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七十九章 穆倾洲对她的爱情就已经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十九章 穆倾洲对她的爱情就已经开(1 / 1)

安云溪刚才逃命般的离开穆氏大楼,现在也不知道是走在哪里的小胡同上。

小胡同很窄,不像外面的大马路交通顺畅,基本上走几米就会遇到几辆车子的拥堵,行人不得不在车子中间穿梭。

安云溪一向很喜欢这样的小胡同,虽然过分拥挤和肮脏,但不知为何,她在这里就能感受到生活的气息。

虽然昂贵宽阔的别墅住着舒适又高级,但她依旧记得很小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住在小胡同的小院里,那个时候她睁开眼睛就能跑到院子里,和院子里的大哥哥大姐姐一起玩,吃饭也在院子里,和隔壁家的小猫咪一起吃肉,就连睡觉,妈妈都是搂着她在院子里,一边扇扇子,一边和她数星星,数着数着她就睡着了。

那段时光,是她人生记忆中最为平和最为舒适的几年,再后来妈妈在外公的带领下进入商业界,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零花钱越来越多,穿的衣服越来越名牌,出入的餐厅越来越高档,终于他们搬离了那个小院子,住进了一套公寓,从那个时候开始,安云溪的生活就像是一直陀螺,转个不停,不敢停歇。

在小胡同里走着,安云溪的脚步越来越慢,似乎就是为了感受这浓浓的人情味。

直到看见不远处一个卖糖炒板栗的,安云溪的眼睛突然亮晶晶的,脑海里浮现出她和穆倾洲第一次一起加班的模样。

那个时候的她天真烂漫,还不懂得什么情啊爱啊的,所以在穆倾洲面前她根本无压力,该干嘛干嘛。

穆倾洲似乎也不在意,任由她在他的办公室里为所欲为。

直到她抱着一大袋子的糖炒板栗进来,穆倾洲终于忍不住了。

他命令她,要么就把它扔出去,要么她和它一起出去。

她不服,讨要原因。

穆倾洲说他不喜欢别人在他的办公室里吃东西,也不喜欢办公室里充斥着食物的味道,这样人注意力不集中,工作起来效率会降低。

她听完眨巴眨巴自己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穆倾洲,然后又撒娇的说自己实在是太饿了嘛,就吃一点点,就一点点。

穆倾洲看着她耍赖卖萌的样子,终于还是狠不下心,让她留下来。

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穆倾洲对她的爱情就已经开始了。

只是她笨的根本不知道。

后来,她将一大袋子的栗子都吃完了,穆倾洲只是埋头工作,偶尔抬头打量她的吃相,然后无奈又宠溺的摇摇头。

直到最后一颗栗子打开,她才想起来穆倾洲似乎还没吃,就小心翼翼的将栗子肉递过去,又特别狗腿的嬉皮笑脸。

可穆倾洲从来不吃这些垃圾食品,他吃的食物永远都是星级厨师做的,用的食材也永远都是最讲究的。

这种在路边摊上买的东西他从来没有吃过。

被他拒绝了几次后,她还是不死心,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就塞进了他的嘴里,穆倾洲微怒,但看见安云溪小人得逞的样子,又不忍心指责她。

终于他还是将栗子吃了,还发现原来路边摊的糖炒栗子很好吃。

“这位美女要栗子吗?”小摊上的摊主见安云溪站在这里迟迟没有离开,有些疑惑的问道。

安云溪从自己的回忆里出来,点点头,“来一斤栗子。”

手上捧着温热的栗子,安云溪又想起穆倾洲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安云溪你就像这糖炒栗子,刚接触嘴巴的时候,甜滋滋的,可咬下去吧又是硬邦邦的,硌的牙齿生疼,可只要发现了你内在最真挚的东西,就会发现你那暖暖的,软软的内心。”

安云溪的眼泪险些又掉下来,不知为何,今晚格外的多愁善感,而且总是想起穆倾洲那个家伙。

安云溪有点生自己的气,大步走出胡同,抱着栗子继续在城市里穿梭。

穆氏的设计部里,闫果果将女同事的设计图递过去,穆倾洲简单看了几眼后就将设计图放进自己的包里。

“好了,你也早点下班。”

说完就径直朝外走去,闫果果咬咬牙,弯腰脱下自己的一只高跟鞋,举起鞋跟就往自己刚刚崴的那只脚踝上狠狠敲了一下。

尖锐的疼痛感马上传遍全身,她能明显感受到自己身体的颤栗,就连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后背瞬间冒出冷汗,但她咬着牙很淡定的将鞋子穿上,然后忍着痛跟上穆倾洲的脚步。

就在她距离他一米多的时候,她实在是坚持不住了,“砰”的一下摔倒在地上。

穆倾洲闻声转头,看见她摔倒在地上眉心微微一拧。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麻烦,不是崴脚就是摔倒,但当他走过去看清楚她的脚踝,心里的想法发生了小小的变化。

她现在的脚踝已经肿的很高,而且上面还有很多的淤血点,红的几乎发紫。

“怎么这么崴的这么严重?我送你去医院吧。”穆倾洲蹲下身子看着她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

心里这般想着,闫果果却依旧装模作样,“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了,要不穆总把我送上出租车,我自己去就行。”

“我送你去,就这么决定了。”穆倾洲霸道的说着,伸手想要将她扶起来。

闫果果心里简直乐开了花,明明很普通的语气,她却觉得里里外外都透着一丝宠爱。

她唯唯诺诺的将手伸过去,穆倾洲却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使劲儿闫果果就站了起来,可看看她的脚又不能走路了,穆倾洲有些犯难。

闫果果也不着急,就是靠着墙耐心等待着。

这里已经没有别人,她的脚又成了这样,穆倾洲不会不管她,那最后只有一种可能性,就是他把她抱上车子。

想到这儿,闫果果低下头,悄悄笑了一下。

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有了脚步声,穆倾洲猛地转头盯着那边,“谁?”

“穆总。”一名保安从那边小跑过来,看见穆倾洲后恭恭敬敬的打招呼。

“恩。有事?”

“是这样的,刚才一位小姐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保安走过去将手里的一包东西递过去,穆倾洲接过一看,居然是一包糖炒板栗,他微微一怔,突然想到了什么,瞪着保安问道,“送这个的人呢?”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