们都表示这一两天没有见到安云溪,而且他们也去打听了她的消息,可因为蓝方晨封锁消息太快,这里又都是他的底盘,所以穆倾洲的人并没有查到什么。

可越是这样穆倾洲的心里就越是担心,他确定安云溪那边一定是出现了什么状况。

飞机一落地,司机已经等在机场外了。

可司机的身后还跟着穆老夫人。

“你要去哪儿?”穆老夫人的表情很严肃,而且已经站在了他的车前,好像是在说,你要是想走,就先从我身上压过去。

若是换在平日,穆倾洲可能还会耐着性子哄哄她,可现在他只要一想到安云溪也许身处危险,也许正等着他去救就再也没有了耐心。

“奶奶,我不管你说什么,今天我必须去老山区找云溪。就算是用跑的,我也会去。”

“混账,你这是在威胁我吗?”穆老夫人见他态度坚决,心里的火气越来越大。

“不管您怎么想,今天我必须去老山区,等我回来再向您赔罪。”

说着穆倾洲就拉开车门上了车,这时穆老夫人的倔脾气也上来了,站在车头前就是不肯让开。

王管家在一旁心惊胆战,这祖孙两人的脾气性格简直是一模一样,这样对抗下去,恐怕都占不到什么便宜吧。

“老夫人,就给少爷一点时间吧,现在云溪小姐状况不明,您就让他去看看吧。”

“不可能!”

穆老夫人一口回绝了王管家的建议,依旧死死的瞪着车里的穆倾洲。

“奶奶,那您站好了别动啊。”穆倾洲说着就要发动车子,王管家吓得一身冷汗,刚想要摆摆手让他等一下,可穆倾洲的车子就猛地往后倒去。

这里是机场的门口,停了一排的车子,大多都是在等人的。

穆倾洲刚才不想往后倒车是因为后面排队的车子很多,可现在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

车子猛地往后倒去,直接撞上了后面的车子,因为车子的力道太大,后面连续三辆的车子都受到了波及。

幸亏车子里没有人,没有造成人员伤亡。

“穆倾洲,你是不是疯了!”

穆老夫人没有想到他会如此的极端,气得眼睛都猩红一片了。

“奶奶,对不起,我说了今天我必须见到云溪。您要是想惩罚我,那就等我回来吧。”穆倾洲说完,又看向王管家,“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处理了。”

王管家连连点头,“少爷放心,这里交给我了。”

穆倾洲点点头,随后又看了穆老夫人一眼,然后一脚油门下去,车子就扬长而去了。

距离安云溪从手术室里出来已经过去了三十多个小时了,可她丝毫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蓝方晨联系了各大城市的朋友,邀请了很多的名医名师过来为她就诊,期间他不惜花费巨资用私人飞机甚至私人游艇去接人,可好几个医生看过都表示无能为力。

“其实安小姐头上的伤口并不是很深,但是她的脑袋里现在有淤血,而且脑袋里的神经线很多,淤血的面积都很大,压迫了不少的神经线,所以她至今没有醒过来。如果这两天淤血可以消退,那么她还有醒过来的可能性。再者,就是要靠病人本身的意识了。有些病人意识不强,求生的意念不强烈,自己都放弃了自己,醒来的几率就更小了。但有的病人求生意念很强烈,拼了命的想要醒过来。这样的病人多半是可以醒来的。”

这是最后一位教授看过安云溪之后说的话,和前面几位的话没有什么差别,蓝方晨机械性的向他道了谢,然后派人送他离开。

回到病床前,蓝方晨看着安云溪一张苍白的小脸儿陷在枕头里,心里一阵揪痛。

他重新握起她的手,将她的手背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摩挲着。

“云溪,你醒醒啊,你已经睡了很久了,也该醒醒了。云溪,你听到我说话了吗?我求你醒醒好不好?”

蓝方晨是个男人,而且是个冷血的男人,从来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即使是在穆家度过的这段时间里,他也从来没有哭过一次。

可这会儿,他的眼泪不自觉的掉下来,落在安云溪的手背上,她却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就这样,他握着她的手,又絮絮叨叨了好几个小时,现在已经是四十多个小时了。

就在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

“少爷,穆倾洲已经到了老山区。”

蓝方晨的眼睛危险的眯起来,脸色瞬间凝起一片冷霜。

“这个人居然真的来了,还来的这么快!去,想办法缠住他,一定不能让他知道我们在这里。”

“是。”手下的人关门就要出去,蓝方晨转头看看安云溪,突然又喊了一声,“等一下。”

他看看墙上的时钟,还有不到三十个小时了,七十二小时已经过去了一多半,如果云溪再不醒过来……

他拧着眉,看着安云溪苍白的小脸儿,无奈的叹了口气。

“去把穆倾洲带来这里。”

“少爷,您不是……”

“废话少说,照我说的做!”几个字,蓝方晨几乎是吼出来的,他像是在和自己较劲,只要手下的人一走,那么过不了多久穆倾洲就会来到这儿。

只要手下的人一走,他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所以他大声的命令手下的人,想让他赶紧离开,这样自己才没有后悔的机会。

手下的人出去了,蓝方晨重新坐下来,握着安云溪的手轻声的说,“云溪,很快,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了。这些天你不说不问,可我知道你一直很想念他,尽管他伤你伤的遍体鳞伤,你对他的爱也不减分毫。大概这就是爱情吧,如我对你一样。”

过了大概一个小时,病房门从外面突然被人推开了,穆倾洲迈着大步从外面走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