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二十四章 我没有那么长情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四章 我没有那么长情(1 / 1)

安云溪感受着他指尖的冰冷,嘴唇微微抖了一下,声音轻的只有他们两人能够听见,“你喝酒了?”

刚才在医院,她并没有察觉到他一身的酒气,这会儿距离近了,连他微醺的双眼都看的清楚,看来他喝了不少酒。

安云溪记得,穆倾洲以前是不爱喝酒的,就算是在应酬上也最多喝上三杯,他总是说,他不喜欢被酒精控制思维的感觉,他要时时刻刻的理智。

那他今天喝酒又是为了什么?

其实,别说她不知道原因,就连穆倾洲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从下午安云溪离开后,他的心就一直不能平静。

见惯了她委屈就全的样子,见惯了她逆来顺受的样子,突然见到她反抗的模样,他几乎看到了三年前的安云溪。

那时候的她就是这样,意气风发,敢爱敢恨,不管是谁,只要触碰到了她的逆鳞,她定会火力全开,就算是最后鱼死网破,她也绝不打碎牙齿往肚里咽。

为此她得罪了不少人,所幸她那个时候优秀又有他保驾护航,骄傲的像个女王,也没人敢把她怎样。

可是这些年,她从云端落下,没了任何人的保驾护航,没了任何光环的保护,她只能在泥泞里挣扎,将生活过到了只要活着便可以的程度。

想到这些,穆倾洲的心里莫名的烦躁。

他本应该恨她的,她受了这么多苦,他应该是最开心的那一个的,可偏偏不是,他不可抑制的心疼,不可抑制的想要拥她入怀,不可抑制的想要保护她。

晚上的时候,他少见的拿出一瓶红酒,一个人喝光,然后就来了医院。

见穆倾洲只是看着她,一句话也不说,安云溪的心里又开始打鼓,她承认,她怕他,无可救药的怕他。

“要不我开车送你回家吧?”安云溪小心翼翼的问着,等来的答案确实答非所问。

“安云溪,为什么要重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安云溪心中一沉,“你是穆倾洲,对于你来说,让我彻底消失简直易如反掌。”

“是啊,让你消失易如反掌。”可是让你消失在你我的心中,又是谈何容易啊?

只不过后面一句穆倾洲只说在心里。

就算是醉了,他也是穆倾洲,他也骄傲的像个王,决不允许自己的心思被别人看透,尤其是安云溪。

“我很感谢你让我妈妈转到VIP病房,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吧。”

“要求?”穆倾洲看着安云溪视死如归的样子,忍不住冷笑出声,“安云溪,你觉得我做这件事情是为了什么?”

难道他做的一切,在她眼中都是有目的的?

或者说,她喜欢了出卖自己和别人交换条件。

看着他微醺的双眼渐渐冷下来,安云溪不知道应该说什么,索性沉默。

反正这个男人她永远猜不透,想不透。

穆倾洲看着她又是一副软弱的模样,没来由的就想好好欺负她。

往前一步,更逼近她一点,让她无路可退。

“我要说,我对你是余情未了,是因为喜欢你,你信吗?”

安云溪浑身一震,牙齿不自觉的咬住嘴唇,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她使劲儿平复自己的心情,拼命让自己保持理智,可当穆倾洲的吻落下,她还是无可救药的落下泪来。

穆倾洲大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仔仔细细的吻着她的唇,动作温柔至极。

就在情到最深处,穆倾洲的手碰到她衬衣纽扣的时候,安云溪还是猛地挣扎了一下,轻轻别过头躲开了他的吻。

“不,不要。”

“为什么?”

安云溪深吸一口气,“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也不会重新开始。”

穆倾洲心口一疼,这时他看见她手中的手机屏幕上闪闪烁烁的亮起一个名字——肖腾。

他呼吸一窒,伸长脖子凑到她的耳边语气冷漠中带了深深的嘲讽,“我只是问你信吗?别误会,我没有那么长情,尤其是对你这样的女人。”

说完猛地起身,离开安云溪的身边。

“还有,今天是我的女人做错了事,转病房只是我替她给你的一点小补偿。记住,我们之间就如你所说,再也不可能!”

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安云溪眼睁睁的看着他驾车离开,眼泪再次汹涌而出。

她捂住刺痛的心口,哭的像个小孩。

第二天早上,刚刚八点钟VIP病房门口就响起了岳嫣然高亢清脆的声音,“亲爱的小云溪,我来了,你受苦了,快让我抱抱。”

随后真的张开双臂给了安云溪一个很大很大的熊抱。

“哎呀,你够了。你抱的我快要窒息了,松开了。”

安云溪敲打着她的背,心里却是一片温暖。

“昨天中午我家有家宴,我多喝了几杯,没想到一口气睡到今天早晨,一睁眼就听说了昨天的事情,怎么样,现在阿姨还好吗?你还好吗?”

说着,岳嫣然就跑到了病床前,小心翼翼的看了看。

安云溪走过去拉住她的手,摇摇头道,“没事,一切都还好。”

“还说没事,你看你的脸色都难看成什么样子了,昨晚肯定一夜没睡吧?云溪,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你的痛,你的苦我都知道。”岳嫣然说着就掉下眼泪,她是真的心疼安云溪。

“好了好了,怎么还哭起来了,我这不是挺好的吗?昨天要多谢肖腾哥,他帮了我很多忙,你替我向他说声谢谢。”

“干嘛我替你说呀,一会儿他就来。”

安云溪一愣,说实话她真的不想见到肖腾,倒不是厌烦,也不是忘恩负义,她是怕对方对她太好,她亏欠太多,还不起。

这世间什么都可以还,唯有这人情债还不了。

不一会儿,肖腾果然来了,看看病房里的环境,满意的点点头,“还是嫣然想得周到,昨天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给阿姨转到VIP来呢。”

岳嫣然一惊,傻傻的摇摇头,“不是表哥你转的病房吗?我刚来,哪里有时间调换病房啊?”

两人都是一愣,全都看向安云溪。

安云溪避开两人探究的目光,佯装平静的说道,“是穆倾洲转的病房。”

“穆倾洲?为什么?”岳嫣然惊讶的低呼。

“替莫微微补偿我的。无关其他。”

肖腾脸色微变,却也没说什么,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子上,“还记得上次我和你说的设计比赛吗?这是详细流程和报名条件。”

安云溪抿抿唇,“肖腾哥……”

“我知道你要拒绝,但是我觉得你真的应该考虑一下,这真是个不错的机会,还有……”

“不用说了,我参加。”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