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其他类型>我娘子天下第一> 第二百八十八章 足以挂帅了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百八十八章 足以挂帅了(1 / 1)

第3663章 足以挂帅了

“陛下,新的章程已经按照你的意思重新拟定好了,你请过目。”

柳明志淡笑着点了点头,先是拍打了两下双手上的瓜子碎屑,然后直接接过了张狂手里的文书,低眸仔细的观看起了上面的内容。

一群人见状,纷纷放轻了各自的动作,皆是默默地等待了起来。

许久之后。

柳明志笑呵呵地合起了手里的文书,面露满意之色的看着张狂轻轻地点了几下头之后,淡笑着把文书递了过去。

“舅舅,建立联合商会的事情就按照现在的这个章程走了,你和南宫舅舅准备盖印吧。”

看到柳明志的脸上那一脸满意之色的表情,张狂有些提着的心弦微微一松,连忙把文书给接到了手中。

“是,老臣明白。”

张狂朗声回应了一言后,马上转身走到了南宫晔的身边驻足了下来,随后轻轻地把文书放在了桌子上面。

“南宫兄,请吧。”

张狂口中的话毕,一个转身直奔几步外的桌子走了过去。

南宫晔淡笑着颔首示意了一下,径直从椅子上面站了起来,伸出手轻轻地打开了桌面上早就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的帅印印盒。

随即,他先是把身前掀到了文书的最后一页,然后直接从印盒之中取出了右路兵马大元帅的帅印,对着文书不轻不重的盖了下去。

眨眼之间,右路兵马大元帅的帅印就已经跃然纸上了。

等到南宫晔盖好了帅印,张狂正好捧着自己的印盒折返了回来。

当南宫晔把帅印放回了印盒里面之时,张狂紧随其后的取出了自己的左路兵马大帅的帅印,直直地对着文书的末页盖了下去。

须臾间。

张狂就提起了手中的帅印,小心翼翼的收回来印盒之中。

旋即,他乐呵呵的转身对着柳大少抱了一拳。

“陛下,老臣二人已经把帅印盖好了。”

柳明志微微侧身随意的瞄了一眼桌面上的文书,乐呵呵的拿起了之前放在桌角的镂玉扇。

“舅舅,后面的跟克里奇进行商谈的一系列问题,本少爷我就不过问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行了。

是派人把克里奇请到王宫里做客,还是去克里奇他们的家里做客,亦或者找一家酒楼一起坐一坐,你们随意就是了。”

听完了柳大少的回答,张狂等人的脸上瞬间露出了一抹诧异之色。

“什么?臣等自己看着办?”

“陛下,你不跟克里奇见面了吗?”

柳明志轻轻地甩开了手中的万里江山镂玉扇,笑吟吟的看着张狂等人点了点头。

“舅舅,姑父,叔父,本少爷我今天还有一些其它的事情需要出宫一趟。

因而,我也就不陪着你们一起与克里奇会面了。

你们与克里奇会面之后,按照文书之上的章程该怎么商谈就只能商谈也就可以了。

就这样说了,本少爷我也该出宫了。”

柳大少话毕,也不等张狂等人有所反应,直接对着柳松招了招手。

“柳松,走了。”

“哎,来了。”

“杜宇,明峰,殿外的桌椅板凳就交给你们来收拾了。”

“末将遵命。”

张狂,南宫晔他们一群人看着柳大少主仆二人的逐渐远去的身影,一个个的皆是嘴唇轻轻地嚅喏着,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

不过,最终还是没有一个人开口。

等到柳明志,柳松主仆二人的背影消失在了宫殿的转角处之后,一群人这才相继的收回了目光。

张狂眉头微皱的无声的吐了一口气,直接拿起了桌子上面的文书。

随后,他先是转着头环顾了一下站在自己身边的宋清,南宫晔,云冲,呼延玉,程凯等人,最后抬脚朝着完颜叱咤凑了过去。

“完颜兄。”

“嗯?张老弟,何事?”

张狂缓缓地停下了脚步,神色复杂的举着手里的文书对着完颜叱咤示意了一下。

“老兄,是这样的。

老弟我在听完了陛下他不久前跟咱们兄弟等人所讲的那些言论之后,我的心里面突然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老弟我总觉得陛下他让咱们跟克里奇建立的这个联合商会,绝对不单单只是用来让各国的大小商队,进行自有贸易一个商会那么简单。

完颜老兄,不知你是怎么看的?”

完颜叱咤听着张狂的问题,抬起右手轻抚着自己下巴之上花白的胡须,双眸微眯的看着张狂和南宫晔二人轻笑了几声。

“呵呵,呵呵呵呵。

张老弟呀,建立联合商会的这件事情,乃是由你和南宫老弟全权进行负责的。

你们两个主要的负责人都弄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老哥哥我这把置身事外的老骨头,又怎么可能会知道陛下的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看到完颜叱咤双眼微眯着,一脸笑意的模样,张狂抬手轻抚了几下自己下巴上的花白胡须。

紧接着,他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完颜叱咤的那一双看似浑浊,实则时不时的闪烁着精光的双眼。

以自己对完颜叱咤的了解,他的心中十分的肯定,完颜叱咤刚才的那些话语,完全就是在敷衍自己。

“完颜老兄,老夫我隐隐约约的有一种预感,陛下他在建立联合商会之事的背后,肯定另有目的。

老哥哥你是咱们这一群大小兄弟之中年龄最长的人,见识最多的人了。

老弟冒昧一言,以老哥哥你的人生阅历来说,我觉得老哥哥你多少应该是可以看出来一点什么端倪的吧?”

完颜叱咤低头扫了一眼张狂手里的文书,神色唏嘘的无声的呼了一口气。

“张老弟呀,你太过高看老夫我这把老骨头了。

有一些事情,可不是年龄大了,就可以看得透的啊!”

完颜叱咤沉声感叹了一言后,目光有意无意的朝着几步外正在自顾自的嗑着瓜子的宋清看了过去。

“老弟啊,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有些问题,找对了方向,远比毫无思绪的乱猜可要强得多了。

哈哈,哈哈哈哈。

老弟,你以为呢?”

张狂听到了完颜叱咤的反问之言,又看到他那时不时地朝着宋清瞥去的目光,瞬间已经领会了完颜叱咤刚才的那几句话语是什么意思了。

“呼。”

??????55.??????

张狂神色迟疑不定的吐了一口浊气后,直接顺着完颜叱咤的目光转头看向了几步外正在自顾自的嗑着瓜子的宋清。

“清儿。”

宋清闻声,连忙吐出了舌尖上的瓜子壳,抬起头朝着张狂看了过去。

“哎,孩儿在,舅舅,怎么了?”

张狂随意的背起了双手,抬脚不疾不徐的直奔宋清走了过去。

“清儿,老夫刚才与完颜老兄之间的交谈之言,并没有刻意的压低声音,也没有想要回避诸位老少兄弟的意思。

故而,老夫我非常的确定,你肯定是听清楚了我们之间的交谈之言了。

不但是清儿你听清楚了,在场的众多老少兄弟们,也全部都听清楚了。

诸位兄弟们,你们应该都听到了吧。”

“张兄,老夫听清楚了。”

“老伙计,老夫我也听清楚了。”

“张帅,末将也听清楚了。”

“大帅,末将一字不漏的全都听到了。”

一群将领的回答之言,直接就断绝了宋清想要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念想了。

毕竟,有好几个将领可都站在宋清的身后呢!

他们站在宋清的身后都听的一清二楚了,宋清没有理由听不清楚张狂二人之间刚才相互谈论的言辞了。

宋清见此情形,嘴角不由自主的抽搐了起来。

“舅舅,这这,你这,你这。”

“清儿,舅舅非常的清楚,你和陛下你们兄弟两人之间的兄弟情义,甚至比一些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还要深厚。

说一句不太夸张的话语,在信任这方面的情况之上,陛下他对你这个大哥的信任,有可能已经超过了对自己膝下某个儿子的信任了。

清儿,舅舅我有个一个问题想要问一问你。

但是,老夫我可以跟你保证,舅舅我的问题是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

孩子,舅舅方便问吗?”

宋清神色唏嘘的将手心里所剩不多的瓜子放在了桌子上面,然后轻轻地端起了桌面上的茶杯。

“舅舅,你和完颜伯父之间的对话,孩儿的确是听的一清二楚。

同时,孩儿也明白你想要询问孩儿我什么样的问题。”

宋清说着说着,低头吸溜了一小口杯中的凉茶后,立即转着头四下的张望了起来。

当他确定周围没有什么外人之后,直接对着张狂,完颜叱咤,云冲等人轻轻地招了招手。

张狂,南宫晔,云冲,呼延玉,程凯等人见状,一个个急忙动身朝着宋清凑了过去。

“舅舅,诸位叔父,诸位兄弟,关于陛下他建立联合商会的这件事情,你们是想要听假话,还是想要听真话?”

张狂登时紧皱起了眉头,沉声反问道:“清儿,假话如何?真话又当如何?”

“舅舅,假话就是身为人臣,岂敢轻易地妄自揣摩君心,我什么都不知道。”

“孩子,那真话呢?”

“舅舅,真话就是,说一句肺腑之言,孩儿我在私下里也不止一次猜测过陛下此举背后的真正目的。

可惜的是,我思考了一次又一次,想了一遍又一遍,最终却仍然是一无所获。”

随着宋清口中的话语声落下,一群大小将领们纷纷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这,这这。

这假话和真话,有什么区别吗?

宋清看到了身边众人的神色变化,不等有人反应,笑呵呵的吐出了两个字。

“不过。”

宋清的这两个字一出口之后,一群人马上又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好奇之意的等待着宋清的下文。

“清儿?”

“清儿,不过什么?”

“孩子,什么?”

宋清颔首浅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后,笑眯眯的抬眸朝着站在自己左前方的完颜叱咤望了过去。

“叔父,晚辈跟着三弟和婉言弟妹那边走,就喊你一声叔父了。

完颜叔父,人生在世,谦虚一点是好的。

然而,太过谦虚了可就不怎么好了呀。

晚辈可以极其肯定的说,叔父你或多或少的肯定已经猜测到了几分陛下他建立联合商会此举背后的真正目的了。

叔父,周围又没有外人,全部都是咱们的生死袍泽。

生死袍泽与生死袍泽之间,其实没有什么好值得隐瞒的。

故而,晚辈有一个提议,要不咱们就一起开口,互相地说一说咱们各自心里面的猜测。

叔父,不知你意下如何?”

宋清此言一出,大部分的将领瞬间齐刷刷的把目光落在了完颜叱咤的脸上。

尤其是张狂,他的目光中更是瞬间就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深意。

果然,果然不出自己所料啊!

完颜叱咤感受到了一众人齐刷刷的落在自己身上的眼神,看着斜对面正笑眯眯的望着自己的宋清,眼中闪烁着淡淡地无奈之意。

“唉。”

“你小子啊,老夫我是该称呼你武义王呢?还是该拿你当作一个晚辈呢?”

宋清看着完颜叱咤那满是无奈之意的眼神,乐呵呵的轻轻地拨弄着手里的茶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叔父呀,在私下里就连陛下他都喊你一声叔父了,晚辈我又怎么敢当的气叔父你一声武义王呢?

宋清,清儿,小子,似这样的称呼,叔父你想喊什么就喊什么。”

完颜叱咤听着宋清谦逊不已的回答之言,神色复杂的沉默了一会儿,乐呵呵的把双手背在了身后。

“小子,据老夫我所知,你时常在陛下的身前说自己只适合当一个冲锋陷阵的兵马大将军而已。

然而,从你小子目前的种种情况来看。

你小子早就具备了一个身为三军兵马大元帅的资格了。”

宋清听到完颜叱咤这么一说,瞬间脸色大变,登时忙不吝的对着完颜叱咤摆了摆手。

“哎呦呦,叔父呀,谬赞了,谬赞了啊!

晚辈我何德何能,能够让叔父你如此的看重啊!

叔父呀,你说的这种情况,晚辈我真的是不敢想啊。

不不不,不不不,是晚辈从从来就没有想过啊!”

完颜叱咤见到宋清瞬间就变的局促不安的神情,脸上的表情先是微微一怔,紧接着就立即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了。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