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武侠修真>过河卒> 第八十八章 长生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十八章 长生天(1 / 1)

收集香火愿力和提炼神力是个技术活,除了巫祝传承之外,其他传承并不精通此道。

至于仙人,不好一概而论。

因为隐秘结社肆虐,所以道门对神力进行管控,普通道士在正常情况不能随便获得神力,必须向道门进行申报,写明用途,然后由上级部门进行审批。

齐玄素能做到神力不缺,一是因为他本身就会炼化神力,二是因为他自己就有审批神力的权力。

一般人可不能跟齐玄素相比,齐玄素能做到的事情,不意味着别人就能做到。放眼整个道门,才有几个齐玄素?

孟卖被安置在西域道府,虽然各种待遇不缺,但本身只是个闲职,并没有太多实权,显然无法拿到神力,他自己又不会炼化。就算会炼化,也要面临两个问题,一是作为原料的香火愿力从哪里来,二是炼化的效率如何。

所以孟卖选择了更简单的办法,直接搞活人献祭。

众所周知,血肉和生魂在某种程度上能够起到神力的作用。这也在情理之中,无论是香火愿力,还是生魂血肉,都是来自人。不同之处在于,直接汲取血肉和生魂,会生成业火,最终反噬自身,神力则是无害的。

如果说粮食是人间的硬通货,那么神力就是无边玄妙方广世界的硬通货。天仙斩出化身重回人间需要神力,开辟神国需要神力,甚至神力可以转化为法力、真元等等。

至于域外天魔为什么会需要神力,那也是说得通的。从云神的经历来看,神国可以转化为洞天,建立神国则需要神力。域外天魔以废弃神国、洞天残骸、世界碎片缝合而成,自然可以吸收神力,修补自身的缺陷。

从动机到逻辑,这一切是说得通的。

域外天魔游离于人间之外,默默地注视着人间,对于它们而言,人间拥有着它们没有且极度渴望的东西——人。

无边玄妙方广世界之中当然也有人的存在,可这些“人”太过强大了,也太少了。狩猎这些“人”具有极大的风险,甚至有可能被反杀。

可人间的人却是如此孱弱,如此不堪一击,如同蝼蚁一般,域外天魔的本能驱使着它们进入人间,掠夺世界碎片,掠夺人口,以此来填补自身,以祈盼着终有一日能够衍化为一个真实的世界。

如今的人间进入了太极时期,对于人间之人来说,这是末法时代,仙途即将断绝。对于域外天魔来说,意味着人间的大门即将关闭,它们再也不能以本体进入人间,甚至化身降临都很难。

所以进入了一个类似回光返照的特殊时期,各种古神、古仙都在这个时间复活,做最后一搏,域外天魔们也开始扎堆出现,打算最后大捞一把。看似巧合,实则必然。

就好像一篇文章到了结尾,不管有多少伏笔,又是如何草蛇灰线,都该收尾了。

那么就能说得通了。

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这个“长生天”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假借“长生天”之名?还是萨满教长生天的本来面目?

齐玄素觉得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域外天魔的侵蚀性太强了,古仙和古神只能算是蛊惑人心,域外天魔是直接侵蚀人心,具体表现为跟域外天魔扯上关系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

比如孟卖,此时就已经有了很明显的痴傻迹象。

可信奉长生天的萨满教不一样,虽然不如道门,但传承有序,这些年来无论是深度参与金帐的内政外交,甚至把持朝政,还是修炼成仙,发展信徒,都是正常人的样子,并没有失控的迹象。从这一点上来说,长生天就算不如太上道祖,也应是相当于道祖化身的存在,类似于道门的三清祖师、金阙帝君。

还有一点证据,那就是姜大真人也修炼了萨满教的“长生天根本法”,一点事情都没有,没有受任何影响,尤其训斥齐玄素的时候,完全看不出走火入魔的迹象。

那就说明,长生天是正常存在的神灵。

那么这个后来出现的“长生天”应该就是假冒长生天之名了。所谓“长生天”与长生天。

毕竟长生天已经离开人间多年,这个位置是空缺的。

至于为什么不假冒道祖,那就不得不说道祖频繁斩出化身降世的故事了,从广成祖师到李老君,从三清祖师到后来的金阙帝君,什么叫无为无不为啊?

这个假冒的“长生天”侵蚀了绝望之中的拔都汗,面对兵临城下的局面,拔都汗死马当作活马医,选择相信“长生天”托梦,建造神殿,虔诚祈祷,祈求“长生天”的祝福,然后“长生天”通过拔都汗将影响扩大到了整个西庭,最终献祭了战败后的整个西庭。

??????55.??????

甚至有些道门之人也受到了影响,逐渐散布到各地。

这一战的主力是黑衣人,大玄朝廷可能就是因为此战才意识到域外天魔重新开始在人间活动,于是又把与域外天魔有关的王巨君人头给找了出来,开始注意各地异象,寻找域外天魔的存在,并且通过王巨君的人头确定了“苍天”的位置。

这就能解释大玄朝廷为什么早不找晚不找,偏偏现在才开始找,应该与这次进攻西庭有着很大的关系。

按照时间来算,齐玄素在西域战事的尾声正式进入天罡堂,西庭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两位大都护将此战结果上报给皇帝,此时的苏元载已经发现了云神洞天,并多次进入其中。

等到齐玄素晋升参知真人,大玄朝廷也把域外天魔研究得差不多了,确定了“苍天”的位置,只是让齐玄素摘了桃子。

这里有一点值得注意,齐玄素之所以能迅速确定“长生天”是域外天魔,是因为他已经见识了“苍天”的存在,有过亲身经历,所以直接倒推就行。

大玄朝廷可没有这个条件,他们一开始应该与北辰堂分堂一样,并没有意识到域外天魔重现人间,而是认为此事与某个不知名的古仙有关,一开始未必会如何重视。待到受了影响的黑衣人出现异常,引起重视,期间还会走许多弯路,时间就这样浪费掉了。

不过就算如此,大玄朝廷还是比道门更早意识到域外天魔重现人间,反而是道门专注于内斗,并未关注这方面的事情。毕竟要大选了嘛,域外天魔也好,古神闹事也罢,都要给道门大选让路。

域外天魔与古仙古神不同,其本身过于强大,是比普通古仙、古神更上位的存在,它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主意识,却拥有类似群体意识的聚合意志,或者用西洋人的说法,将其称之为世界意识的雏形,所以它们像天道一样无情。

就如这水,灌溉一方土地,养育一方百姓,不是因为水仁慈;洪水肆虐,泽国千里,也不是因为水暴虐。所有的感情都是人加上去的,水只是依循客观规律行事,这便是天道的无情,也是太上忘情所追求的至高境界。所以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域外天魔所造成的危害,更像是天灾。

齐玄素又检查了从孟卖家中搜出的东西,其中有一本书,封皮以一种奇异金属制成,正面镂刻了一只大眼睛,紧紧闭着,北辰堂分堂的人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把这本书打开,甚至没有伤其分毫。

齐玄素心说:这倒是你们的运气,你们真要把书给打开了,只怕是后果难料。

齐玄素吩咐北辰堂分堂的人不要再插手此事,孟卖的案子列为绝密级,封禁一切卷宗材料,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调阅这些档案资料以及其他有关物品。将孟卖关押到幽狱最深处,没有他的允许,不可接触,不可探视,不可观察。

根据道门律法,金阙、各地道府及其授权的机关,有权确定绝密级的道门秘密。齐玄素作为掌府真人,当然有这个权力。

北辰堂分堂这才意识到严重性,立刻执行命令。

齐玄素独独留下了那本书。

北辰堂分堂的人打不开,不意味着齐玄素打不开,只是北辰堂分堂的人不得其法。

齐玄素选择直接注入神力,然后封面上闭合的眼睛竟然缓缓睁开了。

一瞬间,齐玄素看到了一只巨大的眼睛,它是如此之大,几乎覆盖了整个天地,飞舟从它眼前飞过,仿佛蜉蝣,凡人在它面前,如同尘埃。

它窥伺着时间的维度,窥伺着空间的维度。从道祖开辟的三十三天,到玉京的紫霄宫;从大掌教的目光所及,到某个凡人的心中杂念;从凡人入内立化乌有的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到芙蓉山和帝柳树根下方尽头的阴间世界,它无所不见,它无所不知。

这只眼睛的主人便是“长生天”。

一个来自更高维度的恐怖存在,在这一刻将视线投向了齐玄素。

齐玄素感知到一股无匹的伟力袭来,想要侵蚀他,想要改变他,想要占据他。

不过两者隔着一个世界,当这股力量真正降落在他身上时,已经被无限削弱,威力十不存一。

同时又有一股力量涌来,保护住了他。

这是何罗神的力量。

如果说域外天魔是巨象,那么普通仙人就是野人,巨象可以踩死野人,并不意味着手持武器的野人不能威胁到巨象。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