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玄幻魔法>旧爱新婚:总裁一往情深> 第五章 开个价吧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章 开个价吧(1 / 1)

第二天早晨,穆倾洲从书房出来,一眼就看见安云溪带着粉红色的围裙正在餐厅里摆放碗筷,旁边是一锅热腾腾的粥。

桌子上还有几碟小菜,几盘点心,看上去都特别的可口。

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安云溪抬头看过来,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

安云溪吓得一哆嗦,手上的粥溢了出来,烫的她眉心一皱,赶紧低下头去。

“穆,少爷,早饭准备好了。”

穆倾洲冷冷的移开目光,转身下楼。

这时莫微微也从卧室出来,亲昵的跑上去给了他一个早安吻。

“亲爱的,昨晚睡得好吗?人家可是想你想的一夜都没有睡呢,你看看人家的黑眼圈,都快要赶上熊猫了,你说,你要怎么补偿人家?”

甜腻腻嗲兮兮的声音飘过来,安云溪身上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过她一直低着头,假装毫无反应。

“今晚早早洗干净了等着我,我会好好补偿你。”话虽然是对莫微微说的,可穆倾洲的余光自始至终都落在安云溪的身上,看着她一脸平静的样子,穆倾洲又发狠的在莫微微的胸口上捏了几下,惹得她娇喘连连。

可他们越是暧昧,安云溪的头越是低的很,不让他们看见她的表情。

吃饭时,莫微微看着站在一边的安云溪,心中突然起了妒火。

她确实漂亮,就算没有高贵的珠宝,没有奢华的衣裳,就算只是普通的衬衣长裤,带着一条粉红色的围裙,就算脸上不施粉黛,头发也有点凌乱,可依旧遮盖不住她天生丽质的美貌。

不仅如此,越是简单朴素的装饰,更是显得她清新脱俗,宛如一朵刚刚开放的百合,娇艳又纯洁。

真是个狐狸精。

莫微微在心里狠狠的想,女人大概就是这样,遇到比自己美的人,敌意永远大于理智。

“没想到安小姐做的饭还真是好吃,尤其是这粥我很喜欢,来,再帮我盛一些。”莫微微将面前精致的小瓷碗往前一推,安云溪赶紧上前接住。

她利落的盛好粥,小心的递过去,莫微微佯装去接,结果手一松,碗就打翻在桌子上,粥洒了一身,连穆倾洲的衬衫上都沾了些许。

“哎呀,你真是太不小心了,把我的衣服弄脏也就算了,倾洲今天早上可是有个很重要的会要开,不能迟到的,你这不是故意耽误他的时间吗?”

安云溪感到无语,她又不知道穆倾洲要开会,再说了,这粥分明是你莫微微洒的好吗?

不愧是演员啊,栽赃陷害的戏码演得真好。

不过这些话她也就是在心里想想罢了,不敢说出来的,现在这个女人可是穆倾洲的心头好,她可不敢冒犯。

于是赶紧拿着抹布过去擦,嘴上还忙不迭的道歉。

可抹布还没挨到莫微微的身子,莫微微就大叫着推开了她,“哎呀,脏死了,你走开。”

安云溪本来就没防备,被这么一推,就踉跄了一下撞在柜子上,肩膀生疼。

看着她眉心微拧的样子,莫微微恶人先告状,“安云溪,我这条裙子可是从时装周带回来的,全球限量版,你拿着一块破抹布给我擦,你是何居心啊?还有刚才,我压根儿就没有使劲儿,你就撞在柜子上了,你可真会演戏啊。倾洲,这样假惺惺的女人我们还是把她赶走吧。”

安云溪有些惶恐,她真怕穆倾洲会赶走她,那样她妈妈和公司可就没有一点活路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穆倾洲,终于慵懒的抬起眼皮,淡淡的看了莫微微一眼后,冷冷的望向安云溪,他的眼睛黑如点墨,却暗藏危机,就像是冰封许久的湖水深处,盘旋着最剧烈的风。

“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安小姐还真是个废物啊。”

声音不大,字数也不多,可这句话落在安云溪的耳朵里,尤其刺耳。

“若是再发生第二次,直接滚蛋。”

穆倾洲的口气极差,安云溪赶紧点头答应,随后忙不迭的去收拾桌子上的狼藉。

本以为这个早晨终于要过去,穆倾洲的声音又如冰块般狠狠的砸过来,砸的安云溪一阵眩晕。

“前天晚上的事情,开个价吧。”

“啊?”安云溪愣愣的看向他,随后想到前天晚上两人在一起的事情,心里一阵抽搐。

开个价?

他当她是什么?

“不用了,你我都是成年人,那晚的事情就当是场误会吧。”安云溪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到自己都有点听不清楚。

可穆倾洲却没有落下任何一个字,“误会?安小姐还真是随便啊。疯狂了一夜,最后清清淡淡的说一声误会,平日里安小姐也没少和别的男人这样误会吧?”

安云溪垂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她大半的眼睛,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其实从昨天晚上开始,安云溪就做好了准备,穆倾洲那么恨她,却把她留在身边,无疑是想好好的虐她,使劲儿的折磨她,她没有力气反抗,只管受着就好。

可做了一晚上的心理建设,也抵不过穆倾洲一句话来的凶猛。

她感到周身冰冷,后背却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汗,双手攥的生疼,却不知放开。

看着她许久不说话,又是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穆倾洲的心里突然感到烦躁,这个女人曾经跟在他身边的时候,可是倔强又调皮,像只不受驯服的小野猫。

如今怎么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

还是说,这些年她经历的男人多了,已经学会了乖巧。

想到这里,穆倾洲的心就像是有一只猫在使劲儿的挠,开口的语气更加的恶劣。

“两个人在一起,不用钱的叫情,用钱的叫嫖。你还是开个价吧。”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