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我能不能做朋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三章 你我能不能做朋友(1 / 1)

“想问什么?”穆倾洲的话音落下,安云溪却不知道应该怎么问出口了。

这个事情若真的是一场误会,两个人说清楚也就罢了,可若不是呢?

若穆氏真的在背后做了什么手脚,若穆倾洲真的对这块基地有打算,现在这样唐突的问出来,他会怎么样呢?

是抵死不承认?还是说实话?

似乎两个情况都不是她想要看到听到的。

“算了,我也忘了自己想问什么了,等下次我想起来的时候再问吧。”

“你这个小笨蛋啊。好吧,等你下次想起来了再问吧。”穆倾洲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宠爱,让安云溪的心里更加矛盾了。

挂掉电话,安云溪的心里还是有些烦躁,于是锁了门想要出去走走。

晚上的老山区空气更加的湿润,深呼吸一口气都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水珠。

“啊,好舒服啊。”安云溪深呼吸了几次,感觉浑身上下都清爽了不少。

这可比城市里的夜晚舒服多了。

海城的夜晚,灯光璀璨,霓虹高照,每个人的脸上或者写满疲惫,或者写满兴奋,再或者就是写满麻木。

空气里都是燥热的因子,让人不得心静,好像不管走到哪里都是快节奏的生活。

可这里就不同了,虽然没有灯红酒绿,甚至整条街上除了几个照明用的路灯,再无其他光亮,但这里的月亮好明,星星好多。

这里听不到汽车的鸣笛声,也听不到商场的广告声,更没有酒吧里传来的嘈杂的音乐声。

你坐在田间地头,能够听到水里的小鸭子嘎嘎叫,能够听到青蛙偶尔发出的呱呱声,还有田野间不知道是谁在轻声哼唱民谣的声音。

这些声音一点都不吵,反而是让人的心越来越静下来。

安云溪非常享受这样的夜晚,她轻轻的靠在一棵大树上,将盘着的头发解开,黑瀑般的长发披在肩上,月光轻轻的照在上面,泛出浅浅的光。

不远处的蓝方晨看着她,觉得她实在是太美了。

拿出手机轻轻的按下拍摄键,将这一幕留在了自己的手机里。

“这么晚了还没睡?”

听到声音,安云溪微微一怔,转头看见身后的蓝方晨,眼睛里多了一层戒备。

“是啊,屋子里有些闷,所以出来透透气,你呢?怎么还不休息?”

“我是刚刚从这里路过,看到你坐在这里就想着你可能是睡不着,想要来陪陪你。”蓝方晨说着就坐在了她的旁边,安云溪觉得有些不自在,往旁边挪了一下。

“你好像很怕我的样子。”蓝方晨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有些难过。

至今他还记得那天安云溪看到穆倾洲时的眼神,那种就像是一个快要溺亡的人抓住了一块浮木,依赖,信任,完全不防备的眼神,深深的刺伤了他。

就从那个眼神里就能看出,穆倾洲对于安云溪的意义一定是非比寻常的,或者说,是无可取代的。

看着蓝方晨眼睛里的火焰一点点的消失,安云溪以为是自己刚刚的举动刺激到了他,赶紧解释道,“没有,我怎么会怕你呢?你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你刚刚的举动就是这个意思啊。云溪,在基地,我们是同事关系,我们除了工作什么都不能交谈。但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你我能不能做朋友?而不是敌人或者是陌生人。”

安云溪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在她看来蓝方晨这个人是个有点拽,有点骄傲的人,这样主动要和她做朋友还真是让她有点意外。

不过抛开工作上的事情,蓝方晨还真是个不错的人,至少人家救了她两次,她没有理由拒绝的。

“恩,好的,那下班之后我们就是朋友。关于基地的一切,关于工作上的一切,我们只字不提。”

“好,一言为定。”

两个人都是年轻人,很快就聊得投机。

但最主要的是蓝方晨一直在说话,而安云溪一直保持着聆听的角色。

这样也好,只要她听,他不怕自己变成话唠。

其实实际上,蓝方晨平日的话真的不多,可他不想让安云溪觉得和自己在一起很无聊很闷,所以拼命的找话题聊天。

当安云溪听说她出国留学过三年时,有些惊讶。

“您恐怕是这里唯一出国的人吧?”

“是啊,我们这里是老山区,你也看到了,经济状况落后的不是一点半点,要想从这里出去,去外面上大学,甚至是走出国门,真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那你当初成绩一定很棒,所以才有这样的机会。可你为什么后来没有留在国外或者是其他城市呢?为什么还要回到这里呢?”安云溪不解的问道。

“因为……”蓝方晨的声音有些暂停,脑海里出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穆倾洲站在高高的台阶上,一副君王俯瞰天下的姿态看着他,目光里闪着微微的寒光,唇角抿成了一条线。

当时,他看着穆倾洲,心里有惶恐和不安。

但更多的是恐惧。

他就像是一个犯了重罪的犯人,等着别人的处决。

似乎过了好久,穆倾洲终于缓缓开口,“滚!滚出海城,从此不准再踏进海城半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

不太长的几句话,落在他的心里,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扎在他的心上。

他记得他求了他,求穆倾洲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穆倾洲就像是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魔鬼,冷冷的看着他,不再开口说一个字,可浑身上下却透着杀气。

后来,他被人带走了,带到这里,带到这个穷的连交通工具都没有的地方,一晃已经过去快十年。

“你怎么了?”安云溪本来聚精会神的听他说话,可迟迟听不到下文,再看向他时,发现她的脸上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冰霜,眼睛里却透着浅浅的痛苦。

她是经历过事情的女人,所以对人心的揣测非常的敏感。

现在的蓝方晨看起来完全没有了以前的洒脱和不羁,此时更像个受了伤又无处诉说的人。

“你……”安云溪刚想要问问他到底怎么了,蓝方晨却先开了口,“云溪,你了解穆倾洲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