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五十九章 看来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九章 看来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1 / 1)

这时天才刚刚亮,还有些时间,穆倾洲打算先开车送安云溪回家换衣服,然后再送她去上班。

到了她家楼下,安云溪正要上楼,迎面便看见闫果果从楼梯里面出来。

“云溪姐,你昨晚去哪儿了呀?我给你打电话你一直是关机,都快要急死我了。”闫果果表情焦急的拉着她的手,一副心急如焚的样子。

“我没事,就是昨天和一个朋友喝酒喝的有点多,所以就没回来。手机关机是因为没电了,不好意思啊,让你担心了。”安云溪看着她焦急的小脸儿,笑眯眯的解释,心里有一股暖意划过。

“哦,原来是这样啊。”闫果果正猜测着她是和谁去喝酒了,往后一看,居然看到了穆倾洲的车子,而穆倾洲正斜斜的靠在车身上,面色淡然的看着她们。

难道是穆总?

难道昨天穆总离开公司后又去找安云溪了?

难道昨晚他们两人一直在一起?

这样想着,闫果果看向安云溪的眼神里充斥了一丝嫉妒,不过很快就掩盖掉了,安云溪并未察觉。

“穆总早上好。”闫果果乖巧的向穆倾洲打招呼,可穆倾洲不但没有理会她,而且在听到她的声音之后居然冷冷的转过头,就好像是完全的陌生人一般。

闫果果眸子里的色彩一点点的暗下来,安云溪也不知道穆倾洲为何这般冷漠,心里还有些埋怨道,这个穆倾洲实在是太没有礼貌了,虽然说闫果果和他并没有什么交集,但怎么说人家也是你穆氏的员工,你这样高高在上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不太好吧?

是不是太傲娇了点?

看着闫果果小脸儿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安云溪赶紧上前拉住她的手解围道,“果果,你今天这套衣服真好看,很适合你呢。”

“谢谢云溪姐,还是你的眼光好,这套衣服可是你帮我挑选的呢。”闫果果浅浅一笑道,样子还是那般的乖巧可人。

“好了果果,你赶紧上班去吧,我上楼换件衣服也要赶紧去公司了,昨天就迟到了,今天可不能再迟到了。”

“恩,好的,再见云溪姐。”闫果果和安云溪道别转身要走,可看见穆倾洲,她有点不甘心了,脚步突然一顿,甚至故意往旁边一歪,“哎呀!”

“怎么了果果?”安云溪眼疾手快,一把上前扶住她。

“没事,好像是脚崴了。”为了让戏演的更像,闫果果还故意将脚腕转动了一下,钻心的疼痛立刻让她的小脸儿苍白。

安云溪有些心疼的帮她擦擦额头上的汗珠,“那怎么办?我送你去医院吧?”

“不行啊,你昨天就已经迟到了,今天不能再迟到了,云溪姐我没事,你赶紧上班去吧。大不了我就打个车去公司。”

“你这样走都成问题怎么打车啊?这样吧……”安云溪转头看向穆倾洲,对他说,“反正你一会儿也要去公司上班,能否请你帮忙把果果送到公司。”

闫果果心里一喜,安云溪提出来的事情,慕倾洲总不会拒绝吧?

可没想到的是,穆倾洲几乎连想都没想,只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盘,清冷的说道,“十分钟后我让李司机过来,安云溪你现在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上楼换衣服,如果你不想今天也迟到的话。”

闫果果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宁可大费周章的让司机过来送她,也不愿意顺路捎带她一下。

是不是在他的心里,她连坐他车子的资格都没有呢?

闫果果心里难受,可安云溪觉得这也是个不错的主意,于是飞快的上楼换衣服。

楼下一时间只剩下穆倾洲和闫果果两个人,闫果果想要上前和他说话,没想到她刚挪出去一步,穆倾洲就直接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

闫果果尴尬的站在那里,往前也不是,往后也不是。

直到看着安云溪坐进车子,穆倾洲开车扬长而去,闫果果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她觉得这世间真是不公平,为什么安云溪一个结过婚又离过婚,名声败坏,人品恶劣的女人,穆倾洲却喜欢的不得了。

为什么她年轻又漂亮,却连得到他一个眼神的机会都没有呢?

难道她真的比不过安云溪?

不,这绝不可能。

她不信,迟早有一天她一定会把属于安云溪的一切都抢过来。

一路上,穆倾洲专心开车,安云溪头靠在车窗玻璃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

“刚睡醒就又困了?”穆倾洲斜眼睨了她一下。

安云溪摇摇头,“不是,就是头有点痛。”

“昨晚喝酒喝的太少了,要是再喝多点就不疼了。”穆倾洲阴阳怪气的说道。

听说他是在故意讽刺她,安云溪悄悄白了他一眼并不答话。

见她开始装死,穆倾洲将车子停在红灯下,“难道就没什么要交代的?”

“啊?”

“看来不想坦白。”穆倾洲的语气有些凉,但手却伸到车后面拿起一个垫子放在安云溪的身后,让她坐的更加舒服一点。

“谢谢。”

“我可不是要听这个。”

安云溪无奈的看看他,叹了口气说道,“昨天那个男孩子是我无意中认识的,因为有恩于他所以被邀请去听她的专唱会。专唱会很成功,所以两人就去庆祝了一下,然后就喝多了。”

“多到断片?”穆倾洲脸色阴沉的看着她。

安云溪知道他有些生气,赶紧低下头承认错误,“以后不会了。”

“不会什么?”

“不会再喝那么醉了。”

“以后不许喝酒。”穆倾洲霸道的说。

安云溪有些为难,“可有些场合喝酒是必然的,再说了,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差,少喝几杯并不碍事。”

“看来我说的话你没听清楚。”穆倾洲蓦地向前倾了倾身子,整个人就来到了安云溪脸前。

骤然缩短的距离让安云溪吓了一跳,眼看着他的眸子里点点火光被点燃,赶紧推开他,“我听清楚了,我保证以后滴酒不沾。”

穆倾洲很满意她的回答,微微扯了扯唇角后继续开车。

被李司机送到公司的闫果果,刚一进电梯就看见穆倾洲的两个秘书站在里面,双方打过招呼后,两个秘书开始了低声交谈。

“你知道吗?今天我去打扫穆总办公室,发现他桌子上有一个很精美的饭盒,里面满满的一碗汤。”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